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躺平」一词的演化就是语言腐败最好的例子:
最初做为年轻人消极抵抗的口号被发明,之后被官方话语体系收编,接着被挪用来污名化海外防疫政策,最终干扰了国内防疫政策转向。

@mingoxyz 不一定,有可能用的人根本沒搞懂那句話什麼意思
例如我媽和她朋友們曾以為「地方的媽媽」是句一般向的話

@EndlessNull 有些人确实不懂,但在官方的有意引导下,任何普通人都能使用这些词语作为口号,直接攻讦持不同意见的人和贴标签。于是海外的科学防疫被等同于躺平,讨论的空间几乎消失。
结果就是普通人无意之中成了恶的帮凶,而官方显然乐见其成。 :0520:

@mingoxyz 我倒覺得說不定想出要這樣做的官員是真的沒搞懂才這樣做的
這種情況也同樣會造成這種效果

不過沒有討論空間是另一回事,不論有沒有『躺平』這個詞,政府都不會留下討論空間

@mingoxyz 也不能说干扰了走向吧,但是确实是在刻意引导舆论,来维持清零的正确性,其实能明显感到今年开始上层有意想改变策略,从香港开始到上海前期,都陆陆续续放出一些想引导舆论转风向的声音,但是奈何香港没有做到预期,上海更是差中差,以至于到了现在这个尴尬的局面,上面已经下不了台了,只能让口号喊得更大声些,大到压过一切其他声音,来让现在的一切显得不那么丢人
如果上海做的好,一个月内做到基本稳定,那么现在很可能就要往放开路线上拐了,并且会有新的一套歌功颂德的模板
同时我觉得这两天的猴痘宣传也有转移视线的作用,我看到猴痘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战争即和平”,疫情对现在对国内来说就是战争,我们必须不断的告诉人民外面的战争多么可怕,才能维持内部表面的和平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