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封城对阻断病毒很有效,可是对保护国民生命有效吗?对保护财产显然是无效的。从功利主义来说,必须计算平均寿命才能显示到底是病毒可怕还是封城可怕。所以听秦晖说封城很有效总是觉得很奇怪,封城、封小区、封楼、或只是隔离个人的影响范围显然不同,连坐政策在中国源远流长,秦政下的人民当然听话啊,不听话的都被杀了嘛。当然,哪种方式最优是无法从功利主义角度计算的,因为中国并不会公开死亡数据和死亡年龄。

第二,是否可以以强制牺牲国民财产为代价,保护国民生命?西方国家对于防疫,必须先进入紧急状态,中国根本就没这回事,因为中国永远在紧急状态,跟纳粹德国的套路一样。其次,西方国家基本上要给受影响的人提供补助,中国也不需要。就别说西方的民意调查了,虽然民意调查有优和劣的问题,但在中国是有和无的问题,当然没有言论自由,这种调查也就是无。

第三,李克强说要5%gdp,是否真的很难?这些被封城迫害的普通人对gdp这个数字影响真的大吗?总说私有企业提供了一半(存疑,忘了具体数字)的gdp,被拿来用作辩护私有制的论据,但还有一半是党有企业提供的啊。这些垄断的暴利行业,大宗商品的交易,真的很受封城影响吗?我不知道核酸检测这种暴利行业能提供多少gdp(也许不多,但其他党企业是类似的),但这种无效gdp对国民来说有什么用?钱都在党国的口袋里,提供70%(或者也许90%)就业的是私企,这些普通人创造的gdp价值可不在党企那部分,他们的工资只会更少。可以说,在习的国有化进程中,普通人再一次被抛下,私企大量裁员,国企做大做强,垄断行业无竞争压力。所以封城这种选项,对党员来说根本没什么,他们无压力,还能保官,何乐不为?

又来一次国进民退,就是笑料啦。

Pinned post

郭于华:人们为什么那么容易放弃自由
youtube.com/watch?v=PCxYJTpi2s

农村里女性,什么时候用他们的名字?只有记工分的时候。女性在族谱的位置,未嫁女没有位置,只有在丈夫的家谱才有,却只是某某氏。比如婚姻、恋爱、生育,都是完全是个人的两个人的事,在传统里却是两个家族的事。

公私领域不分,在这种社会中,以是否合社群作为标准。儒家伦理成为统一人心、凝聚共同体的工具,后来是马克思的集体主义,个人主义没有容身之地。在这种社会中,只有一个道路:逃避自由。像性爱这种行动都要成为社会的需要,性感这个词在中国都是相当晚近才出现的,这种对个人的制约进入到最基本的人性层面。

个人主义是自组织,集体主义是被组织。在人治社会中,权力不受限制,权力无边界,权力不担责。这种情况下,权力必定作恶,它是不会为螺丝钉担责的,所以临时工横空出现。权力插手私人领域、插手市场经济,那我们就放弃自由、依赖权力和群体、弱化个人,造成普遍的膜拜强权的人格特征。最典型的放弃自由:你不是独立的人格,习惯依附权力,连“不准随地吐痰、官员不准大吃大喝”这么基本的东西都要下文件来规定。另一个放弃自由:在奴役中追求平等,这两者竟然是最成功的合作。集体主义逻辑的推进:从社群推进到民族国家,有社群主义者主张应当在社群关系中实现个人,但他也认为这个社群只是家庭、部落、邻里,而不是国家、民族、阶级,不能认为国家有道德心。在我们这个爱国主义语境中,国家是共同体还是想象的共同体?至于爱的是什么,爱国民、山川、家乡、还是国家机器?自由主义就是要限制国家权力,实现个人。中国从儒家的修身治国平天下,从小共同体推进到大共同体,家国一体,完全没有边界。中国面临的处境就是,集体主义的逻辑愈发扩展为由国家定义个人,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都成为被污名化的贬义词,社群主义已经变成了国家至上主义。那很多人就乐于放弃自由,比如放弃人生的责任,这是今天很基本的状态。

