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福特号是核动力,发电效能极高,用电磁弹射系统都花了很长时间去debug,到今年才初步解决稳定性问题,达到战斗部署的要求。
辽宁舰和山东舰都是滑跃起飞,蒸汽弹射跳过,福建舰直接上电磁弹射,说起来牛逼,做起来就难讲了。
再说了,福建舰大概率还是要烧锅炉来发动航母,还要供电给指挥系统、雷达系统、电磁弹射系统,想想都酸爽。

辽宁舰的山寨兄弟山东舰,造好之后就没怎么出海训练,舰载机也没有满编。
去年还被卫星拍到甲板烧蚀的惨样,中方当然怒斥谣言。口嗨之后,山东舰倒是灰溜溜北上返回大连造船厂趴窝,又被拍到船上甲板油漆全部铲除。

山寨40年前的航母还这个德性,你觉得超英赶美直接上电磁弹射系统的003能好得到哪里去?

傻逼表哥,花钱买了翟东升这个大傻逼的课,听完之后就坐而论道了。
隔几天就把卢布兑美元的汇率图发出来,也不说啥,当然我知道他的潜台词,打仗兴邦呗。
且不说这个拿汇率作为衡量指标的行为有多傻逼,就是“汇率操纵”这玩意他也不明白。
如果不能自由兑换,官方汇率就没有任何意义。

勇士总冠军!

竞技运动最热血最感人的传奇。

李欧米 boosted

重磅更新!

我们增加了下列五个国家政府认证的移民顾问查询网址,再也不会被黑移民中介骗了!

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英国,美国

github.com/acacess/awesome-imm

更多技术移民分享:exodus.acacess.com

#长毛象跑路大会

主观上,我也希望这是一个路见不平众人出手相助,事后不会被打击报复的热心社会。但现实并非如此,往往不会有“众人”,你出头,那就仅仅你一个。进了局子,往往你也要承担“斗殴”的刑责,起码赔钱是跑不掉的。

记住,这是一个不支持正当防卫,动不动就“防卫过当”的坏逼地方,更别提见义勇为了。

库里投进最后一个三分的时候,忍不住大吼一声好。结果声带受损了,现在说话有点儿疼 >_<

李欧米 boosted

我友小赌今日写了一篇“白交的学费”,中国企业走出去在非洲撞的墙。我去年在微博也写了一篇,从我十多年前的个人经历而来的。中国甚至都不需要交学费,外面送上门来的买家,手把手教中国企业如何做到保障劳工权益、环境保护等等、教中国工人什么是正当权益。当时有人给我留言说你是做工会的吗,我说我是保障劳方权益的资方的资方。可是送上门来又如何,央视一样当邪恶的外国势力来骂,在其眼中的确是邪恶的,都教会了不就觉醒了反抗了有中国特色的经济体制还怎么赚取人口红利呢。文中谈及工资工时时我语焉不详,微博那种环境下没法说,在此文中我加了这部分当时微博没有的。我写这篇文的目的就是,中国的劳动者是与其他国家劳动者一样都应该享受平等待遇的,也是有可能享受平等待遇的,而平等待遇并不只是我们这些中产阶层多付小费多点赞多发几篇博文表示的同情心,它是应有的劳动保护、无强制无束缚无抵押证件押金的合同用工、到位的社会保险养老金、遵循劳动法规定的加班与工时、不许公开批评羞辱而做有尊严的人。(文章很长) 

犹豫颇久,趁着还有分享的欲望和精力写一点过去的经历。几次分享有关可持续话题的时候会读到一些留言,在对待人,特别是社会阶层中处在低层的工人或者外来务工者,谈及应享的权益,是不是就在“点外卖给好评”这种层面就足够了,又或者现代化与文明就真的和他们还隔得很远,要在不知道何时才会来临的某天才配谈起。也更加不是仰望月亮圆的地方才能看到。我是十多年前就在这个地方经历的,因而也可以说这个地方并不是没有实现的条件与可能。

我入职那会儿本是抱着个人职业发展规划中将供应链各个环节都做熟而成为一个所谓的“通才”的目的的,就应聘了这个用行业通俗名称姑且叫做采购的职位。后来才知道入职前后正是公司通行的“采购的社会责任”在本地严格推行的时候。这一套责任准则里有有关人的部分和有关环境的部分。只说有关人的部分,简单说就是保障供应链的参与者,说白了就是制造环节工人的权益。我赶上那会儿理念是采购有与加工厂谈判和决定业务的权力,与工厂谈判并推行实现这些社会责任也就更有话语权。因而在入职的头两年,与我想象中的坐在谈判桌两头拿捏各种宏观、微观经济要素以及熟稔在心的国际贸易实务,与对方你来我往,最终握手签约的境况很不相同,并非没有这些场景,也是要站在生产线边上算产出算瓶颈算成本利润的,但日常,我成了一个车间现场审核员和工人大会宣讲员。

