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规模网络舆论管制又开始了:我的微博首页时间线上,最近三小时的内容之后直接显示22号的内容了。

看到数字,愤怒,看到他们的脸,心都要碎了。你们看看这个抿着嘴的小妹妹。包子该被千刀万剐

2019年12月,当局拒不承认新冠病毒的存在,惩罚披露病毒的医生。因为豆瓣网友发布消息,我才及时买到口罩。很快,口罩断货了,在日本的亲友寄口罩给我。

2020年初,当局终于承认新冠病毒,为时已晚,死了许多人。一些城市封城了,停止对外交通。微博上的蛆头(照当局命令行事的网络打手)对病人和家属实施网络暴力,说他们是骗子。
给我寄口罩的日本亲友,家在武汉,他们无法回国,我帮他们转寄防疫用品到武汉。

2020年上半年,病毒十分凶险。整个学期我都在网络教学,连续九个多月住在几乎无人的校园里。
但广东的日子还算过得去,也没有“封闭校门”一说,出入自由。

2020年3月,一个广西的首饰商在微信告诉我,她们的工厂已复工。4月,街上的商铺陆续开张。

2020年8月,出现“核酸检测”这一新鲜事物,医院的人来学校给教职员做核酸,准备9月学生复学。
此时我短暂地幻想,似乎生活正在恢复正常。

2021年2月(好像是立春后),“健康码” 和 “行程码” 上市。情况急转直下,全国人戴上电子镣铐。

连续不断的大规模核酸检测,把筛检出来的阳性病毒感染者当罪犯对待。核酸检测结果与健康码即时挂钩,感染者半个月内曾经走过的地方、与ta有关系的人、与ta有时空交集的人、这条人链上辐射出去的方圆多少公里的土地——全部封锁。

乃至整个区县,整个百万人口、千万人口的城市,都封锁。封锁区内的人,停工停课,不给他们饭吃,不让他们看病,不准开门做生意,运气好的人偶尔可以买到极度昂贵的食物。
封锁手段严酷的地方,用铁皮墙围堵居民住宅,把居民的家门钉住,连救护车和消防车都无法进入封锁区。人们死于疾病,死于火灾,死于饥饿。只有权贵阶层,才能获得政府统一配给的生活物资。

“防疫人员” 时常三更半夜破门而入,说你与病人有过接触,强行将你拉走,送去卫生恶劣、无衣无食的隔离营。
2022年上半年,上海的父母与婴幼儿分开隔离。许多地区,当你在营里隔离的时候,家中宠物被 “防疫人员” 打死,物品洗劫一空,衣服被褥家具浸泡在消毒液中全部损坏。

从2021年2月电子镣铐出现之后,病毒越来越温和,全省单日8588例感染者中只有347例有症状(2022年11月22日广东卫健委通报数字)。
但封锁越来越残暴。大量的行业灰飞烟灭,大量的人失去希望,失去生计和生命。

【禁止转出长毛象】

“低风险区,居民进出自由”
“被烧死了主要是自己的防范意识不够”
“要重视插线板的问题啊!”

@vina 地质大学的会议概要(别人转给我的,未核实):本次会议概要
目前华北地区疫情整体形势非常严峻
1.本学期所以期末考试确定为线上考试
2.明天起学校停止所有行政办公,所有场馆只开发图书馆,明天起全部关闭。
3.后续可能进行最严格的疫情管控
4、四六级考试下学期会有加考,不让四六级考试成为离校的负担
5、目前疫情的形势与政策,现在为疫情的弱窗口期(2天左右),如有想离校同学能走尽快走,安排好行程
6、两三天以后可能就要开始封宿舍了,未来甚至可能开始开始宿舍楼内供餐不让去食堂
7、假如家乡有疫情确实回不去且没有亲戚可以投奔,安心留在学校
8、下学期开学一切不确定就疫情程度,有可能接下来几个月除了吃饭不能出宿舍楼
9、学校不会赶学生走,可以留在学校。
10、目前弹窗原因无法进京但是廊坊和天津还能走,不排除未来疫情严重其余两地也可能不让走
重复:学校无赶学生走的意思,但是能走建议尽快抓住弱窗口期尽快走

因为政府提供免费核酸的资金已经即将枯竭(撑不了几天了),将无法有效组织全民核酸进而导致社会面疫情无法掌握,有疫情爆发风险

11、如果仍要留在学校的学生请严格遵守学校相关管控规定,做好一直到过年乃至下学期期间宿舍楼封楼的心理准备。
12、请假外出同学外出后需要在兴安苑进行三天健康检测后才能进校
13、学校仍然相对安全,如果没有妥当行程安排的同学,请仍留在学校。
14、学校周边附近已经出现了疫情
15、北京从今日起严格限制入京,入京同学提前给车站沟通好,没有弹窗依旧可以入京,请抓紧进京。
16、不排除学校被征用为隔离点的可能性
17、学校已经在进行规划应急预案以面对燕郊疫情失控的情况
18、宿舍供电依旧按照以往安排

街上人很少,餐馆禁止堂食,临街的店面还开着,在门口放了桌子,外卖一袋一袋地排着。街上行人很少,匆匆奔波的都是送餐员。这两天一直关注本区的官方通告,并没有看到禁止堂食的消息,翻微博,原来是个街道挨个电话通知餐馆的。鬼鬼祟祟的鬼政府破罐子破摔完全不要脸了。书店也关了,门上贴着一张承诺书(图二),对面是书店的一张书籍海报 —《文明的两端》。路过一家店,门口堆了很多纸壳,在做结业前最后甩卖。又在微博上翻到国展方舱的帖子,帝都居民迎来了最恐怖的噩梦。谁都逃不掉

这两天微信朋友圈和微博上北京居民的吐槽明显多了。朋友圈一位朝阳区女性朋友前些天为上班四处去找核酸点,有一天排了半个小时队,来警察了,说排在前面的有确诊,原地等通知,还好最后虚惊一场,队伍特别长,确诊排队,活动范围有限,距离远的人就放了。这朋友家里有母乳喂养的婴儿,前两天接种了麻腮风疫苗,发烧最高时到四十度,但是单元门被封控了,夫妻俩人一夜未眠,还好孩子逐渐退烧,但夫妻俩受到惊吓,每天忧心忡忡,盼着三天后解封,但也不肯定会不会解封,因为现在居委街道不给准话儿了。
目前一个北京熟人小群里大部分家里都封控了,还没有封的也不过抱着另一只靴子马上会落下来的心态,整日惶惶。
感觉之前帝都居民似乎还有一点“首都怎么也不会太差”的笃定,但是前些天北京市物资供应充沛的新闻就给人一种不妙的气息,昨天新国展方舱的图片流出来,居民们那点微弱笃定要崩了:帝都没准儿比魔都还惨呢。
我朋友女儿在英国,之前聊天,她还坚持孩子硕士毕业就回国工作,前天跟我说孩子已经开始准备申请读博了,毕业回不回国看看再说。
截止到年初,我看到粉红蛆爱国贼们被捶还有一点快感,但现在完全没有了:被捶的大蛆越多,说明情况就越糟。相比较预期的黑暗深渊,蛆们的死活算个屁。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