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嘎 

就连出目都是大成功,这辈子不会这么倒霉这都没事吧。

Show thread

嘎嘎 

这次可以说做了一些完全准备,比如再用钝得要死的瑞士军刀我就是天字第一号二百五。顶着胃痛想了一天,觉得长痛不如短痛,与其再来什么莫名其妙的浪头将我和狒狒也割裂开来,还不如我自己先下手为强把磨损的钢丝切断。
谋杀她又能怎么样呢,反正凶手会和她一同死去死无对证谁也不会知道犯罪动机。
轻飘飘的坠落会给物业什么带来很大负担,学的专业又不教怎么独立制作一些绞杀的机械结构,家里不是一个人,天然气什么清理起来不知道会不会很麻烦,所以只能委屈一下啦,是谁要用同样的方法杀死她两次啊。

我對自己比較有自知之明,我永遠不會是被人選擇的那一邊天平上的人。
在難堪地選擇之前應該悄悄離開人的世界。

觉得在顾虑怕trigger到别人属实是一种自作多情。
摆了。

随便吧就这么结束吧反正我也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只是早上起来就接到烂摊子罢了,没有人属于我我也不属于任何人,起码切断联系的时候主动权在自己手上就不会给自己任何反悔的机会。
欠下的人情债希望有机会还。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存在本身就是一种亵渎,被程序控制的内心不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勇敢,如果被神明食用的话也不会提升神的力量吧。

Show thread

是基因产物,自身也算是献祭给特斯卡特利波卡的产物,在美洲虎闲暇时光里是玩物,但神明饥饿的时候也是活祭。

Show thread

这是我的oc奥梅尔,她将一部分活祭的亡灵带给特斯卡特利波卡。

(语言功能紊乱)我一想到接近永恒的生命和短暂存在的人类就会哭

Show thread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