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辱华的最高境界是人家根本就不敢提。你看现在骂赖清德,都是在说“两岸互补隶属”啥的。可是你听过他的就职演讲就应该知道,最刺激的明明就是那句清清楚楚的“中华民国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啊。咋不敢提呢?因为提了对内没法交代呗。不是说台独就意味着战争吗?这不叫台独啥叫台独?可见台独是用来打人的棍子,必须由爹来定义,台湾人说了不算。

《停下来等一等你的人民》被嘲了很多年,可是现在你回头想想是不是神预言?而且来说,在2011这个时间节点上,如果真能下决心改变主要靠大基建拉动增长的惯性,其实经济和人口都还有救。结果呢?结果公知被嘲了十几年,直到神仙难救,直到没人能笑得出来。这说明啥?说明中国并不特殊,只是体量太大手段太狠,以至于即使狂奔在作死的道路上,也得在十几年这样大的时间跨度才能显现出来。这也可见越是涉及重大问题,当公知就越难。都不只是受迫害的问题,而是在于你的预言就算是正确的,也需要足够长的时间才能被验证。等骂你的人都赚得盆满钵满,等你的坟头都长满了荒草,人们才能意识到你一开始就是对的。不过我说这些话也不纯是悲观,有一个非常乐观的结论,那就是只要大势能看准,普通人也有很长的时间可以做准备。也就是说,只要放下谏言情节尊重国家命运aka认清现实,很多事情都是可以慢慢做起来的。比如换美元,每年5万收说起来不多,但是全家每个人的名额都用足,一般的家庭也差不多可以了。比如定投纳指,虽然现在屡创新高,但是拉长时间线来看即使你在2020年暴跌之前买在最高点,现在不也同样是赚翻了?关键是方向,看准了就不要犹疑,错过了也不要可惜。

刚才忘说了,早期郭德纲相声的所谓“接地气”,低俗只是表象,更重要的是他确实展现了生活某些真实的方面,而且背后是有价值观支撑着的。比如《论相声50年之现状》,讲的就是自由的文化市场作为产生优秀作品的土壤的意义,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低配版本的江村经济。可是你看现在,爹真是见不得人高兴,有聚集有热闹的地方就要第一时间掐死。红事白事都办得像丧事,重大节日都搞得像忌日。《八大改行》的故事并没有过时,只是现代版本的《八大改行》甚至就不被允许诞生。我不是说这些直播里必然会产生优秀的作品,但是连这种程度的混乱和低俗都不能允许,就必然不会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不配。

@normanzxy

经济:f(x)
经济复苏:f'(x)
经济复苏势头:f''(x)
经济复苏势头增强:f'''(x)>0

【新苏联笑话】问:伊朗总统和中国经济之间有呵异同?答:都是坠毁,一个叫硬着陆,一个连硬着陆都不准叫。

跟郭德纲《论相声50年之现状》描述的一样,草根网红经济背后的逻辑就是底层穷开心。当年还有另一个穷开心的生态位是看杀头的菜市口,取代它的是微博声讨捞女渣男啥的。

伊朗确实不是地板,你看人家的杨佳还能就留下这样的照片,也算是最终还有些体面在吧。

weibo.com/6767321459/503605167

公知既然是知,就有个知识分子的常见毛病:过分执着与把事情想清楚。比如伊朗总统死了,有人说这也改变不了什么。对,确实改变不了啥,但就是爽啊,爽到伊朗人要冒着杀头的危险放烟花的程度。认真点说,大概率改变不了啥,小概率呢?单独看改变不了啥,综合看呢?专制政体最大的问题,不就是在堵死所有肉眼可见的风险之后,在不可预见的风险上特别脆弱吗?即使是体制内部的改良派,也得等“天下有变”的时候才能有所作为。而这个“变”,往往都是偶然性事件。这种事情可遇不可求,但是等下去总会有。杜鹃总会叫,这就是为什么德川家康一定能赢。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