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个人的平权观念,置顶用。

声明:
1. 本文目的是系统性梳理和阐述本人的平权观念,为今后与其他人讨论相关话题建立基准;
2. 文中观点可能随着本人认知的变化而调整;
3. 本文的作用是立论而非探讨,因此无论阅读者认可/不认可均不接受辩驳。

以下主要从社会与组织层面、个体层面、对平权运动的看法三个方面进行梳理和阐述。

社会与组织层面:

在一般事务和行为中,凡涉及到面向个体的对比/评价/考核/其他对待时,都应当采取一致性标准,不应当因为个体的性别/性向/肤色/种族/地域等先天特征及身材/收入/文化程度等后天特征而区别对待。任何针对上述先天/后天特征的区别对待,无论是「迎合」特定群体还是「歧视」特定群体,都应当被视为歧视行为。
(特殊情况:因事务的特殊性进行区别对待不应当被视为歧视。
例 1:职业的足球/篮球运动中根据运动员性别进行赛制区分。
例 2:根据医学数据分析,白种人更易罹患皮肤癌;非裔更容易罹患镰刀型红血球疾病。
例 3:某蹦极项目禁止体重 50 公斤以下、100 公斤以上、未成年人、高血压患者参与。
例 4:银行通过资产/信用评估,为能够提供有价抵押物的个人提供贷款服务。)

个体层面:

任何群体(主要指当前议题下弱势群体之外的其他群体)中的个体都有权利、更应当有主观意愿向弱势群体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并支持弱势群体的平权活动。(但这种帮助和支持不应当被视为一种义务,更不应当被公权力以立法形式变更为强制责任。)

任何群体(主要指当前议题下的弱势群体)中的个体,在选择充分的条件下,有权利做任何合法选择,该选择应当免于被包括该个体所归属的弱势群体在内的所有人指责;

在选择不充分的条件下,只要个体做出的选择是合法且主观上有利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那么同样应当免于指责;
【群体应当通过平权运动改善个体的选择条件,使其尽可能达到充分选择。】

关于平权运动:

(当前议题下)享有特权的群体中的个体很难从身体直接体验上感受并理解弱势群体中的个体遭遇到的各种困境,因此,所有涉及平权的议题都应当由弱势群体或其典型代表发起。

平权议题的发起者应当有自觉性,即不要诉诸「虚假原因」或「不相干结论」而对平权议题不合理扩大化。(议题的不合理扩大化更容易遭受攻击,也更容易模糊目标,不利于达成共识和推进现实平权发展;同时「发起平权议题的权力」也是一项真实的政治权力,任何政治权力都有不受束缚地扩张的欲望,因此值得包括弱势群体中个体在内的所有人警惕。)

平权运动的核心诉求应当是为(当前议题下)弱势群体中的个体扩张权利,使其享有与原特权群体同等的权利;平权运动的诉求不应当是通过诉诸公权力,要求对(当前议题下)弱势群体以外的个体的合法权利进行限制;
【任何主张公权力扩张、压缩/限制个体权利的人,都无法保障自己免于公权力扩张的反噬。】

通过对历史事件的学习,我能够接受左翼平权运动中出现对特权的「矫枉过正」式的攻击行为,并且认可以下逻辑:「只有激烈的、矫枉过正的行为才能刺激到原本享受特权的群体,使其逐渐理解并接受平权的理念」;

但基于古典自由主义的个人立场,我会强烈关注左翼平权运动中「矫枉过正」式的攻击行为是否针对性地伤害到包括弱势群体在内的所有群体中的个体的基本权利(生命权/财产权/健康权/言论自由权/受教育权/就业权/生育权/免于恐惧的权利/等等),以期避免任何群体中的个体遭受因性别/性向/肤色/种族/地域等先天特征及身材/收入/文化程度等后天特征产生的原罪论指控。

想起经典美剧《Friends》,我对很多事情的第一印象都是从这部剧中来的。比如同性恋其实也是普通人;又比如代孕并不只是个女权问题和立场问题。
人家将近30年前就能在公共电视网上正常播放此类剧情了,反观免贵国呢,即使放到现在,文艺作品中隐约表现类似剧情会被举报,现实社会中出现类似场景也只有站队和撕逼。

微博上和朋友圈里又到了一年一度晒各种App 的年终分析总结截图的时候了。

但是为什么非要让几个App 的数据分析来定义你的一年呢,自身的体验和感受不是应该更重要么?

