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随便一人:昨晚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今天:迪士尼玲娜贝儿。 实际上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义愤填膺问你听没听到她哭了,然后转身岁静,不是回归,是日常就是岁静。所以说哀恸要不要看谁在哀,她这种人又能哀出几分?

什么电影一到中国海报就变得很土,无论文案色调还是排版。大概不是技术原因,中国人向来苦学技术。那只能归因于审美低下,全方位的审美低下,漫灌到洼地每一个角落。

不加入小区群我就一辈子不会看到“双十一优惠力度最大是卫健委”这种东西。

这阵势让我一下想起初中,两组告密团体互相不服不忿的狗杂种样。

如丧考妣的和歌颂光明的,两帮大傻逼今天会师。

那个啥狗屁书记的成人礼没去成的嚎丧,倒让我想起自己从头到尾对其无动于衷的俩事儿:1. 2000年到来;2.进入18岁。

西方人聊人类的恶行,动不动就是二战、犹太人、集中营、屠杀,好像这就是人类之恶的天花板。但有一说一,我们老中人经历的比可这吓人多了,屠城、饥荒、政治运动,哪个不比二战残忍恐怖。

众所周知的是大英雄曹操,无数老中人的精神偶像,当初在徐州“凡杀男女数十万人,鸡犬无余,泗水为之不流,自是五县城保,无复行迹。”东汉末年到魏晋,中国人口从6000万锐减至560万,曹丞相至少是有一份功劳的。

对了,我们描述屠杀是有专用成语的:“鸡犬不留”。所谓成语就是常用语,可见鸡犬不留的屠杀是常常发生的,否则没必要专门造个词。

我们还有个成语叫“易子而食”,饥荒年饿得受不了,就换儿子来吃。仅仅是上个世纪,老中人还会刨土里的尸体吃,把心肝脾肺肾掏出来煮了,那叫一个香。更多的是连尸体也没得吃,一边呕吐一边吃自己的呕吐物,最后活活饿死。

对这些人来说,犹太人在集中营里的生活简直是天堂,能吃上几顿集中营里的饭,就算被毒气闷死也值了。

我信犹疑,信自毁,信知道对现实有利但偏偏不去做,信在两种痛苦中选择他人看来眼界可能短视的那种痛苦,信下坠。所以我体谅沉默与不作为,但决不是跟没脑子人模狗样乐乐呵呵的二逼在一个时空。分不清无法言说的不争与本质的下贱,才最可鄙。

用文字指责大学生不反抗的,先在高考作文的时候用文字叛把逆再说,把你的“就是能放弃、就是看不上”也写出来,不然这世界也太没样了。谁都被框得死死的,你不在其中跳出来嘴几句反叛,我还就真信你不是个怂包了?都一个土地长大的,谁不了解谁。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