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好就是不好,持续向好就是一直不好,大城市持续向好就是其他地方更糟,只提新行业就是旧行业完蛋了,新行业“将”不断涌现就是还没涌现……

说实话,你国粪坑局域网对“医生治病救人耽误上课被处分”的满怀正义感的讨论,让我觉得很讨厌。

因为,我还没忘了,两年前的另一桩“医生治病救人被惩罚”的奇冤惨剧:曾经在武汉封城期间参与援鄂的医生,给感染新冠的脑血管重症病人做手术救人一命,造成“疫情扩散”,当地被封城。医生因此被捕入狱,不堪警方凌辱逼供,自杀身亡!

两年过去,你国粪坑局域网,有谁还记得,这位因为治病救人而冤死的医生?有谁能够、敢于讨论下,这桩荒唐的奇冤惨祸?——不过是,医科大学行政系统的软柿子好捏一些,不涉及到防疫暴政这种不容置疑谁碰谁死的基本国策,所以,可以甩给大众当狗咬胶,仅此而已!

rfa.org/cantonese/news/doctor-

为什么即使掌握着宣传部门(aka拥有对数字的解释权),极权政权也仍然特别害怕数字,要么造假要么干脆不公布呢?有一个少有人提及的角度,就是数字作为一个整体面貌的呈现,天然就是反对“归咎于个体”这种为恶政开脱的叙事的。比如现在的青年大失业是个事实,但是总有能找到好工作的吧?你跟能找到工作的人比比,是不是总会在自己身上找到不足?你一在自己身上找不足,对政府政策的怨气可不就会少多了吗?但是当你看数字而不是个体的时候,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是,是总有人能找到工作,可是为什么找不到工作的人越来越多?这个数字的变化是因为什么?政府有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这一系列的问题追问下来,真正的罪过就很清楚了。同样的道理,当你看到中考成绩集中在高分段,与智商自然的正态分布很不一样,当然也可以说,分数不是完全由智商决定的所以二者不可比。是,个体意义上智商当然不能决定分数,这里面的干扰因素太多了。但是当样本大到一定程度时,各种干扰因素就会相互抵消,从而使得智商与分数的关系变得更加明显。以此而论,当分数的分布曲线,与智商的分布曲线呈现出明显差异的时候,你就需要追问为什么了。总不至于是出题人故意让大多数人都拿高分吧?我并不是说单凭一个数字/图表就能得出什么确凿结论,但是有数字就能提出总体性/根本性的问题,没有就只能归因于个体,这才是数字对于极权政体特别敏感的原因。

屏蔽了一个认为反贼“贩卖焦虑”,和小粉红是一体两面的象友。倒不是觉得ta是错的,而是这样的中立和客观,微博上看就行了。ta的另一条发言是说,西方降息之后人民币马上就要升值了,反贼们会被打脸的。当然啊,纳指2022年跌了一整年呢,脸打得啪啪的,所以买纳指和买A股就是一体两面?

严格讲,这不是在证明教培有用,而是在证明教培是一种囚徒困境:它把智商正常的钟形分布向上“挤压”,变成了一个锥形。这是一个充满血泪,让本该最幸福的青少年时光变得变得痛苦不堪,甚至在这个过程中造成无数伤亡和永久性心理疾病的锥形。但是没办法,你必须参与这个挤压,除非本来就是天选之子。

补一句:现在的大炼芯片也同样如此,从汉芯到弘芯,都不说是不是骗局了,关键是领导当年下决心砸钱要炼出来的是CPU,可是炼到一半,技术路线变成GPU了,就算真搞出来了又怎样?还是照样落后啊。所以还是那句话,但凡是这个决策系统能通过的决策,都一定是落后的决策

Show thread

这让我想到高铁。大基建不是不行,但是中国这个决策系统,内在逻辑决定了总是偏向于选择落后的技术路线。相较于挖水渠把水从南引到北,海水/苦咸水淡化绝对是进步空间更大,未来成本更低综合效益更高的选择;正如相较于高铁,同等资源投入到大飞机研发,想象空间和带动效益绝对是大得多的(特别是考虑到还有军工)。这个道理一秒钟就能想明白,但是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果你是这个巨大官僚系统的一环,这个报告要怎么写呢?高铁和南水北调,由于都是成熟技术(前者日本欧洲搞了几十后者更是几千年前就有的思路),写报告是很容易的,每一分钱花在哪,大致能产生什么效益,相对而言都比较清楚。可是同样的钱,如果你要搞入到造大飞机和海水淡化上,就算明知道未来的收益一定更大,但是这报告具体要怎么写呢?更不用说由于规模效应和低人权优势,前一个选项的“中国优势”(劳动力和拆迁土地成本)是特别明显的,这么扬我国威的路径你不选,你选个吃力也不一定讨好的,怎么跟领导交待呢?总不能说“人类历史无数次证明了”吧?所以结果就一定是这样:中国铁路每一年的投资都超过波音的市值,但是投了这么多年还是一家波音都没有。

圣上关于“美国正试图诱骗中国入侵台湾但我不上当”的这个逻辑(肯定不是原话,但意思应该是这个意思),让我想到另一个乐观的点,就是,人类并不是从历史上什么都学不会的。比如圣上这个脑回路,明显就说明西方已经不再采取绥靖政策,而这正是从二战中吸取到的教训。你想啊,以圣上的脾气,若非明确get到“你敢动我就弄死你”这个信息,是不可能把对方施加的压力解读成“诱骗”的。be like,你只有非常确定对方已经埋伏下刀斧手,只要你敢掀桌立马冲出来砍死你的情况下,才会把对方的“挑衅”(在简中话语体系里)当成是“诱骗”。简言之,圣上确实是知道现在的情况是“试试就逝世”的,而让怹明白这一点,美国人也真是不老容易的。进一步说,虽然很多人觉得俄罗斯之所以会入侵乌克兰是因为西方的软弱,而且这也是有道理的。但是乐观地看,这其实是一个反应速度的问题,对比二战前的苏芬战争以及德国一系列吞并过程中西方的反应,这次已经好太多了。历史的进步,就是这样缓慢但却坚定。别说圣上没啥雄才大略,就算有,也不过是比较粗壮一点的肥螳螂而已。

现在是连数据都不编了,直接把结论怼你脸上——“向好”。可是啥叫“向好”呢?就是不好啊!因为但凡有一点点好,他们肯定要说的,肯定是一点点好都找不出来,所以才只能说“向”好啊!【普通逻辑学实用教程】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