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关于习近平专题系列播客"The Prince"(太子)
feeds.acast.com/public/shows/t
共8期,粗略标记一下:
1.红上加红(家世、少年经历)
2.蛰伏与等待(在福建等地方主政经历)
3.爱国者1号(乌坎事件、权力交接期与薄熙来的斗争)
4.够男人(整风清洗与伟大复兴中国梦)
5.不能提名字的人(媒体、互联网审查,深圳佳士事件)
6.石榴籽(民族政策)
7.战狼(外交政策)
8.伟大舵手(十年执政回顾、集权危机)

p.s.想知道节目Intro后半段的bgm是什么。意外很好听,但某人不配><

由看到某創作者朋友發布的新作而想到,
如果你發現某創作者的內容與你之前的認知大相徑庭,
那麼很有可能是:
ta在身不由己。

你国的数字极权系统到底什么时候完蛋?我设想了三种情况,而这三种情况实现的可能性都比较大,且都不需要太久的时间:

1,因为经济凋敝,养不起它,所以完蛋。这也是我不认为你国可以靠数字极权系统维持朝鲜化统治的原因。这套系统是非常烧钱的(裴敏欣播客《上海清零的政治逻辑》对此有所分析),它根本不是奴隶制的生产效率能喂饱的。现在它可以在你国大显神通,把大部分普通人都管得死死的,是因为,它烧的是你国改开以来的存量家底,烧的是中产的那一两头牛。等到你国中产大部分都成了底层,国家机器吸不到多少血了(这是在东北已经出现的情形),数字极权系统也就歇菜了。

2,因为它自身的质量不佳,内部出问题或者被外部攻破。以你国办事的贪腐混乱状况来看,这个数字极权系统,绝不像我们外人所猜测的那样固若金汤,层层捞钱乃至豆腐渣工程大概率免不了。当初西安那个一码通,在没有外力攻击的情况下,还瘫了不止一次,如果“境外势力”真要搞事情,攻击这个系统,制造混乱,绝对一搞一个准。

3,这是我个人的一个脑洞,但我觉得可能性并不小。那就是,民众绕过被你国数字极权管控的网络,使用传统的信息交流方式(例如口头交流或者投递纸条),发起群体反抗。目前你国的舆论管控手段,几乎全部都是针对网络信息传播的(这也跟某不可言说存在上台以后,特别要求加强“网络舆论阵地”有关)。我很怀疑,它们可能并没有对传统的信息传播方式,投放多少维稳精力;甚至如果真需要转型到线下维稳,现有的那一大票躺着吃经费的网络维稳人员,作为既得利益者,还会大力阻挠转型。

隔壁有学校正在搞新生军训,话筒里别的没有只听到了吼叫、命令和咆哮。
初中、高中、大学的入学军训我都参加过,站军姿、走正步、选拔特殊队员、拉歌比武、汇报演出,概莫能外。几十年的绑架玩不出什么新花样了,短到一周,长到一个月,从无意义的消耗到没来由的力争上游、从为集体争光到挖空心思把好的一面呈现给主席台上打分的领导,他们用心良苦恨不得把洼地生存之道全教给你。用高尚的集体主义情操对你进行一套合法的体罚和精神虐待,说挫折教育都是给脸了,明明是服从教育、奴隶培训、狱风建设、韭菜指导。
想到八九后强制在北大、复旦铺开军事训练,想到这就是当代青少年所接受的最入脑最直观的意识形态宣传,对军训就更有千倍万倍的恨。

可能现在中国人比以前要稍微意识到了一点,但大概率是大部分人习以为常

半个月内苏联的最后一位领导人和英女王相继离世,可以说,人类的一个纪元彻底结束了。这100年的血腥残酷、天翻地覆、战争与和平、自由或奴役,帝国光芒普照至落日余晖、神话的塑造与破灭、庞然大物的深渊巨口与轰然倒塌。没有人会记住的当时以为是最残酷的教训,没有人信守的当时以为是最庄重的承诺。在混乱的图景中,自有文明以来千年的进化后人类仿佛仍尚处幼年,在血和泪里摸索前行,没有灯照。没有国界线的阻碍,只是作为人类,在一个历史时刻面前,只觉得无所适从、无法再找到自身的锚点。而今夜,远方的哭声在近处的哭声里又显得遥远,我们在无休止的仗里静默,不发一言。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