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有点不能理解那种发条朋友圈,其他人已经点过一圈赞了然后再自己点个赞的人,why?意义何在?

(转出禁止)
还在家的同学发了晚上人们在河边广场上跳舞的视频,视频里大家穿着华丽的民族服饰,戴方帽,打手鼓,配文说“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了”。

上小学那会晚上经常去广场上玩,记得也是人很多,有喷泉,水有点腥,但让我们感到兴奋。那时候就有跳舞的,不是那种像广播体操一样的广场舞,在我的记忆里广场舞是后进的舶来品。

七五之后就都没了,可以用来跳舞的广场上会摆许多花池,意思是别在这跳。但人总是要出去的,就在健身器材区的小空地上跳,在花园里的空档处跳。后来器材区和花园都装了铁门铁栏杆,但也不碍事,因为人还可以进去。

上大学之后很少去关注这些了,放假回家了也不怎么去公园,都是和同学去泡网吧,疫情之后能看见的就更少了。但今年来上学之前看到有一小群人在花园里的几棵树下面跳舞,还有人撑着自拍杆在快手上做直播,背后的围栏上靠着拆下来或是等着安上去的民族团结广告版。那个时刻是很感动的,因为感觉每个人都很真诚。

就,怎么说呢,心情还挺复杂的吧,我已经分不清同学发的视频里是否是一种政治表演,也无法判断这种表演当中的每个人有着何种程度的真诚。有很多东西都是给这种怀疑摧毁的。
(转出禁止)

现在的状态:
想聊会天但明天要早起但还是不想睡觉但真的要起很早​:0120:​

世界晚安

@notalive_zomia 我日我就一个小透明大家别这样,虽然家在新疆,但在外地念书,在真正值得关心的问题上我的视角不会比任何一个从未来过新疆的人更不猎奇,我只是讲了我看到的和知道的,甚至没有能力验证其中的真实性。这样搞我就很慌兄弟们​:0170:

Show thread

接下来是坦白时间(禁止转出)
在台湾的时候我曾经在课堂上做了一场关于新疆的生活报告,没有理论体系,没有宏大议题,就讲自己作为一个新疆汉人感受到的生活。我讲了戈壁滩的荒凉是生命的底色,街上的环卫工人都是维吾尔族中年妇女,家里买大肉的时候会用黑色塑料袋包起来,买白砂糖要登记身份证,小时候能看到留着大胡子的维吾尔族男性长大了看不到了,清真寺门口新挂了爱党爱人民的牌子,圆顶尖上的星星月亮被换成了国旗,每家每户都要贴对联过春节,维族同学和汉族同学谈恋爱像地下党接头。

台下有同学问改造营的事,我讲了我听说的:监狱式的生活,每天要学习汉语和党文化,但我讲的远不如他们描述的那样恐怖。当我还讲到有些人因为在里面管吃管住,工作还有工资拿,
“可能有些人也不是完全拒绝这样的生活。”
我会永远记得我自己说过的这句话,以提醒自己可以多么残忍和多么无知,后来我才明白这样的说法和质问犹太人为什么不反抗不逃跑一样可笑。这是没有办法原谅的自大。

我校教授的平均阅读水平:
《三体》你们看过没?

Zomia boosted

我下铺的维吾尔同学天天晚上打吃鸡打到早上五六点,我制止的时候反而会把声音调大。我气的捶我的床,他就踢我的床。我受不了说要不外宿要不换寝,校方拒绝,说我破坏民族团结。

之后几年我听到那种啪啪啪的枪声都会很烦躁

Show thread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