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五花 boosted

蔡霞的这期《不明白》听了几分钟就听不下去了。她讲六四的时候从地方党校去中央党校听课,学习怎么对党员解释共产党开枪是正确。语调轻松带着笑,仿佛回忆一件有趣的旧事。

一个在中央党校读了“博士”又研究几十年意识形态,教育了一代又一代党干部的人,一直干到退休都没问题,到因为批评习被开除党籍影响了退休金才觉得有问题的人,智识和人品都。。。一言难尽。什么样的人会去党校,干一些屎上雕花的脏活,还能逻辑自洽相信这一套;或者不信,依然几十年如一日研究屎怎么吃才不臭。

这期的题目叫“我为什么对中共绝望”。很多不是红二代,没吃过红利只当过代价的人早就明白为什么了,不需要等到被开除出“中共”不再是统治阶级的一员之后,才对“他们”绝望。

肉五花 boosted

好久不看乌克兰的新闻了。今天翻了一下,又被震住了。这个战火中的国家是怎么做到的,也太文明进步了。
战争时期本应该是最民族主义情绪高昂,丛林法则盛行,中央集权一言独大的时候,乌克兰却在推同性婚姻合法化。
第一夫人Olena为乌克兰被家暴的女人做了一款手机app,可以在不被家暴犯觉察的情况下一键报警。
我又想起之前布查大屠杀之后,那里的人民请求总统说能不能帮忙照顾流落街头的小动物们,为它们也提供食物。
还有战争刚刚开始的时候,老奶奶给俄罗斯士兵塞向日葵的种子。“等你死了,向日葵会开花。”这是诅咒吗?我更愿意当这是一种祝福。如果那位俄罗斯大兵脑子清醒一些早点放下屠刀的话,再过几年成为欧盟成员国公民也有可能。
怎么会有这么文明的地方。怎么会有这么了不起的人民。怎么会有人可以在战火和侵略和屠杀后还说,战争的胜利不值得庆祝。

荣耀属于乌克兰。

新闻来源:
1. 同性婚姻:washingtonpost.com/world/2022/
2. 反家暴app:
odessa-journal.com/the-ministr

肉五花 boosted

有人看过tash aw这篇A Stranger at the Family Table么,关于移民子女和父辈关系的描述,再加上我对大马南洋的特殊感情,看得很泪目,太感同身受了。

newyorker.com/books/page-turne

豆瓣重新注册了,还是:肉梅花

华亭的处理结果今天公布了,上周定的盘子。高老师能力强,人正气也善良,很飒。在团委工作时候,就很仰慕她。39岁至副区长,刚刚过去工作没半年。说担责也行说背锅也行,怎么说都行。人生有无奈,愿守住出发的心。为官就是担责了。

解封那天随采,一位美少女说:“我的心情啊,心情不太好,当了两个月的大冤种。”然后又正经说了说,“以后上海市民都有了共同的记忆,我们都能辨认出彼此。”

这么荒诞的三个月。
希望所有人能珍惜自己的记忆。

肉五花 boosted

说到糊弄学,有一件不能拿到明面上说的事情,其实之前上海已经有些社区悟到了。那就是:基层政府一方面必须要完成规定动作,另一方面也不一定真想查出来阳性,毕竟除去少数发国难财的之外,这是个双输的结果。所以乖觉点的,自测阳性之后就不参加核酸了,过几天转了阴再去测,皆大欢喜。现在的问题是,这个方案毕竟只适合已经被封闭的小区。因此当务之急,是找到一个普适性的糊弄方案,全国人民都能用,上头也交待得过去,所有人都能从胜利走向胜利。毕竟爹的面子不能驳,奥米克戎也不会理你,只能咱们老百姓自己想办法了。

肉五花 boosted

刚看到一个上海博主说,打12345、居委会、街道电话要求出门,都不让。然后发现,出门的正确办法就是:直接走出去。这就是典型的糊弄学了——懂事的人会知道,让人家批准,就相当于要人家给你担责,人家凭什么?你自己走出去,万一出了事拘的是你,人家顶多是工作疏忽。可是,到底是能出门还是不能出门呢?这不重要。你要是想出门你就糊弄,你要是不糊弄你就出不去这门。你看,这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活动空间,就是糊弄出来的,不糊弄就没有。你硬逼着他们把话讲清楚,就是大家都不好过。糊弄,才是幸福生活唯一的通路。

各区都在藏数据其实,希望放开后藏得更好一些!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