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公知既然是知,就有个知识分子的常见毛病:过分执着与把事情想清楚。比如伊朗总统死了,有人说这也改变不了什么。对,确实改变不了啥,但就是爽啊,爽到伊朗人要冒着杀头的危险放烟花的程度。认真点说,大概率改变不了啥,小概率呢?单独看改变不了啥,综合看呢?专制政体最大的问题,不就是在堵死所有肉眼可见的风险之后,在不可预见的风险上特别脆弱吗?即使是体制内部的改良派,也得等“天下有变”的时候才能有所作为。而这个“变”,往往都是偶然性事件。这种事情可遇不可求,但是等下去总会有。杜鹃总会叫,这就是为什么德川家康一定能赢。

@normanzxy ”日拱一卒无有尽,功不唐捐终入海。”
不让自己变成它们,就是我的伟大成就。

@normanzxy 是的,我记得保路运动事件之初,清政府并没有做错什么事,导火索只是次金融动荡而已,但还是引起了后来的天翻地覆——当一切都指向那桶火药时,由什么引爆,根本不重要了。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