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射雕英雄传(1) 

(去年有个武汉瘟疫主题的剧叫最美逆行者,因为观念极为落后以及胡编乱造在微博引起公愤,其总编剧郭靖宇当时被很多人拉出来骂,当时我想到他也主导过一版射雕,所以写了以下这些。)

大家都在骂的逆行剧编剧郭靖宇,这两天我隐约觉得耳熟,今天才发现是那个比较新而且反响很好的2017年射雕英雄传电视剧的监制;当时似乎是他在采访中表示不用流量明星,还获得了很多好评。流量这事先不管,现在想来射雕若是真由他拍得好也并不奇怪,以射雕的迂腐性别观和道德观,以及欠揍的人物形象,一个观念特别现代的人反而大概率难以拍好忠实于原著的改编剧。

认识比较久的朋友可能看我嘲射雕有很多次了,不得不多嘲一次先对不住。哪怕金庸的所有作品都可以归类为爽文,也有精巧杰出的爽文和只是看了爽爽的爽文,射雕英雄传应该属于后面一种。现在想来尤为可怕的是,在这一部小说以内(即不考虑续集神雕侠侣),男主角真正闪光的特质:真诚,勤奋,都被塑造为“笨”这个负面人设,而表彰点则落在其可怕的牌坊级忠孝观上。这固然是时代所限,但作者在更开放的时代交出的,探讨更严肃主题的其它武侠作品后来也没有真的比射雕更火,不得不让人怀疑时代到底有没有过变化。

回到射雕英雄传小说本身,除了打戏场面,其他部分真的很难读下去:最碍眼的就是几乎每一个角色都很讨厌。一方面绝大部分冲突都可以拆开包装翻译为“你听我解释!”“我不听!”这种在恋爱小说中出现难免被读者嘲讽的车轱辘——我认为要描写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主角,不必使用这样显得其他人物都很笨的方法,但也可能是作者当时的能力所限,没有办法。另一方面有些主要人物的道德观念和行为模式并不连续,有时候完全是古人,有时候完全是现代人,在没什么规律的人格徐徐跳动之下,营造了一种当时武林的顶级高手每天活在断片中的大规模崩人设惨案,要是把射雕和神雕连起来看,观察两部都登场的人物,这种感觉就更强烈。

同样是主角的奇遇密度偏大,如果为了“过瘾”想看一些经典武侠,我也更倾向于三部曲中最后的倚天,至少倚天的世界里并不只有五十个人类在戏台上你方唱罢我登场。射雕作为儿童和少年人的中文读物确实挺好的,但我真心希望 ta 们不要从这里学怎样谈恋爱。

补充一个序言 

对我来说,搬运微博过来的意义不光是防止自己写下的内容随着炸号流失。

众所周知的是,我们注册一项互联网服务的时候,一般需要同意对方的用户协议,99.99% 的用户根本也不会看这个协议。2017 年的时候,有一位仔细看了新浪用户协议的朋友指出,微博内容的版权属于新浪,而非发布者本人,当时也引起大量转发和不满。我虽然不是什么大 V,也没很多关注者,但绝不愿意有一个出版社来当从天而降的爹,让我给它做内容工人。因此,其后大半年我都没有再上微博——直到 2018 年春季修宪消息传出,才觉得无论如何都必须为此说话;这次说话的结果就是第一回炸号。

时至今日,在新浪被炸号对我来说逐渐成为常事,我也自得其乐。不是要我的版权嘛,行,有本事替我去传播非法内容,推到热搜去,版权就归你。既然不敢传播而炸我的号,那我就拿回我的写的部分,找一个更合适的地方放下。

Show thread

本条搬运是为了特别致敬洛之秋老师 

跟洛之秋唯一一次说话是八年或九年前了,我刚上微博的时候。当时彼说学生学习态度不好,主要的点是来找他拷ppt课件的时间不对,期末才来,给他添麻烦云云。2010年代初互联网虽然不移动但也挺发达了,我当时在国外刚上了一轮学,过的是课件自己下载,作业自己上传的生活,就外宾发问了一下,假如他一开始就发到网上,学生和他不是都省事了?他顿时以教师的姿态开始教导,大意大概是我也是个学习态度不行的人。

当时令人觉得伊不愧一名酸腐老儒,谁知道其实不止如此!我鼻子还是不行

2020 年前四个月的感受,放在今天已经有一些偏差,但还是搬过来当个脚手架备改 

2020.05.01 文化二革命

劳动节的一点想法,不一定对:

最近几天经常能看到警惕文化大革命卷土重来的说法。无意冒犯,但我觉得这其实是比较没意义的话,就像今天还在说警惕病毒变成世界大瘟疫一样——令人想起 IE 浏览器和其他浏览器对比的漫画。