Show thread
Pinned post

听闻最近上海新长征,我回望旧长征:山头上的反政府武装待不下去了,溃败而逃,一路烧杀抢掠富农和地主,最终死了大半的人,被国民党的叛徒张学良拯救。

所以新长征难道是,反病毒失败,不得不掠夺平民财富,但仍然要死大半的人?最后被境外势力拯救?我暂且蒙在鼓里。

Pinned post

趁着人多,我来推荐一下了解中共的书籍。

首推:

《571工程纪要》(林立果)经典中的经典,百度可得。
《天地翻覆》(杨继绳)文革全史,错漏不多。
《解放的悲劇:中國革命史1945-1957》(冯客)无耻的内战和城市大清洗。
《砸烂旧世界》(卜伟华)更详细的文革前三年史,看毛泽东如何亲自部署,可见林彪和四人帮只是棋子,以及第二份历史决议之反转黑白。
《乌托邦运动》(林蕴晖)大跃进看毛泽东如何亲自指挥。
《思考与选择》(沈志华)反右运动看毛泽东如何引蛇出洞。
《鄉村社會的毀滅-毛澤東暴民政治代價》(謝幼田)土改运动是一场暴民运动,毁灭了乡村。
《走出帝制》(秦晖)正经秦晖著作,从辛亥到五四历史。
《庐山会议实录》(李锐)大跃进开始后,在庐山开反思大会,结果变成了毛泽东亲自指挥的反右倾运动,全然不顾饿死三千万人,甚至七千人大会还要生气,可见其无耻。
《胡耀邦與中國政治改革——12位老共產黨人的反思》曾经的党内改革派,现已不存在。
《中共壮大之迷:被掩盖的中国抗日战争真相》(谢幼田)中共消极抗日,实则抗蒋。
《改革历程》(赵紫阳)临终顿悟的赵紫阳,可惜,邓小平是真正的共产党人,党性下绝无人性。
《历史的先声》(笑蜀)毛泽东也会宣传民主?民主?民和主。
《求索中国》(萧冬连)官修史,1956年-1966年,已经非常完整。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the Disappeared》(Michael Caster, Teng Biao)习近平治下的公民运动毁灭。
《墓碑》(杨继绳)大跃进的民间视角之如何饿死三千万人。
《大棋局中的国共关系》(吕讯)内战中共军的黑料全集,甚至是社科院官史!国粉必读。
《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杨继绳)改革开放史,看陈云、邓小平耽误了多少时间,什么经济都不懂却能成为总设计师。

其他的一些也很不错的:

《共同的底线》(秦晖)秦晖劝说改革,可惜被认为是歪路。
《光焰不熄:胡适思想与现代中国》(周质平)被污蔑七十年的胡适,在离开大陆的那一刻就已经看清接下来七十年的历史。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野史,却看得很爽。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对拙著《红太阳》一书批评的总回应》(高华)高华对延安整风的祛魅,从此整风运动、延安精神便是恐怖运动的代名词。
《难以继续的“继续革命”》(史云,李丹慧)文革的延续,1972-1976史。
《向社会主义过渡》(林蕴晖)三大改造,公有化,计划经济,1953-1955史,当下正在上演。
《中共五十年》(王明)王明回忆录,内容比较少。
《中共禁止的历史》
《中國X檔案:中共掩蓋的內部歷史》(Lan, Sisi)这两本什么都有,也有改革派鲍彤之类的采访。
《文革前的邓小平》(钟延麟)邓小平也是晚年才变成屠夫的?完全错误,邓是镇反、反右、大跃进的先锋。
《晚年周恩来》《把历史的知情权还给民众——驳“司马公”先生》(高文谦)周恩来是大善人?周在文革拯救了很多人?也是完全错误。
《陕甘宁边区禁毒史料》(史志诚)延安种鸦片、贩毒的铁证。
《李江琳:1959,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中共政府撕毁条约、入侵西藏。
《六月雪》《荆棘路》《原上草》(牛汉、邓九平主编)反右回忆录。
《毛主义革命》(程映红)全世界的毛主义灾难。
《野蛮的俄罗斯》(芦笛)俄爹的简史。
《历史笔记I,II》(高华)高华遗稿,没能写完。
《新发现的周恩来》(司马清扬欧阳龙门)
《延安日记》(彼得·巴菲诺维奇·弗拉基米洛夫)
《党史笔记──从遵义会议到延安整风》(何方)
《中国现代化的陷阱》(何清涟)
《当权的第三帝国》(理查德·J·埃文斯)从纳粹看中共,别有一番风味。
《纳粹中国》(余杰)一份读书笔记,有些启发。

