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土著在社交网络上的出国苦水,不管在小红书还是在哪些别的平台,我总是很难共情。各位在国外受的罪,我们边民乡人在一线城市早就以大得多的力度体验过了。

Show thread

最近偶尔会看看小红书嘛,可能因为地理位置和浏览内容的关系,有时会刷到一些博主宣布要回国/已经回国的心路历程,国外如何如何,经济形势如何如何,疫情如何如何,基本上这种帖子往下一翻评论区,就能看到博主和其它人闲聊的时候透露的内容:“作为北京人/回到广州的父母身边/家在深圳”云云。

@fourthhana @mqkk 是吗?我一直以为很火来着,比如长安十二时辰,至少九州帮就没这么火的

@manaia 宜居的城市是相同的,恶劣的城市各有各的恶劣!

⬇️我就想说其它事情也适用这个道理,比如中国护照

招聘越苛刻,越说明那个活谁都能干。这个看起来反常识,其实混职场久了就很容易理解。

当然有个前提,“谁都能干”不是说大街上随便找个人都能干,而是能进入那个招聘漏斗的人。

谷歌hr部门的人也做过统计,招聘时的打分好坏,和这个人进来以后的表现,连关联性都没有。

苛刻的主要原因是供大于求。只要供给偏大,就一定苛刻。即使是水平要求不高的职位(不具体说了,得罪人),也会苛刻到不讲道理。

真正供给很少的位置,比如你现在去招一个人工智能产品经理,那绝对不苛刻,能遇到一个60分的就谢天谢地了,赶快抓到手里。

只有那些错过了也不要紧,市场上要多少有多少候选人的职位,才会用各种方法“科举考试”。这些选拔吧,谈不上有多科学,有时候是贝叶斯,有时候是是看运气,有时候就是比孔雀尾巴(无用但是通过浪费程度看健康程度)。体系大到一定程度,只好这样了。

多伦多居民在温哥华活动的感受可以说是 

北京人在上海

@okeijohn 啊谢谢!不用白送,不过是哪里!等我回城再找你问

@Salginatobel 哈哈谢谢!但泰拳还是太猛了,我打算先从更初级一点的开始

Show older

雪兰莪省立大型胖子对撞机's choices: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