难道说除了手机里的这些App ,你没有别的生活了么?反正我是没有​:0171:

在健身房做有氧时脑子放空,容易胡思乱想,今天晚上就想到件事。

电影《疯狂动物城》里有一个设定,叫“啮齿动物区”,主要是小老鼠的活动区域。按照现实投射的话,有点类似于种族隔离制度中的“隔离但平等”,但仍然算是种族隔离的产物吧。

然而在政治正确风气横行的好莱坞,这样的设定居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一部标榜“不同物种(种族)大团结”的电影中。

刚才以我有限的英文水平进行了一些搜索,这个设定似乎也没有引起美国主流左翼的异议?真是不可思议。

发现没有,微博上被骂「平台垄断」的企业、被骂「资本家」的人,几乎全部是从事To C行业,专注于提升普通人日常生活品质和便利性业务的。普通人在这些所谓的「垄断企业」面前都有议价权,或至少拥有用脚投票、选择替代性产品/服务的权利。
而真正掌握着「国家经济命脉」,处于垄断地位,只有特许经营权,普通人既没有议价能力也没有替代品可选择的行业,却没听见一点批判声。
毫无意外的,后者全部是国有企业。

同样是为女性发声的艺术类作品,民间自主创作的《天朝渣男图鉴》在24小时内就迅速被国内平台全网封杀,《小娟(化名)》却由于是明星(谭维维)+资本(腾讯TME)合作受到媒体和大V们追捧。
这二者对比起来,是不是很像马尔库塞在《单面人》里所说:
「在这种新的控制模式中,违背或超越主流的另类观念、愿望和目标,只有两种命运:要么被排斥消灭掉;要么就是按照主流世界的原则被转化,转化为现存体制能接受的方式继续存活。」

学习和阅读中国近代史的内容时,可能会对一个重要变量存在误判,即帝国主义列强面对中国的意图和行动方式是始终不变的。

事实上当时在欧洲,自1848年革命之后,各国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势力都在逐步走向前台,原本由国王或贵族统制的帝国都在转型成现代民族国家。
那么欧陆国家这种政治制度的变化、乃至政府/内阁的更迭,会如何影响这些国家的对华政策?能够始终保持一致么?

又比如民国初年北洋政府时期,要求袁世凯签署臭名昭著的「二十一条」的是大隈内阁,后来被推翻,偏左翼的寺内正毅内阁上台。那么寺内在对待中国的立场上与大隈是否保持一致呢?

现在我们都知道,美国是民主党执政还是共和党执政,总统是拜登还是川普,其对华外交政策和使用的手段可能存在巨大差异;又如美国如果发生点什么事(比如911事件),也可能会长期影响其对华外交政策。

把这样看事情的角度套用到对中国近代史的理解中去,会有不一样的发现——至少会意识到:静态化看待列强与中国互动的方式把问题想简单了。

读书偶感:当代中国民众的国家认同可能主要来源于整体经济的发展、人民平均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科技实力/国家治理水平等方面的进步。但并不是全世界所有国家都看重这些的。比如很多欧美国家,民众的国家认同可能主要来源于价值观认同、民族或宗教认同。
而国家认同标准的不同,就会造成双方的很多误解。比如国内很多人对美国大选的误解、西方媒体对新疆一些民族政策的误解等等。

娄烨说,审查制度是由审查者与被审查者共同构成的,某种程度上讲是一种「合作」的结果。

美国大选前,有不少反对川普的人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4年前川普只是以微弱优势赢了几个摇摆州,就能拿下多数选举人票当总统,说明美国选举人团制度有问题,必须改革,不能让个别小州的少数人左右整个总统选举结果;这次拜登同样可能是靠着威斯康星、密歇根、内华达三个摇摆州分别不到1%微弱的优势赢下多数选举人票,不知道那些批判选举人团制度不合理的人们会不会继续坚持自己的观点。

有预感,今年双十一快递爆仓是大概率事件。现在不只是个别城市或个别快递公司的站点出现罢工问题,而是系统性的困境。之前一直被用户抱怨的不再送货上门,可能已经是现有技术水平下快递公司压榨快递员、提升配送效率的最后手段了;而随着低人权优势和廉价劳动力的逐渐消失,未来国内快递物流效率可能会回落到对标欧美的水平(当然考虑到国内交通基建等硬件的具体情况,应该不至于那么差)。以后能否在有限资源投入的前提下进一步提升效率,恐怕只能寄希望于无人配送技术出现大的突破了。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