Pinned post

今天的一点启发。

据说观察者网等媒体喜欢吹嘘中国体制有长效性、能够进行长期规划和治理,受大多数人支持(90%);所谓西式民主制度都是短期执政,无法进行长期规划,只会给自己的选民提供服务。

其实恰恰相反,一个长期执政的政府,比如唐元明清,它反而不需要任何长期规划,因为公民没有任何反制政府的手段,没有选举、没有司法,政府是一切的主宰,能够进行任何压迫人民的行为而不需要改善。如果是对上负责的责任者,听起来好像改善很多,实际上升职关注的恰恰是短期政绩,以前的可能只是GDP,现在还要看上访情况、瘟疫管控、扶贫指标,其实说到底还是维稳,只要上访的人、投诉瘟疫管理的人、穷得没有社会保障的人不出现在公共领域,官位就没有威胁。如果要清君侧,比如刚开始的武汉那位不知道哪个县的卫健委主任,那就不好意思,你是替罪羊。

廉洁、与民沟通、满足公民需求这些指标,不会是官员能力考察的指标。中国据说提拔出来的都是管理人才,但正常说法叫当爹能力,是在管理人民、治理人民。高压统治就不说了,官官相护公民管得到?环保局和住建局勾结一下,在你这建个化工厂、焚烧厂、垃圾场,周围的村民能反抗吗?告到法院也管不了,只能告到上级中纪委,但是一定能管吗?君不见那位贪污亿元的中纪委巡视组组长,就算它管了,这官官之间又没腐败,只是默契地配合一下不让你老百姓投诉,你奈何?中国的政治罪名又搞笑又多,但就是没有一条是关于人民的?若是以可笑的政治论罪,被人民唾弃是不是政治罪名?政府就说八个孩子的母亲不是拐卖的,人民又能如何?能调查吗?还记得那个平顶山的男孩,B站上多少勇士去调查,全都被铁拳砸回去了。这么牢固的官场势力,这么高压的制度就更别想反抗了。公民没有反制衡政府的手段,那政府做的所谓长期规划就与公民无关。

其实吧,极权的艺术恰恰相反,政府的规划不是依人民的选择决定的,但最终会让人民认为,这就是人民的选择。

拐卖、拘禁人的法律能修改吗?全靠他们的施舍。每次法律修改征求意见的时候是最可悲的时候,争取、诉求,就像期盼着一个明君恩赐一些肉糜。老百姓也就只有权利提提建议了,连意见都不能有哦。

在中国,道路铁路建设、大国重器、生产建设似乎是合法性来源,因为新闻联播天天要放嘛。但这难道不是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短期的隔离、拆迁,长期的贫穷、职业疾病、负福利、无生活医疗保障——换取另一部分的人的利益吗。我不需要从人权、自由、让人民说话这些角度去解构,解构的结果会告诉我们这种剥削是奴隶制度,但以共产党的人智商,他们不认为这些很重要,他们会觉得他们维护一个所谓的人民的整体利益,这就够了,牺牲一些人是必要的。这恰恰才是其可怕之处。我就不举纳粹德国的种族屠杀、苏联的种族转移兼屠杀的例子了,中国的例子说个笑话就够了:我真有一头牛。既然一定要牺牲某些人的利益,为什么不能是统治者的政治权力?为什么大下岗的不是党委书记?为什么在享受最好待遇的是统治者,他们有特权是吧,祖上是干革命的对吧。就问一句,凭什么?

