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看《安娜·卡列尼娜》时最喜欢列文那条线,看《战争与和平》目前最喜欢皮埃尔这条线,两个人的思想转变轨迹都很值得审视,这段太好了:

“ ‘……我们都在宣讲宽恕和爱他人的基督教教义,由于这个教义我们在莫斯科建造了无数教堂,可是就在昨天,一个逃跑的家奴被鞭打致死,而这个爱与宽恕的教义的仆人,一名神甫,居然让土兵在行刑前亲吻十字架。’皮埃尔这样想道,而所有这种普遍的、人所皆知的虚伪,不管他多么习以为常,却仿佛是一种新的现象,每一次都使他感到震惊。‘我了解这种虚伪和混淆,’他想,‘可是我怎样把我所了解的一切讲给他们听呢?我讲过,却总是发觉,他们在内心深处也和我一样了解这种虚伪,只是竭力对它视而不见。看来是应该这样!可是我呢,我该怎么办呢?’皮埃尔想。他感觉到,他拥有很多人、特别是很多俄罗斯人都拥有的一种不幸的能力,能看到并相信爱和真的内在力量,而把生活中的恶和假又看得太清楚,以致无法认真地参与到生活中去。一切工作领域,在他看来,都与恶和欺骗结合在一起。不管他想成为怎样的人,不管他想干什么,恶和假总是把他推开,阻挡着他从事活动的所有道路。可是总得活着啊,总得有事可干啊。处于生活中的这些无法解决的问题的压力之下是太可怕了,于是他投入各种娱乐活动,只是为了忘却这些问题。他出入各种社交场合,纵酒作乐,购买绘画作品并加以布置,而主要的是看书。

· · Web · 0 · 0 · 10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