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一件小事:
J是我十多年朋友了。我采访了他,沟通好了,全化名处理,所有的相关信息都是瞎写,男写女,二十写三十。

他看到稿子,尽管无事发生,但他很激动。因为之前因为他们医院在查谁泄露了邬主任的病历,他有些神经紧张。一个接一个电话微信逼着我找平台改稿删稿,看到被自媒体搬运走了,就逼我一定去解决,尽快解决。前天晚上我和编辑到处问,到底谁认识狗逼网易号,谁能帮忙找人删一下网易号的违规搬运。

J激动起来,质问平台的编辑们是不是有境外势力。我震惊得愤怒。知名高中+复旦八年+牛逼医院,就带来这个么?一言不合就扣帽子?一言不合就谈成分?

J质疑我。说你就是扭曲受访者意思。我说你不要再challenge我职业道德。我写出来的,我都能prove。是不是事实你心里不清楚么?

他本就觉得所有媒体都是傻逼,只有我不是,因为我是他朋友。现在我也是傻逼。他说你们写这个有什么用?大众知道医疗资源调配不公平有什么用?你写这个有什么意义?

我没搭理。就当PTSD。

去他妈的!

J在两周前问我,为什么健康云的结果要造假,我早就说了,和你们拒绝采访的逻辑是一样的。他们不觉得大众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正在发生什么。因为大众知不知道,他们都会用最快最专业的方式去解决,大众知不知道,不影响这件事的处理进展,知道了反而产生不可控因素。

上个月,我一个发小,机长,突然打电话给我,教育我一个小时,说你们媒体写空难有什么意义。我们航空业的发展从来不是靠媒体,不是靠大众,不是靠你们怎么想。

这就跟现在鼓励媒体写内参一样。公众的知情权从来是不被鼓励存在的。

写内参是你这行的本职么?你的职责不是为不能发声者发声么?你的职责不是为历史留底稿么?你的职责不是给大众以信息么?

我纳税了,市民们都纳税了。进方舱的是普通人,坐飞机的是普通人,被抓走的是普通人,普通人为什么不该知道这些?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在中国做严肃新闻,整个就是在做慈善。2022年4月,财新就是最大的慈善机构,丁香园、中青报、极昼就是三个大慈善家。咱就说,这波媒体报道里,不是口述体的有几个?你能说他们不配看严肃报道吗?他们在过去十几年里,看到过几次严肃报道?

2022年4月,我豆瓣号也没了。我是挺后悔的。小号说一篇文章好看,结果被举报,连坐了大号。不值当。

@porkbelly 他们视人民为猪,喂什么吃什么就好,怎么可以让大家知道身在烂泥塘。

@badaojue @porkbelly 逾越了,猪不用玩命工作上税自费吃饭买房看病育儿养老

@Divinercecilia 因为有同行已经失去自由了。只能说在这个地方说实话,有时候是以整个人生为代价的。

@porkbelly 我也是从这次疫情开始付费财新,当时他们那个财新视听频道我觉得搞得很好,因为很多特稿我以前都不是很了解,听过之后才理解这件事原来是这样。没想到很快这些音频节目都没了,至今也未重新上架。挺难受的,难道我不配知晓我同胞的苦难一定要去颂扬伟大的祖国吗

@porkbelly 陈云当年都说了,新闻自由绝对不可以搞。在国统区就利用对方的新闻自由散播舆论,在解放区就搞brain wash,今天也一样,墙内外两副面孔:0060:

@porkbelly 吃了优质饲料的猪还要看不起吃糟糠的猪,我的猪食是我的大秘密。医疗界怕病人知道为什么下半年开不到药吗?怕病人知道为什么开那些不良反应不明的中成药吗?什么叫药一进医保就开不到?怕病人知道为什么每年医学院扩招,医生还是永远不够吗?

@Renatus @porkbelly “为什么每年医学院扩招,医生还是永远不够” 为啥((

@Soxxxe @porkbelly 三级医院评选需要考察博士率,即一所医院含博士职工比例,因此需要扩大博士招募或减小本科硕士招募的比例。那么哪来那么多博士呢?在基础研究的培养体系下博士临床水平参差不齐。那么这么多本硕的医生可以去哪里呢?另外医院亲赖文章博士远大于临床人才已经不是几年了。临床工作(暨病人的利益)是极其次要的,科研成果是绝对主导的第一位。

@Renatus 哦哦 原来是这样 谢谢你的消息 这个倒是真的不太清楚 我了解的普通地级市的医院还是得把效益放到前面 有盈利的需求和压力 像企业多于像大学 你说的这个更像那种能治大病的医院(?

@porkbelly 人民不需要自由,当然也就不需要言论自由,最后沉默的自由一样会消失

@porkbelly 所以我的一個好友都離開深度調查記者行列多年,即使他的文章曾得到華郵轉載,即使獲得過前輩和業界鼓勵肯定,他也選擇了離開。他曾坦言確實是感受到越來越重的無力感。

@porkbelly 今年订了三联,肉眼可见地越来越“规矩”,有些文章里的试探和小心翼翼简直扑面而来,在简中没法做调查严肃新闻。

@porkbelly 衷心希望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丑恶和美丽都能自由地暴露在阳光下。
能坚持说实话,报道实事,这已经很棒了。

@porkbelly 之前也是试图和朋友争辩,他说讨论这些没有意义而且别人不一定会感谢你。想起前些天微博上看到一个求助看病的人,在病人被安置好后发博骂那些为他说话的人是50w境外势力…有种很无力的感觉,这个国家真的不会再好了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