说到底,还是辛亥革命完全没搞对方向,不说五四后转变成俄式革命,就只看这三民主义,有哪一个是专门为了控制住统治阶级准备的?民主、民权、民生,也就民主靠点边,可惜卢梭那人民主权的概念,恰恰为极权开道。必须有一个专门为了政治制衡而使用的概念,否则就会变成全过程民主了。

桃桃 boosted

以前帮朋友忙,因为一批订单的代加工事项去过一座小城市的监狱。之前只被告知是某某厂,出发前才知道那是监狱,干活儿的都是服刑犯。非常意外。
说个印象非常深刻的见闻。在犯人工作的生产车间里,靠近大门的地方是几间库房办公室之类的钢板房。我们在其中一间房子里等管事的犯人去拿资料的时候,隔壁房间突然响起了电蚊拍电苍蝇那种声音。当时是深秋,再加上他们场地很干净,我还想苍蝇应该不多才对,怎么隔壁电苍蝇都好一会儿了还没完没了的样子。没忍住悄声问还在忙看起来没注意到这声音的朋友,结果她愣了下脸色突然变了,然后示意我闭嘴。出来后才跟我说那不是电蚊拍电苍蝇的声音,应该是隔壁狱警在电击处罚犯人。听完根本没办法想象,因为没有听到一点人声,疼了叫声总得有吧得挣扎吧。朋友说那应该是固定住不让动还捂严了嘴的。一车人都沉默了。

桃桃 boosted

每当谈起新疆、西藏为何绝不能分裂出去,总会有声音说“因为那里矿藏丰富,而且那里有我们长江黄河的源头,如果源头被掐断……(然后发言者还会兴冲冲地说所以印度一直怕我们给它把恒河源头断了)”。

除了流氓思维外,这个想法似乎很“现代”?就是它让我想起我们现代人很向往的那种 强大的、独立的、不与任何外部环境妥协的生存状态。多爽啊,“天朝无所不有,原不籍外夷以通有无”。

阿伦特笔下的“部族的民族主义”——“它自己的民族是受‘敌意的世界’(a world of enemies)所包围,相信自己的民族能够以一己之力抵抗整体”——俨然就是习正在打造的中国(也挺像非要乌克兰作为它战略缓冲的俄罗斯)。

阿伦特在这句话后紧跟了一句:“它宣称自己的民族是独特唯的,是其它民族所无法相较量的,缘此理论,它否定人类的共同性,在它摧毁人性之前,它已经否决人同出一源的可能性。”结果就在打这段话前,一条新闻进来——“习近平连线人权高专巴切莱特,强调人权不能照搬别国模式”。

孤独的、自以为是的“受害者”总是需要长大——认识到自己必须与他人依靠、联系,ta长大时就该放弃那愚蠢的执念。“中国”——emmm到那时该怎么称呼它——也一定会有那么一天。

桃桃 boosted

本区这几天一直可以每天出小区三小时,但是今天早上核酸的时候测出一个阳性感染者,所以通知明天开始又要静默三天又要核酸三天……
今天晚上出去挥霍我的三小时的时候发现真的满大街都是人……前两天路边基本上都没什么人的,今晚路边和公园全是聚集在一起跳舞/下棋/嘎三胡/坐一起玩手机的人,街上洋溢着一种明天又是末日的狂欢感。
我牵着Nikki走到平时一直遛到的一个商业街,敏锐地发现一家奶茶店门口聚集着三个人,我凑过去问可以买吗?其中一个矮个男的应该是店主,悄声对我说了三个字:“血糯米?”我也忍不住压低了嗓音问他:“血糯米两杯可以吗?”他就指着门口的一个二维码说30,把门拉开一条缝钻进去,我瞄了里面一眼原来玻璃门上贴着一层海报,店里面是亮着灯的,关上门外面就看不见灯光。我扫好付钱完不久,又有三五个人聚集过来,问我们能不能买,我说我买了,你等店主出来问他吧。终于店主做好奶茶出来了,他又开门左看右看,发现没有条子后提着好几袋奶茶钻出门,又关好门小声说了两个字“珍珠?”,这时在我之前来的一个姑娘就回“珍珠!”然后拿着她那一杯走了。店主又“芋圆?”另一个人回了句芋圆在这后也提着他的两杯走了。我在边上就看懂了,对店主直接喊“血糯米!”,店主就把两杯奶茶给我了。我妈坐在边上目睹后半程问我这还有暗号啊?我:地下交易,低调一点。
提着两袋奶茶我和我妈喜气洋洋地走在回家路上,突然一辆警车呼啸而过,我们不约而同地停下,看警车停在路边一家蛋糕店前,这家蛋糕店开灯了!警车里走下一个警察,他进了蛋糕店,我们远远地可以看到店里只有一个姑娘,在警察进去一会会后,这家店的灯就灭了!草真的很恐怖,然后警察上车走人。我忍不住脑补了一出灭门惨案……
走到小区门口了,我们小区门口的水果店老板夫妻这两天都是骑着一辆电瓶车偷偷卖点水果的。我妈看到他们想起来他们今天刚在小区群里说有香蕉卖就想买。老板娘摸出她藏在购物袋里的香蕉,购物袋最上层还盖着报纸,然后开始称重,期间本来蹲在地上的老板站起了身左右走动望风……我妈问老板要不要这么夸张,老板就说第一次警告,第二次就要罚款了,那群警察来得比风还快……我妈说起她刚刚看到警车停在那家蛋糕店前,水果店老板娘感叹居然还这么大胆,开灯肯定会被罚款的……唉要不是香蕉不禁放,我们也不想冒险来摆摊,明天开始又要静默。
听得我怪难受的,买奶茶要靠观察和暗号,卖蛋糕要被查,买卖水果要小心翼翼的,真的就把地下交易一样,我们做错了什么啊要受这种罪。

