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以后正式工作了就每年带父母出去旅游一次,我真的很想让父母跟着我出去玩,就像小时候跟他们出去玩一样。

敬亭山 boosted

毁掉 alive.bar 十分容易。两千个网评员杀进来,每天各发一条粉红言论,足以把「本站时间轴」全部内容屠版;起初这会引发正常用户的愤怒,大家会用种种姿势进行反击——嘲讽的、抗议的、谩骂的、倡议的,然而网评员们不会因此受到伤害,他们只会在统一的指令要求下,确保这些反击嘟文下方的评论多数是具备攻击性的、立场坚定粉红的、引发极度不适的(他们甚至会互动),很快一个正常用户就会意兴阑珊,如同大家今日对微博的意兴阑珊。

只需数月时间,alive.bar 就会被多数正常用户放弃(因为一位正常用户每天看到的内容只有两类,一类是本站时间轴里清一色的粉红言论,一类是自己或自己关注的老用户评论下方一边倒的谩骂),该站点被网评员占领,成为又一个「夺取舆论宣传阵地」的成功案例。随着时间进展,新一批用户里会自然诞生出很多自发性的粉红,因为这就是该站点彼时的社区氛围所鼓励的。

alive.bar 今天没有遭遇这些,只是因为它还不足以被定性为「需要占领」。

文明与体面从来都是脆弱的,从来都是需要被守护的。

敬亭山 boosted

一个寺庙供奉了一个战犯你们觉得奇耻大辱,一个孕妇就在医院前得不到治疗你们不觉得奇耻大辱,太平盛世一个老人活活饿死在家里甚至要吃屎你们不觉得奇耻大辱,一个女人活生生在所有人面前被殴打监禁消失你们不觉得奇耻大辱,只是想去悼念死去的同胞却被阻拦你们也不觉得奇耻大辱,一个人一生的积蓄被无耻的侵吞了你们不觉得奇耻大辱,所有与每个人的生存与尊严,情感与人性相关的恶劣事情你们从没觉得奇耻大辱,一个与大多数人的生存并不相关只与某匪的面子息息相关的你倒觉得奇耻大辱了,什么是人性扭曲至极致的地狱,这里就是了,欢迎各位!

敬亭山 boosted

我连自己要读的书都读不完 还总分心想读别人想读的书

敬亭山 boosted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墙内亲友,更不知道如何安慰墙内的年轻人们。从上海封城开始,我就不怎么在社交网络发内容了,很多次想为大家的权益发声,但仅仅这种念头都会让我有负罪感,负罪于我并没有切身经历这一切,如果发声,所依托的一切无非只是一种想象或共情,都会带有某种程度的「风凉」。

我想了很多种方式,自觉都不真诚,最后只得这一句:

动用科学,始终保持摄入好的书、影、音,茁壮自己的心智,熬过荒谬。

我回家要是男朋友没收拾好厨房,我真的会想骂他。

敬亭山 boosted

无论如何请不要对国内任何社会学、政治学、法学学者有滤镜,我见过最自私最犬儒的人倒都在这里面,社会学和法学在国内都是笑话因为真正的献身者如今都是被消失的人,这里面能存在卓越的灵魂没错,但如今能高坐明堂戴各种头衔的,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敬亭山 boosted

唐山伤人案(暂时)被允许在墙内网络环境中传播,大概率是因为,施暴者是不带公权力背景的普通个体,处置它们,可以用来炒作司法部门的“维护社会正义”。
然而,随着事件传播,爆出的对公权力不利的讯息也就越来越多:诸如警方首次出警竟然以“一般打架”处理;其后,更揭出施暴者是长期逍遥法外的逃犯。

这现象说明,“大国崛起”那层表面上的金漆,已经再也掩盖不住这国底子里的破败腐烂坍塌。这种系统性的全社会的溃败,已经到了任何一桩普通事件的背后,都可能牵出系统性大问题的地步。
从当年表彰“最美女教师”牵出人口贩卖,到年初表彰“英雄母亲”引出女人被铁链锁颈强奸生八孩,再到今日唐山伤人案引出的警方渎职。

打个比方:它们本来是想要向公众表演,系统如何顺利治愈一个小小的脓包疮,以证明系统的英明神武。
然而镜头略微一歪,公众们便看到,那脓包疮不是一个,而是密密麻麻一大片;而且那也不是什么疥癣之疾皮肤病,而是三期梅毒已经进了大脑和心血管。

敬亭山 boosted

关于社会暴力问题和就业,我想在这里分享一个数据。

中国大陆2022年4月份16-24岁人口的失业率达到了18.2%,而2022年高校应届生的毕业规模达到了1076万人,首次超过千万,历史新高。

也就是说,用这个数据估算,今年毕业的高校生中有接近200万人是找不到工作的,并且如果考虑到压根没进入高校的年轻人和就业数据的水分,失业人数会轻松突破200万。 ​说明什么?说明有200多万的,精力无处发泄的,愤懑的,压抑的年轻人,他们无所事事。 ​

所以,之前用高GDP增速掩盖的问题,后边都会慢慢浮现,大家各自保重吧。

敬亭山 boosted

这不是艺术的好时候。每当不是艺术的好时候,就是创作艺术的好时候。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