那几年的经历对我现在都有很深的影响。我住酒店进大楼会习惯先找消防图看逃生通道和出口,读到有关操作危险化学品事故的新闻,会评估缺MSDS、缺防护用品、缺喷淋装置、甚至脑补也肯定缺保管存放领出以及废弃物处理的程序。消防设施通道演习、劳动保护都是当时每次必查项目,自己要熟悉到条件反射就更容易发现问题。

推行的过程刚开始很不顺利,如同其他一切新生事物的改变过程。有的是工人的习惯与意识,有的是工厂主的消极抵抗。有关习惯的算是容易的,比如劳动防护,哪个环节必须戴防尘口罩,哪个必须戴防毒面具和手套,刚开始是我去的时候他们才把戴在嘴上的拉到鼻子上,或者工具柜里一通翻找,夏天会抱怨太热出汗捂得难受。职业病讲解并非不明白,侥幸心理常常占上风。慢慢地后来就看到用得到位且不是应对检查临时表演,记得后来去长三角的工厂喷粉线工人戴防尘口罩的姿态很清楚这已经成为他们的日常习惯。

工厂主的消极因素算是比较难的。比如社会责任准则里不允许公开批评(处罚榜)或者对工人实施罚款,也不许扣押证件或押金这种所谓束缚用工。管理人员就抱怨,无非就是不用惩罚手段这些工人就不听管。我也很坚决,管理水平到了位不需要借助这些负面措施才能管好人。一开始我去工厂他们会事先做准备比如把一些惩罚榜之类的藏起来,玩斗智游戏,只要做了就会有蛛丝马迹被发现,只要发现就列入整改项。也是个时间问题,习惯养成以及觅得其他管理方式的过程。

有关钱的是最难的。上述其实都有关钱都要投入,但与钱直接相关的是最难的。比如我们要求必须要保证最低有三保一险—养老医疗工伤,工人不愿意工资单上有扣钱,工厂主拿一大摞没人要的养老金证扔在我面前的桌上,那几年也是所谓“民工荒”的时候,大批外来务工者去南方,北方招工更困难。有的工人就只想做一年挣钱回家,什么退休,什么发生事故,都觉得是跟自己无关的事。工厂主也更乐得利用这些夹带私货,保障福利工厂企业还是拿大头。我站在台上给大群人讲保险的好处,也分组给小群人各个击破。这个不像其他的容易抵达,但至少当时工伤险的普及还是挺深入人心的。而且这些都必须且没得商量,工厂主再抱怨也要做。也就算磕磕绊绊实现了。

最难的是工资工时。其因素更复杂。有法律制定的落地可行性因素。有其他甲方的推行力度。有工人自己的意愿。也有工厂主成本与利润的驱动。中国是我们唯一没有实现这项完全达标的国家,其他国家包括印度东南亚都达标了、原因就是中国最新版的劳动法规定每周工作四十个小时在这个国家是形同虚设的,而我们对于工资工时的规定是必须遵守当地法律,想想看,一个没有人遵守的法律,一个政府都不执行的法律,单枪匹马如何实现?比如所有的工厂不止给我们一家生产,我们的要求他们做不到,其他买家就不同意,因为成本会增加,工厂无法同一批工人生产我们的产品执行劳动法,生产别家产品时再回到老样子。一开始逼得紧,工厂就造假、也就是工时的真实性。一开始有的工厂也是抱着把这个当成与上级来检查一样做出来就行的想法,提供的工时记录就会掺假做出来,那时候去验厂这部分真是斗智游戏中之最,常常坐那一天对工时打卡表找破绽,后来有专门团队做审核工作了,都是高水平善揪出尾巴的能人们,一般段位的“做出来”的记录根本蒙混不了。我们后来是把每周四十个小时上调最终做到了所谓部分达标,就这样还是淘汰了一批上调也不肯做到的中国工厂,而其他地区的也认为给中国做例外处理但他们都要完全达标有失公平。

如此力度在某地推行算起来也有二十年了,不知道具体有多少工人从中受益,至少我自己短暂时期内接触的应该有千人。而这千人中就算只有百分之十真正明白了这些规则对于他们本身究竟意味着什么,因而也能够成为影响者或推动者——即便影响的范围也可能就是他们的老乡亲戚家人,也是能往三位数上走的数字,更何况做此类事情的也不止我们这一个甲方,当然更不止只有甲方还有其他群体,这一估算还是很让人欣慰的,这些年不是无谓的投入做这个事情。

不必对我这种个人点赞,我们依托的是一个品牌实体做的是工作要求的内容,也不必对这个或者其他品牌实体点赞,溯源往上都是很多有非凡勇气的人推动出来的。写出来的原因就是想说,这个社会不是只有内卷和996或者不加遮掩的剥削,是有其他比较而言更好的可能形式的,希望由此也把我们对资本和权力的要求提得更高一些。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