推荐一些知识类频道吧。知鸦这个居然还做了app,还是收费的,还是推崇宪政民主自由,不知道这些老师是不是专门给他们录的影片,感觉看的人少得可怜,中国人真的不配学习现代化知识。御坂美琴应该是最多人看的历史科了,不想读书的时候就开着听听,还是挺好的。

我一个对人文社科的感想就是,大多中国人根本不在乎,也不关心政治学,可以说我认识的人里面没人关注政治学,就算有,早就对政治绝望了。当然,最大的问题是他们根本看不到任何自由主义的影片,都是大毒草嘛。没有言论自由,知识就消亡吧。

知鸦
youtube.com/channel/UCAs1jqi0h
NeoThought新思考
youtube.com/c/NeoThought
大学沙龙
youtube.com/channel/UChnTf6-Sq
御坂美琴
youtube.com/channel/UCNUS6e1M0
共识
youtube.com/channel/UCYHXsX3B3
无问西东
youtube.com/channel/UCOog70Vw9
肥洲
youtube.com/channel/UCqYcGpolt

我现在想起来了,我昨晚梦到了那个15岁被关在集中营里的那个女孩,又看到那个照片才觉得就是她了。我在梦里遇到了军队镇压,那个女孩腿中枪了,我背着她和她的家人一起逃难。

桃桃 boosted

随便在网站上挑着点了一些照片,可以发现根本不存在什么“听话就能避免被羁押”,羁押原因甚至天马行空到我难以想象……

桃桃 boosted

看着自己的手机壁纸…唉…陷入深深的迷思和失落,没有太多能感受到的心情,已经不得不封闭了自己的所有。大家也没法互相安慰,因为每个人连自己都难以照顾。

为什么我还要留着他的壁纸,为什么,为什么。就在一种狂怒和一种无助之间来回切换,苦苦挣扎着,想要活下去,一旦哪天哪根弦崩坏了,我大概是会毫无想法地自决。之前有天在路上跟风驰而过的车擦肩而过,只是个意外,但那一瞬间我却觉得:啊,这是我的终点了吗?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并没有感觉到任何遗憾。然而我还是活了下来。所以说我怕美国枪太多死得随机吗?我倒是更怕自己有枪之后会比较肆无忌惮地对准自己。因为现在我没有枪,反而能让自己活下去。

