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猫失去了八条命,我的置顶也已使用了四个了。我想我们都可以消除、重构。

Pinned post

实在是喜欢这幅画 m.weibo.cn/5253486022/46288506

有一种荒诞荒谬荒凉荒唐之感。

四百年前侯方域在写李姬传时,是否想及这两人的故事会被写成一出戏,「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而在南明灭后,清廷覆灭,这出戏依然在唱,总会有双悲戚望眼目睹「我们」呼喊着「你们」的名字,「你们」承揽下「我们」的身世,一遍遍排演这场戏。

人生如梦。人可知其自诞下始便是不自由了,便无时不困在天地的斗室之中,人进了人生的剧场便告退不得,至死方休了。人可以抵达指头的薄茧,沉湎一件憾事,撞到童年量身高的墙上一道线,可是人可以知道自己某天便全盘变作他人了吗?人在庄周梦蝶时,可知这也是作茧自缚吗?

提着线操纵傀儡的骷髅因何垂泪?
人是戏中的角色还是幕后的枯首?
人在梦中流下的泪可是清白之泪?
「恨台上卿卿 或台下我我」
「人在少年 梦中不觉 醒后要归去」

Pinned post

需要多少个白昼的躬逢胜饯才能怀胎一场好梦? ​​​

Pinned post

为这样的天气,我心甘情愿地切掉一根小指,遗留在外意欲染指天色。 ​​​

Pinned post

是否可能存在真正意义的男性女权博主——看到这样的话题,提供一些浅薄之见:

其一,人所能取得的同理心是极为有限的,一个自小由男权社会浇灌成长的男性,他后天习得的共感将始终无法企及女性接收的源源不绝的凝视。与此同时,要求一个特权阶层的人,真正主动扬弃其拥有的特权,这是道德试炼——据我的了解,人类的道德并不可靠。这里也有时代的局限,若房中巨象存在已久,异常被合理化,隐匿在某个村落的古老传说里,人们逐渐分不清,究竟是天赋人权还是别的什么权了。[1]

其二,如一中所述,人类的道德并不可靠。人类行为应当经过规训,法律尤为可靠。某地治安乱,我们着眼的不应当是考察这里的人是否格外坏,我们首先应当观察这里是否建立了适当的法律并得到有效的执行。我以为,以最低人性评估所有人类,再以我们所期望的行为制定法律约束所有人类,比较妥当——法律是对人类道德的最低要求。「男性是潜在的强奸犯」这一说法类同「人类是潜在的杀人犯」,没有看到真正的症结。[2]

其三,不以言举人。我一度以为「不以人废言」较「不以言举人」现实意义更大,也更难做到。最近发觉到一些后者的意义。当我们讨论一个喜欢的博主时,我们在讨论什么?当我们讨论「房子塌了」,当我们讨论「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的复读机式的评论时,我们在讨论什么?这世上没有完美无瑕的人格,人品也完全无法与才华挂钩——毋宁说,一个有才华的人能够制造的伤害规模会更大。当一个男性博主表达出一些平权的观点,这只能说明他较其他一些男性进行了一些反省式的思考而已,这就是他全部的价值了。「房子塌了」,是对他人的不合理的期待造成的;我们完全可以造自己的房子,而不必活在某种房子未塌的侥幸里。[3]

[1]这或许可以解释一些看似矛盾的问题:为什么荡妇羞耻似乎来自女性更多?为什么有人以其家中母亲比父亲地位更高来论证平权已经实现?

[2]人类的道德不可靠,人性经不住检验——这似乎有一些悲观。我觉得不是的。如果你赞成人性生来低劣,那任何人类,你,我,在每一次善小与恶小的有关日常的选择中,从善而为,都是人性的闪光,都是人类文明的一次个体级别的推进。

[3]此处有感于最近「房子塌了」「人设崩了」的种种呼声,网路上所能观察到的某博主、某偶像的身影是极为单薄的,由此得出的情感是极为片面的。从颜值反复向人品推进,可能是出于对人性美好的愿望,但更多是对那种喜爱的情感的不自信,由此生出的绑定了自我的一场豪赌。

——
因上述微薄意见关乎性别,也提供多余的一些本人的信息,供偶然过目者参考:

男性;对人类厌恶如同喜爱一般多。

突然想起还没买 IKEA 鲨鱼,下载 App 发现线上售罄,本地门店没有库存,点开评论看到大家买回去的鲨鲨都~多才多艺~

干裂唇角上的一滴辣椒,抿了抿——一种唇角腌制手法,人尽可尝。

大屏(6.7 吋)手机使用两周体验 

13 Pro Max 相比之前所用 12 Pro 重量增加约 50 克,厚度亦有增加,但握持并没有更不便(因 12 Pro 已经够重,单手握持时对小指压力已足够大,已不便单手操作下拉或返回)。

我之前希望减少手机的使用,在 iPad Pro 上进行更多的读写,我认为手机上的执行效率很低。但过去一年,我在手机上仍产生了许多的阅读搜寻时间,一个大一点的屏幕确实提高了阅览效率(部分 App 的广告关闭位置则更容易点击到了)。至于 ProMotion 自适应刷新率,肉眼感知明显。

另一个直观的优点是续航时间显著增加。电池饱和状态下出门一天基本不必担心电量耗竭了。

想到个人及人类简短的电子阅读史,迄今为止大部分的电子文本阅读发生在非视网膜分辨率的恒温的尺寸不合的阴极射线管或是液晶显示屏上(中学时的同桌甚至借我的 PSP 联网一页页缓慢阅读网路小说),文本阅读的魅力不限于载体。

1% 掉落率的卡池,一个已经抽了九十次,一个已经抽了九十四次,始终没有掉落,意识到发生这一百件独立事件,每一次掉落的可能性约为零,我普通地没有获取幸运。

犹豫要不要吃药,不吃担心睡不着,吃了担心明早醒不了。还是吃了。忽然凄厉楼下一声猫叫。

我想我应该如何做一个雕刻者,同时成为那座雕像。

时间过得很快 夜幕就要降临 我想我必须要离开。

人生总结起来就是放弃,放弃一切。

重看小魔女学园第 10 话,发现 B 站字幕把中了一见钟情蜂的黛安娜对亚克的表白翻译成了朋友,还删去了一小截。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