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不夸张,我以为爱乐之城有今日之地位,是宇宙重启了或者全民没看过一部电影所缔造的结果。

怀疑进了什么臭虫信息茧房,短短几天内分别刷到日本女的中国小姑子送她马面裙和某个我毫不关心之新世代挪威女歌手的中国粉丝送她马面裙。真有你的,我以为这玩意儿让你们这辈子自豪且舒适地抗议一回就拉倒了,没想到这么破圈,失敬。

这种没事儿电钻钻两下的人家到底是干啥的,此案不破我这辈子真是要恼死。

汉族人这无神论也太弹性了,我每次社交遇见滔滔不绝说自己无神论的一讲会看手相他信仰立马涌上来了

想买各种紫色系的,粉紫蓝紫玫红紫正紫的,gotta be fully opaque with only one coat的指甲油,在这里,耗尽我一生,也就能寻摸到那么几个。土鳖地方的高级审美就是寡淡到死。

有情人也是情境中的人,构造了一万个无限包容的温柔陷阱,但凡脱离那个释怀的瞬间,情意便不会有半分绵长——这即是有情的最大表现体量。无情便是连温柔乡都搭不出,无情是没有一丝一毫例外,对照出有情也仅仅是多出一分例外。人总归是,统统的永世绝情体。

因为在罅隙里,“存在”的意义高于一切,所以不得不褒奖所有半吊子的挣扎着活下来的作品——这样的事儿,以及延伸出来的非黑即白的站位,让我曾一度引以为深刻的、可与少数人诉说的批判性,荡然无存。

反正个性真是稀缺,能喘气儿的活死人太多,以致还要买他的书或听他的播客。一点儿小机灵被铺就成大智慧,真的是,非正常人搭建的神坛都这么俗不可耐。

仁科和姜思达给我的感觉是一模一样的,新时代的恰好的聪明到点儿上的人。换句话说,若有真情义,便无法不较劲,但你信一个真较劲的人会出名么?

还别说质问报警,就你在生活中做出点儿稍微妥协或者反应慢的行为,那身边肯定有人质问你为啥不冲上去干,原话通常为”要是我我就“,后跟一堆要是他指定不怂麻溜解决的屁话。 姆们这地儿人,要说不怂的我确实没见过,要说吹牛逼说自己不怂的,那确实能排长队绕地球两圈儿。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