又看了一眼壁纸,唉,越想念越会在这种漩涡中渐渐迷失,一直到心脏开始疼痛,肺开始受到压迫。你从不在乎,仿佛我这是在pua,真是互相pua的典范呢。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了,精神控制什么的,对你来说太轻松了吧,你稍微教唆我一下,我就可以从地球上消失,为什么不理我呢,还露出无辜的笑容,真是让人羡慕的笑容呢。你解放了呢,殊不知解放一词…算了不说这个,你不喜欢政治。你自由了,那又如何呢,你真正快乐了吧(啜泣),你独立了,体制内工作很休闲吧,还顺利吗。我病娇(哭),我失去了所有生命,我丧失了对快乐的触觉,我丧失了对自我的所有感觉,对的,连痛苦都难以感受到,只能从心肺的压缩感得到一点知觉。我还是你批评的那样幼稚,我就是没有长大,人为什么要长大,为什么要被奇怪的规矩束缚,为什么人不是自由的。是的,我在人前人后都像个小孩,这就是你不喜欢我的原因了,你知道你的气息真的让我很压抑吗,我不敢乱说话,我只要脱离了你,我完全可以如一个正常人地交流,有些人我就是不想理,啊是,我是胆小,不敢跟他人说话,被搭话就会惊慌失措,真是又病又娇嫩。好了,我现在死透了,我没有廉耻感了,我遇人也不怕了,没有半点紧张的情绪了,一切都轻飘飘的,因为现实对我来说已经是一场梦,我会以为它是梦,甚至去自我解决以醒来,我已经分不清了,梦里的你是那么真实,可以触及。我真是够病娇的,我为什么要在人前人后装得像个正常人,啊是,这片土地就奇怪的很,明明什么都不正常,所有人还装作一如往常一样生活,我这种自我感觉所谓正常的人真的一刻也待不下去,要疯掉,要吃药才能活下去。当然,我一点都不正常,我对所有人都是根本不在乎他们怎么看我,得罪就得罪了,从来不会从他们那里得到任何快乐,最近十年、十几年内我都没遇到任何能够畅快交流的人。你遇到了,对吧,真是运气很好呢,说什么遇到我就是花光所有运气,我才是花光了(哭出声)。真搞不懂我为什么我会特别对待你,我对所有其他人从来没有真诚,只有利益,最后搞得自己像是个孤儿一样。我是会找人话聊,在最最痛苦最活不下去的时候,点开一个觉得会回复的人,发一句今天的家常,虽然永远都不会立刻被回复,只有你才会立刻回复我,而且家常对于别人来说是很无聊呢,连你都觉得无聊,只有我乐在其中。我就是喜欢说很日常的生活,今天干了什么,见到了什么,我也喜欢听你说。哭。却流不出眼泪了。真好呢,可以快乐,我只觉得难堪,我不敢再去见任何同学了,不要见了就都别见,都在我的葬礼上见吧。再见。

不过我要说一句,壁纸我还是挺喜欢的。我不喜欢换壁纸,也不喜欢换头像和名字,换来干嘛呢。我所有的回忆,换掉了就真的忘记了。你最好还是把我忘了吧,最好就是亲手将我…哦是,其实你已经算是亲手把我的人格抹杀了,虽然本质上是因为我的内心太过脆弱,受不了任何来自你的打击,因为我对你完全是敞开心扉呢。

真是够脆弱的我,还假装正常人干什么呢,明明是已经疯掉了,吃着药也忍不住了,要在半夜发起疯来,每天只是在用各种方式做所谓的转移注意力,真是够低劣地活着。为什么要转移注意力,我就应该用各种方法去……算了,别去找你了…我受不了更多的打击了。我多么想,还是把共同好友删掉吧,那么就不会在未来受到致命的打击了,到那时候,我怕我真的有枪了,我会毫不犹豫地自杀。那也太给你添堵了是吧,在你最开心的日子,传来我死亡的消息,这样不太好,还是别把我的消息传给你,没有共同好友知道,什么都没有,就像我现在一样,唯一在做的,就是活着,什么快乐、理想、生命、爱,什么都没有。所以说,还是死了最好吧,(哭出来)。反正也没人会再拥抱我了,我也没法躺在你怀里哭了,人生已经完结了,何必再走完之后的岁月。

真是啰哩叭嗦的,反正你也不会看,你也不会回我的,我在干嘛呢,真是幼稚对吧。好了,我要睡了,我不想祝你晚安,我祝自己能梦到你,因为在梦里的话,我可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能以为自己和你在一起。

桃桃 boosted

您可以從xinjiangpolicefiles.org/key-do 下載全部12份新疆文件。作爲在國内生活過的人,這種文風和字體恐怕大家都不會陌生,BBC的手機版圖片反而顯得不真實了。如果網站打不開,可以使用web.archive.org/web/2022052409 網絡快照查看。我們所有人都有責任讓更多人讀到這些材料。

桃桃 boosted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