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街边的帐篷串串摊是一种当代的游牧(?

【插播一条令我很难过的娱乐新闻】晋江新规定,本站所有小说必须指定双主角(一对情侣)且指定体位,并且对过去多年已发布的旧文进行了自动符合规范配适。新上线的代码会自动把旧文中的主角识别出来,在文章主页显眼地标注这是男主这是女主这是攻这是受,本文是在讲哪两个人谈恋爱。自动识别脚本显然没有经过测试,很多识别的都是错的,造成了大量荒诞笑果,包括不限于
💊一篇写单亲妈妈带孩子的小说,妈妈和孩子被识别为一对异性情侣
💊一篇主要描写双男主之间的互动,提及他们各自另外有对象的小说,双男主被识别为一对同性情侣
💊一篇gb小说被识别为bg
💊一篇写现代女孩穿越到古代男孩身体里的小说,主角的前世今生被识别为一对异性情侣
💊一篇主要描写女寝四人一起打怪升级的小说,其中两人被视为一对同性情侣,另外两人被识别为配角
💊一篇主角跟多人展开暧昧关系的文,主角与其中一人被识别为同性情侣,其它关系参与人(有男有女)都被识别为配角
二次元的事情看着很搞笑,但是它们不过是同样荒诞的现实的一个缩影……即使不说现实,光看二次元笑话,也能看出来,晋江新规定完全就是对网络小说多样性的摧残。我之前看过的许多奇妙的脑洞,恐怕很难再在这种强制情侣双主角的规范下生长了……

以前设想过一篇论文,叫《巫楚文化的草木性》,今天吃粽子,突然反应过来,粽子就是巫楚文化一个好直观的表现:把江米放在竹页中包裹蒸熟,吃的时候在清凉的江水中涤荡一下,沾上晶亮晶亮的白糖,一入口就是软糯和清凉。
好自然的食物,好自然的做法。
吃一口就能让人想到长江。

jekyll这台破老爷车加上prose这个小玩具后写博文方便了很多
又激发了我写博客的动力
比较轻松的写作方法果然容易激发表达欲

突然反应过来一个事儿…就,AI用得好的人,很适合去做甲方。
因为对接工作和写prompt的本质都是,怎么用尽量短的语言让对方(乙方orAI)清晰的理解你的需求…

怎么说,感觉没有什么比不写文不画画还很端着的文艺逼更无聊的人了,虽然很端着很装的那种文艺逼已经很无聊,但是已经很久连文都不写了会让无聊更上一个层次,就好像一个郭楠工作好几年了还在大聊自己的高中时代的高光这种操作,然后你发现他真的很认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哇斯国一捏斯国一,但是其实是这个情况呢,单纯是混太差了还想要一些面子和话语权,怎么说呢就,唉唉这种事就不要给我们子涵看了(苦笑)(捂脸)

