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All stories are love stories.

eureka street开篇第一句

Pinned post

Maybe I consistently hesitated to risk letting the thing we had together deteriorate into a romance.
—— J.D. Salinger

Pinned post

"And the rest is rust and stardust.”

― Vladimir Nabokov

“北京,知春路附近,8点左右开始有警察随机查路人手机,如果有

1.安装「Twitter,Telegram,Instagram,Discord,长毛象」软件。

2.微信搜索关键词「乌(鲁木齐)、白纸、游行等」群组或消息。

会警告,并登记个人信息。遇到反抗,警察直接说你可以投诉。”

“目前收到的信息汇总,北京 上海 杭州 都有警察在路上查手机”

iPhone 用户:可以设置隐藏手机桌面那几个App的图标

安卓用户:建议暂时先卸载

长毛象用户:建议卸载app,使用时在手机/PC网页版无痕模式登陆

你的 iOS 系统的手机将要被警察收走时该怎么办?

答案:将手伸入口袋,同时按住手机电源和音量按钮,持续两秒,你会感到一个轻微的震动。屏幕上会出现三个选项:滑动关机、打给紧急联络人、取消。然后你什么都不用做,甚至屏幕都不用看一眼,因为你的手机已经进入「硬锁定」状态,即必须要密码才能解锁,指纹和面部识别都无法奏效。

John Gruber 最近在自己的博客 Daring Fireball 上说明了这个方法,并重申「不要只是记住它,而要内化它,变成一种不假思索的行动。每当你要与手机分开,比如经过任何检查点,尤其是在机场,要经过金属探测器时,你就该想到,锁定我的 iphone。」因为在非自愿的情况下,比起强迫你提供密码,生物信息更容易被夺取。这也是现代公民的必修课,每个人都该学习如何去保卫自己的数据,尤其是几乎可以还原一个人所有行动的手机数据。

#乌鲁木齐中路

境外势力根本不懂发生了什么……同事今天还问我说,如果中国的 covid 真的还很严重,为什么大家要抗议,而不是按照政府的要求在家隔离呢,“我们也都隔离过的呀”。

这差点是要把抗议和之前美国右翼保守派无视疫情画上等号了。

我还要给他们解释所谓的“严重”是什么标准,以及所谓的“隔离”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有一把餐桌椅子在送货的卡车里就坏掉了…… 好无语。所以今天还是没有椅子

Show thread

11月27日晚,上海乌鲁木齐中路,工人被命令将路牌撤走。拦不住群众,就给此地改名。

Show thread

今日 #晚霞 很美,下一整天大雨,最后后迎来火烧云。要好好活着,大口呼吸,珍惜每一个瞬间。感觉很无力,祈祷更多人能自由地看到第二天的晚霞吧。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聚集抗议时喊的口号是“我们是人”。在别的国家会说“人民有力量”,在这个国家,我们是人 这样一个事情都需要被那么声嘶力竭地喊出来。

看艳光四射那条 shame “小红书飞盘女孩 ”穿露露柠檬的裤子 “曲线毕露” 的微博。

那条微博我本来就是 “呵呵又是一个爱当爹的” “对男的的偏见又加深了呢” “ legging本身(作为一个时尚trend)都过气好几年了,女生穿legging这个话题居然还没有过气?” “关你屁事” “有这功夫自己多照照镜子” ,心里骂完就准备move on了。

但下面一条高赞评论看得我心里略难受,大意就是一个女生说自己也穿露露柠檬的裤子但只限于gym做运动,平时完全不穿,因为不得体,也跟自己的风格不搭。

唉。女生能不能停止这种无谓的自证。“虽然我也穿露露柠檬但我是好女孩” “I'm better than 小红书飞盘女孩” “I'm not like other girls”. 就,何苦呢?

家属最近在听 Atonement 的有声书 (就他突然发现自己几年前买了,还一直没听过)

今天他终于听到了结尾的反转,整个人崩溃了,不能接受这个结局,刚坐在那里嗷嗷地哭起来了。(完全没有夸张)

因为这个家庭里看完电影和书坐在那哭的人一般都是我。我看到这个场景,莫名其妙还觉得……有一点欣慰?我就一边哄他一边还笑起来了。

家属:呜呜呜,你怎么还笑?呜呜呜,我哭豺狼笑。

我:这是什么梗?(google了一下)你是不是真的是个七零后?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