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看《安娜·卡列尼娜》时最喜欢列文那条线,看《战争与和平》目前最喜欢皮埃尔这条线,两个人的思想转变轨迹都很值得审视,这段太好了:

“ ‘……我们都在宣讲宽恕和爱他人的基督教教义,由于这个教义我们在莫斯科建造了无数教堂,可是就在昨天,一个逃跑的家奴被鞭打致死,而这个爱与宽恕的教义的仆人,一名神甫,居然让土兵在行刑前亲吻十字架。’皮埃尔这样想道,而所有这种普遍的、人所皆知的虚伪,不管他多么习以为常,却仿佛是一种新的现象,每一次都使他感到震惊。‘我了解这种虚伪和混淆,’他想,‘可是我怎样把我所了解的一切讲给他们听呢?我讲过,却总是发觉,他们在内心深处也和我一样了解这种虚伪,只是竭力对它视而不见。看来是应该这样!可是我呢,我该怎么办呢?’皮埃尔想。他感觉到,他拥有很多人、特别是很多俄罗斯人都拥有的一种不幸的能力,能看到并相信爱和真的内在力量,而把生活中的恶和假又看得太清楚,以致无法认真地参与到生活中去。一切工作领域,在他看来,都与恶和欺骗结合在一起。不管他想成为怎样的人,不管他想干什么,恶和假总是把他推开,阻挡着他从事活动的所有道路。可是总得活着啊,总得有事可干啊。处于生活中的这些无法解决的问题的压力之下是太可怕了,于是他投入各种娱乐活动,只是为了忘却这些问题。他出入各种社交场合,纵酒作乐,购买绘画作品并加以布置,而主要的是看书。

Pinned post

“生命中储下的决堤溃防潜力太大太猛,对一切当前存在的‘事实’、‘纲要’、‘设计’、‘理想’,都找寻不出一点证据,可证明它是出于这个民族最优秀头脑与真实情感的产物。只看到它完全建筑在少数人的霸道无知和多数人的迁就虚伪上面。……由于外来现象的困缚,与一己信心的固持,我无一时不在战争中,无一时不在抽象与实际的战争中,推挽撑拒,总不休息。”

Pinned post

《社会学之思》
【人作为目的而非手段】
“一旦出现某些特定的人或人群范畴被拒绝有权利享受我们得到的责任,我们对待他们就像‘次要的人’‘有缺陷的人’‘不完满的人’,或者干脆径直视为‘非人’。为了避免出现这种状况,按照西蒙娜·德·波伏娃的说法,就一定不能把我们遇到的人视为某个阶级、民族或别的什么集合体的成员,而就是一个个体,以其自身为目的。”

Show thread
溺水日 boosted

#毛象转嘟抽奖
半个月倒计时,我来给考试攒攒人品。备考的大半年里一直依赖毛象维持精神稳定,非常感谢各位给了我这样一个赛博容身之地。这条转嘟里抽四位网友,奖品如下:

1⃣️《博尔赫斯全集》一套
2⃣️破碎镜像塔罗牌一幅
3⃣️VIBE胶片机一个(附带电池两块和配套胶卷一卷)
4⃣️半夏小嶋店内手帐百元以内任选+《木星的卫星》by艾丽丝·门罗(感谢小桃倾情加码!)

2022.1.1开奖,感谢每一位参与的朋友,祝大家一切顺利。

溺水日 boosted

隨著這部電影在國際上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也越來越擔憂周導的安危,但在看到這段話之後,頓感釋然。
周冠威:「我知道香港人未有機會睇《時代革命》呢套戲,但如果我被捕嘅話,我自己就會成為一台戲。我唔想演出呢台戲,但如果上天要呢件事發生,咁我就會演好呢個角色。我希望香港人會睇呢台戲。」
inmediahk.net/node/%E7%A4%BE%E

受西红柿影响,双十一买了好多东西。因为还是不喜欢让整块时间沉浸于消费世界里,主要在囤积消耗品,于是有了非常多的防晒霜洗发水沐浴露身体乳A醇。砌起一座稳固坚实的堡垒,让自己和爱人藏身于此,暂得抵挡一阵外界无孔不渗的攻势。

丧鱼提起,才重新打开长毛象,翻了下前面的嘟文是一地鸡毛,刚分手那阵真的以为再也过去不了,不过幸好。

后来遇到博士,每周和他奔走于家、公司和资料馆间,一起吃很多东西、看各种媒介,生活变得从未有过的安宁,还是会时常反省自己性格上的弱点,但也慢慢建立起了一些关于此刻的信心。这段时间依然没有太多表达欲,但有了去观看和吸收的欲求,借由文字和影像拾取失落的那一部分吧。

溺水日 boosted

我有个好友十多年前在上海电视台工作,参与电视直销广告制作,那种两个主持人一起推销的节目。她说有一次拍摄现场,时间大约五月底六月初,导演突然喊停,进演播间指着桌上的样品洗发水,说这样桌上一边放六瓶一边放四瓶,不行,太敏感了。她说给我们听,我们都目瞪口呆,怎么也想不到敏感到这种程度。

好热,好困,还好孤独。这个苦夏!

不想认识新的朋友,想认识一下新的自己。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