圣上绕了一圈,还是觉得「发明新话」靠谱

【独家|她们是骑手的外包:每单2块 为攒房贷或熬社保】对外卖骑手来说,在用餐高峰走进华强北70层以上的摩天大楼,进入错综复杂的电梯迷宫,意味着订单将大量超时。一群五十来岁的阿姨接过送餐最后一棒,在午高峰爬几十层楼梯,收取两块钱一单的代送费。在一群快步移动的跑楼阿姨中间,谢明霞的努力很醒目。车流之中,她先预判出外卖骑手停车的位置,飞奔过去拦下对方,催促着问:几楼几楼?然后拽下餐盒,出示付款码,在餐袋上记下房间号,几个动作一气呵成。骑手送餐到华强北,阿姨们一哄而上:“给我!”“我来!”骑手扫码付款之前,一切都乾坤未定,已经拿到手里的餐,很可能别人一扯就抢走了。
这里是赛格广场,深圳知名摩天大楼,楼高355.8米,有72层,号称华强北宇宙中心。跑楼大妈的主战场,就在楼下狭窄的马路。大厦里面错综复杂,走过一个路口,又出现一个路口。仅在45层,就至少有16部电梯。还有几个神秘电梯,没有标识,它们通往哪里,资深人士才清楚。这钱只能阿姨挣,赛格广场的一位保安说,楼下不让停电动车,高峰时段送餐几乎没有其他选择。骑手间也有句话——没有跑楼阿姨,全都得“挂壁”,“午高峰电梯打死都上不去,一上一下时间耽误完,手里的单子一堆红(即将超时),就没法干了”。
张玉英是个年过60的瘦小阿姨,走路不快,患有退行性关节炎,偶尔会得到一些骑手的偏爱,多给一块钱——因为她拿到一两单就立刻送。不像其他阿姨,嘴上喊着“这就送”,往大厦挪几步,等骑手走了,又回到马路边继续接单。单多了就放地下,攒到实在拿不动了才上楼去送,这是跑楼阿姨的一种常见战术:送餐耽误抢单,一趟多送点效率才高。
但另一些骑手觉得两手空空的阿姨最慢,若是自己给出了第一单,就要等最久,不如给拎着很多餐的阿姨,看起来很快就会出发了。如果阿姨拖上二三十分钟,甚至一小时才送,会为骑手招来罚款,一条差评罚50,投诉200,超时被取消罚500。这是专送骑手最怕的,但不找阿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她们人虽然不在骑手系统中,效率早已被计算进去。
把餐交给跑楼阿姨之后,大多数骑手就点了“送达”。72层的楼高和跑楼阿姨的劳动,一起隐入云端,似乎在系统里消失了。提前点“送达”是违规行为,但一些骑手是这样理解这件事的——酒店里的送餐机器人,把餐交给机器人,输入房间号,给顾客打电话,然后点送达,“这些阿姨不就是相当于那些送餐机器人吗?”在赛格工作的大多数打工人,早已习惯了代送的存在和更长的等待时间,顾客的默许,也为这片江湖的生长提供了空间。
70岁的冯泉满头灰发,来深圳已经30年了,是跑楼江湖中为数不多的男性。他之前在外企工作,每月有5600元退休金,保安见过他跟老外讲英语。女儿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来生了病,家里一直在花钱。他借弟弟的身份证跑了七八年外卖,跑到弟弟也年过55,超龄了。冯泉再想找工作,什么也找不到,“我做代送最恰如其分”。
张玉英之前在煤矿上做保管员,跟老伴原本有一笔积蓄,两人退休金加起来每月有7000块。直到儿子要在深圳买房,他们交了首付,剩的钱也被儿子拿去炒股,还欠了亲戚朋友的债。反正付着利息,儿子不着急还,张玉英受不了负债,做代送攒下的,就先还一部分。两代人因为金钱观爆发了冲突,老两口从儿子给租的房子里搬出来,从房租2000的房子搬去650的,同在一个城市,也极少跟儿子联系。
谢明霞的大孙子上小学后,她离开了赛格,过去帮忙照顾,老伴还留在深圳。等孩子放暑假,她还打算回赛格挣钱。谢明霞今年52岁,老伴57岁,社保缴费都不够年限,每月保险要交两千多,加上房租生活费,固定支出近五千,“怎么也要坚持几年,熬到领养老金。”多年攒的积蓄,都用在老家盖房子。但多数时间,她住在赛格附近的出租屋,十平方左右,摆一张上下铺,阳台被改成两块,一块是厨房,一块是厕所。每天出门前,她会给老公冰好一瓶水,此外最要紧的是把垃圾扔掉,不然会招老鼠。
跑楼的时候,赛格广场的楼道里一条广告反复播放:“我相信努力就会是人生赢家”。为了多挣几块代送费,谢明霞就是这样做的——她在系统中不存在的70层高楼里跑得飞快,和飞奔的城市融为一体。 #洞见计划 更多详细内容请查看原文>> :sys_link: 网页链接 3g.k.sohu.com/t/n794686233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OgFXXaUtj

#搜狐新闻

在国内走在街上感觉美女真的好多,但长得看得过去的男的真的一个都没有,好几次以为看到了好看清爽的男的结果定睛一看卧槽帅t

要想不被击溃,还是需要把政治抑郁转化为政治暴怒。

不管是怒而创作,还是怒而骂街,还是怒而学拳击,还是怒而吃炸鸡,还是怒而砸一切既便宜又好清理且不会弄伤自己的东西。小时候我因为一些事情生气,姥姥都会拿一叠报纸,让我撕报纸解气。
(她是对的。我好爱她。)
而且就算眼下真的没办法拿政权怎么办也还是可以诅咒他们,比如离家以后没有报纸撕了,我就开始想象自己是小火龙,冲着讨厌的事物反复喷火。前年把这招分享给了身边所有朋友,大家都表示还不错。

我翻滚的怒火一直延烧到中南海。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