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真想求问有无人搞葱冰,葱捅冰的那种(。)


谢安:让让我呗
郗超:年轻人不讲武德!来,骗!来,偷袭!


摸了第三折的郗谢,我不会画男人可恶!!
经提醒郗超衽画反了我说为啥画的时候如此别扭……但是反正大魔王真真假假无所谓了(?)

#葱冰
一些关于坎特雷拉的瘟鸡发言。
罗泽布鲁和罗泽卢诺这俩模组总给我一种不真实的脆弱感,尤其是罗泽布鲁。按理来说罗泽布鲁应该是最有压迫感的那一个,但是因为黑色的华丽服装和深色的头发眼睛,反而显得肤色特别苍白,就像是一尊冷漠的瓷器。这种样子反而和坎特雷拉的毒联系在了一起,因为服毒所以看上去这样病态。这两个模组放在一起真的像一对瓷娃娃……这种设计在我看来不但没有让这个角色变成1反而显得他没有安全感,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有了坎特雷拉,又毒又脆弱。原本PV(黑白手绘的版本)里,整个故事感觉倒是并没有怎么说将碧安卡推向深渊,反倒是全程在说罗泽布鲁本身是多么的动摇和经历这段不伦之恋的犹疑。到故事最后,反而是碧安卡主动将罗泽布鲁攥在手里,居然是她掌握主动权。
所以啊坎特雷拉这个故事究竟是怎样一种版本还真的不一定。本身PD的编舞里,男女角色的舞姿其实比较模糊,基本上很多动作是一样的。坎特雷拉的舞其实就我来看反而是Kaito的部分更加妩媚一些,有几个步伐简直可以说是神来之笔。两人面对面旋转的时候,那几个跳跃是多么的灵动,脚尖的动作又是多么的可爱?包括最后米库那一跪,其实我觉得是很帅气的一个动作。按理来说我反倒觉得这才应该是男性角色的安排。
而且看肤色我真的是觉得碧安卡和诺特比布鲁和卢诺有人味多了……布鲁和卢诺这俩完全就是冰冷的瓷器,彩云易散琉璃碎,碧安卡就是捧着碎瓷器的人。 ​​​罗泽布鲁以为有碧安卡自己就不会碎,其实碧安卡早就捧着一手心的渣子了。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