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别说什么温水煮青蛙了,水底二百多斤的老王八都炖熟了。

话说,不考虑宗教因素的话,堕胎自由,应该比持枪自由理由充分得多吧?

解封后的丹东人民,得给那对父女立个像吧?

关于现代中国,黄仁宇最有名的观点是,国共两党,分别实现了上层和底层组织的现代化。不过奇怪的是,有一个话到嘴边的问题,他似乎并没有怎么深入探讨。那就是:如果底层组织能力具有了现代化的力量,可是上层组织方式却没有接受现代化的价值观,那又会怎样呢?我之所以说他“似乎没有探讨”,不是因为我读过他所有的著作,而是因为一个朴素的直觉——如果探讨了,这人应该早就被禁了。

黄仁宇的最后一部著作,叫做《我相信中国的前途》(中华书局2015)。本来想找来看一下的。然后一查,他是2000年去世的。哦,不用看了。(那时候)谁不是呢?

以前看过一个科幻脑洞,说是在资源紧张的时候,把一部分人冻起来,等年景好点再解开。现在看到这种规模的方舱,就有点这意思了。以后可以把民众(特别标注:体制外民众)按经济贡献值,分为“社会人”和“储备人”。“储备人”统一编入方舱,管饭,提供免费游戏和囚徒健身指南,可以上网(正好还能选出一部分思想过硬的当网络审查员),从而实现以最小代价维稳。想象一下,你失业了,三个月内没有找到下家,健康码突然弹窗,说大数据排查,你已经不适合社会面存在,请在24小时内去附近的人力资源储备所报到……

中国居民户均资产约134.4万,这个话题已经“依照相关政策法规”不予显示了。现在又出来一个“中国人均住房面积超41平方米“,评论区精选都精选不出来,估计被不予显示也是迟早的事。统计数字本身的荒谬(比如只算资产不算负债)和贫富差距的巨大(好多年不敢公布基尼系数了),都体现在”数字中国“和”体感中国“之间的撕裂里了。不过,如果所有数据都是等比例注水的话,它们之间的关系,倒是值得注意的。比如我们可以这样推算:按2020年的数据,以每个家庭户2.62人计,户均住房是107.42平米,而这134.4万的资产里约有69%是房产,也就是92.7万,这样算下来,全中国的房子,均价是8633元。如果房价和地方发展水平成正比的话,那么看你现在住的房子比8633高多少,你就比全中国的平均生活水平高多少。这样算下来……你知道中国的平均水平有多惨了吧?

看到一个特别绝望,但是绝对正确的分析——丹东这种地方之所以封城封得肆无忌惮,是因为地方政府反正是吃财政饭,也就是靠发达地区转移支付。本地民生彻底摁死,本地人民关到发疯,他们是无所谓的。我想起集中营里的犹太人咬破手指把血涂在脸上,以示气色好能劳动。“劳动带来自由”(Arbeit macht frei),就是这个意思。

适合社恐者的一则励志小故事(英剧《后半生》S2E2):疾世愤俗见谁喷谁的男主,架不住小舅子好生相劝,去参加一个灵修冥想班,看能不能改改自己的脾气。过程中,他看那个大师不顺眼,忍不住又喷了一顿,破坏了所有人的兴致。事后,他跟邻居老太太聊起来,老太太讲了那个著名的青蛙背蝎子过河的故事。男主说,我明白了,我就是那个蝎子,就是忍不住蜇人。老太太说,不,你是那个青蛙:你明知道自己不喜欢冥想课,为了让别人开心,还是去了,结果果然受伤了。——真正改不了蜇人本性的,不是不合群的人,而是强迫不合群的人合群的人。

反向“不可能三角”:蠢/坏/聪明,三者是交织的,而且必须同时存在,才能够维持系统的运行。如果只是蠢和坏,早崩溃了;如果只是聪明和坏,早征服世界了,至少内部不会这么混乱;如果只是有时蠢有时聪明,那就不可能在选择的时候,永远只选那个最坏的。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