是不是所有人玩到这一幕都会截个图哟哦哦哦哦一下无论嗑不嗑 :aru_0140: :aru_0140: :aru_0140:

Show thread

浴中想到,刚刚是我不知道多少次说不缺钱就去干脱口秀了,还想过去从政当幕僚(主要是协助竞选部分…),小学作文里写的职业是作家,难道我真正的渴望归于“被听到”,渴望影响一些人,帮助一些人,改变一些不公
很伟大,但这个也好像没有饭吃的样子,哎这不像28岁的人会想出来的career…
而且听起来更适合兼职,毕竟一对多的同时也是多对一,会受外界评价动摇,影响心理健康。

玄学怎么知道我真的挺愿意干邪教教主的。

Show thread

我何德何能,又怎么受得住。受宠若惊。

风乎舞雩,咏而归!
春天的大风带着一丝暖意,是舒服的。走在路上,风把衣服下摆吹起来,有种大侠的感觉。
总感觉此情此景,应当整一壶酒喝x

一个健康社会的公民应当是有底气的,他们的底气来源不是身份,不是背景,不是家世,不是钱,不是关系,而来自于健全且公正的社会制,来自于对这个社会的信心。
所以一个社会健康与否,看它的公民精神风貌就能知道。

人需要轻微的不舒适感来保持进去也。于我而言是一种略微凉的感觉。

人类输出与输入的矛盾的矛盾,大抵就是思维的发散散漫随意性,和记忆对于结构化信息需求之间的矛盾。
思维真的很发散,本身就不是线性和结构性的,但对于记忆来讲,费力梳理过的结构性的东西才是更容易记住的…
但梳理这件事儿本身就很累,所以不喜欢整理大概是人类的天性…(?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