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读到巴金的《怀念萧珊》,写妻子挨北京来的红卫兵的铜头皮带、被学生揪出来陪斗、罹患癌症无法得到及时的救治、在对丈夫和子女的无限担忧中逝世。
最后一段他写,我绝不悲观。我要争取多活。我要为我们社会主义祖国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息。在我丧失工作能力的时候,我希望病榻上有萧珊翻译的那几本小说。等到我永远闭上眼睛,就让我的骨灰同她的掺和在一起。

唉,“我要为我们社会主义祖国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息…”,我感到说不出话的难过。

本同人女背单词:
相容れない あいいれない 连词 势不两立
相方 あいかた 名词 伙伴,搭档
我:喔喔喔喔喔喔相容れない相方 :0130:
一周后:相容れない相方 :0130:
一月后:相容れない相方 :0130:

和背英语单词永远abandon也没啥区别捏 除了多了一些鸡叫 :0190:

单位改建,中心小花园和旁边的停车位统统膏药一样敷上一层草皮,移栽上瘦弱的树苗,车和人可以通过的道路骤然狭窄许多,不出三日就发生了数起汽车追尾事故。

草和树看上去都不在乎,我也不在乎。在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我克制了自己想脱去鞋袜赤着脚长驱直入的冲动中“脱去鞋袜赤着脚”的这一部分。

草坪质感松软,偶尔掺杂一两块石块硌脚,倒也无伤大雅,我觉得这是一块营养丰富的土地,毕竟我第一次在单位看到半个手臂大的乌鸫和四分之一个手臂大的白头鹎油光发亮,见人也不躲。可能我即将成为他们的下一份口粮。

总的来说,这是一次粗制滥造的绿化。垃圾桶、摄像头、公园长椅、停车立牌…原有物件并没有被拆除,遗落在草丛各处,我穿行其中,好像路过一个古老的墓地,耳边是盛大的蝉鸣,脚下探出蟋蟀的触角。

我以为我会在学习了一些浅显易懂的心理学入门小知识后:认识、理解自己,找到自己的长处同时接纳自己的不足,作为一个平庸的个体在活着的过程中获得良好的生命体验。
实际上我在搞的:代餐

:111263: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咂嘴)

护士:这床是你管的吗?
我:嗯嗯,他怎么了吗?
护:我跟你讲哦他这个人鸡毛蒜皮的事都要乱扯一通,住进来以后手脚没停过,还一直说自己虾线过敏所以不能打针…已经折腾一下午了😭 我觉得他肯定有多动症啦。

我(真正确诊多动症、随身携带专注达、万不得已情况下会在众目睽睽下用掌心盖住药瓶标签拧开瓶盖磕药的人):………………………………… :0190:
我:啊,啊,好的,好的 :0190: 没关系的啊先别理他了,我这就去看一下

友:我们急诊科终于招到个新鲜小朋友…
我:哇那真是太好…
友:与此同时有三个人辞职了
我:…
我:ご冥福をお祈りします。

师姐:完了,怎么又要电话回访,社恐瑟瑟发抖
我:能打字绝不语音的人很能理解

我:就比如我们现在就在相邻的工位隔了不到10cm明明伸个脖子就能讲话的事…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使用社交软件网上聊天

nsfw,但又好像完全没有nsfw 

寝室没其他人,我因为鼻炎狂擤鼻涕
又因为工作压力狂哭不止
然后还人菜瘾大非要狂玩生化危机
三小时后一整袋四百抽纸巾堆成一座白色纸团小山丘

我:哇…这个好像…我偷偷摸摸打炮且打了整整三个小时耶 :0080:

友:狒狒出了兔男欸好可爱想洗
我:所以这玩意有两个耳朵还是四个耳朵
我:白色的可能会比较好找血管

我不会聊天,我被朋友(玩闹意味)打了,我活该,且死不悔改 :0090:

复诊
医生:你觉得目前你的注意缺陷有所改善吗?
我:可能有…?

我:我不确定啦…就在昨天我刚刚把我的本科学位证给丢了哈哈😅
医生:啊?啊?那怎么办啊?
我: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