“文化二革命”这个说法我从去年开始用,现在仍然觉得用晚了。虽然斗争语言回到官媒是这两年的事情,但回忆起来正式觉得“此刻之后根本不同”的时间点其实是2016年,也就是前几天提到“人民自己就去找敌人了”的时间点。在此之前,不是没有娱乐圈人士因为过往言论而在大陆遭受事业打击,不过到了《没有别的爱》则是整部电影直接被打击到不存在,对主创人员的敌意从戴立忍扩展到赵薇和同片其他演员,甚至演员们社会关系内的其他明星;而这一切至少看起来是人民在几个大号驱动下自发的行动,不是过去那种自上而下的广电式封杀,我认为那就是文化二革命的标志。这其中有多少是真人,有多少是水军,并不重要,不影响其本质是人民对他人的战争。其后类似的事情也多次在娱乐业和其他行业继续发生,甚至成为一种大家已经习惯的常态。

今年开始发生的变化则由瘟疫而起。二月的时候已经有多次根本属于犯罪的事件在抗疫大旗下就这么发生,并且就这么过去,比如外地归家人员被钉门囚禁,没戴口罩的人在街上挨打,甚至有人在家里吃饭被红袖章冲进家门打。这些事件后续似乎也没什么严重惩罚,道个歉就过去了。这是有了一个绝对正确的名义,就像手持红宝书一样,可以让随便什么人都突然可以对任意一个普通人产生人身威胁。

当然以上这个也可以乐观看待,想象成虽然是部分程度的暴力权下放,但也只是小混混戴上红袖章欺凌弱者。但是到了今天看到那个武汉留学生行李全部消失的时候,事情已经进化到以抗疫的名义无视他人财产权,你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在这里最终是不是烧了还是分了,也不知道在其他地方,是不是还有类似的在抗疫名头下实质上进行偷窃或抢劫的行为,也许其他人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而根本没能把自己的遭遇传播出来。所以我是觉得这个留学生以前说过什么话不太重要,而他现在遇到的问题则是每一个中国人接下来都有可能要面对的;财产损失和前途影响可能最终无处追责,每个相关人员都有自己的借口,借口就是抗疫,以及“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在瘟疫彻底消失之前可能就是这么个情况,批斗和大字报以互联网形式发生,对个人未必造成实质破坏;武斗应该不可能发生,原因很多人也都知道;低于抄家级别的对个人安全和财产的伤害,已经发生并且可能持续。如果不是文化二革命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至少现在也是部分发生了。

而其发生的过程确实可以说比较低烈度,老年人经历过大的那次,可能更是觉得没什么,也因此我才觉得把“大”换成“二”更加合适。烈度没上去要感谢谁,我不知道,可能从学校教育到书籍报纸,电视电影到互联网,至少还是教导了两代左右的部分中国人不以野蛮为荣而以文明为荣吧。

远在懂得生活的真相之前 

2020.12.09

下午看见很多人在看球,蓦然想起中学时代的一些冬日周末中午,自己拎着冰刀跑到学校,上午滑冰,然后去附近的麦当劳一边半懂不懂却又投入地蹭篮球比赛直播看,一边吃着板烧汉堡,全世界都在放 SHE 的新歌。

就这样活在一个很小的世界,关注一点点近在眼前的体育和娱乐和同学们,对什么是幸福或不幸一无所知,对未来只有模糊的概念,好像上了大学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生活,却不知其实在这个社会也有一种可能是既没有自由也没有生活。

时至今日方知少年不识愁滋味到底不识到何种程度,虽然要回档过去倒带重活,我也并不愿意;就像时常怀念故乡风物人情,也不代表真的会再考虑回故乡生活。

粗暴乐评 

2020.12.23

过去一天感觉大家音乐审美也确实很不同,有人喜欢简单生猛基本乐器狂响,有人喜欢复杂编排和杂七杂八的乐器音效都扔进来,有人喜欢背景音乐下的诗朗诵还以为自己是喜欢摇滚。

当代买椟还珠:

买歌听词。

听音乐的时候请勿社交 

2020.12.28

因为众所周知的万能青年旅店新专辑发行,才首次使用网易云音乐,评论区果然名不虚传,无数用户从一首歌里复制一条和歌没啥关系的机灵段子,再贴到另一首没啥关系的歌的评论区里,这么两千条金句永远自产自销下去,实在是毫无意义的事情,也的确让人看了就丧 ​​​​

恶意攻击新浪平台一例 

2020.12.29

那个微博之力的总结页最可笑的还是,每个人的常用词都是“哈哈哈,啊啊啊”,可能新浪也觉得微博用户就这个德行,更可能这只是一个 bug,但实在讽刺,哪怕是一亿只鹦鹉,也不可能每只最常发出的声音都是“哈哈哈,啊啊啊”——而且一亿只鹦鹉里恐怕也不会有任何一只去有关部门举报,由此看来新浪的用户平均起来,还确实不如鹦鹉。

平台确实配不上咱们,不如归去,每天都更能理解一点为什么有些人不回来了。

Show older

雪兰莪省立大型胖子对撞机's choices: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