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我既已看到就无法佯装看不到。
我既已明白就无法保持不明白。
我既已醒来就无法继续睡下去。

Pinned post

另外分享一下和友聊到政治问题提到的自己的态度问题。
我:“有时候我觉得理想的世界不是我们这代人能等到的,我想做的就只是传好接力棒,不会去想太宏大的问题,譬如整个国家的出路到底在哪里。普通人做到的善和恶从来都不是颠覆时局的大事,我只想做一些具体的力所能及的事情,哪怕只是救了一只狗。
有些事情不是有即时的效果才去做,去做只是因为那是正确的事情。我们只有做和不做的选择,不做就是为虎作伥。”

要愤怒要悲伤,要记录,要表达,要做。

Pinned post

{about me}
任何人都有标签无法定义的复杂性所以以下关键词(随时更新/修改)仅作为参考:

infj/泛性恋/文青/终身学习/悲观主义者/爱碎碎念/反独裁反专制反极权/comfort food是味噌汤和意大利面/...

关注/屏蔽请随意,无论如何(借用加缪所言)愿我们能够保持必要的力量和清醒,去努力维持自己的宁静与尊严。

Pinned post

开一个嘟串记录每日发生的值得感恩的小事,努力在秩序崩塌的生活中寻找支点。

也只有老简中人才说得出“上面本意是好的,都是下面执行的不行”,怕不是日常被老板PUA多了自己也信了吧:老板的错是我的错,我的错也是我的错?执行之所以出问题不就是管理的问题吗?不反省组织架构、人员配备、沟通流程、绩效考核、问责机制、文化导向,一句“下面的人不给力”就撇得一干二净,那要你来领导干嘛?难不成还要夸你的战略ppt讲得好?

还有人说,管14亿人很难的,普通老板管个几千人已经心力交瘁了吧。首先,14亿人不是归你管的员工!那是你要服务的客户好吗?再说,那么难那么有心无力那么委屈巴巴,你辞职啊傻逼!

今天又看到几则消息,一个是警察在上海地铁查手机,一个是继美领馆发布提醒后,上海黄浦、普陀区都发出了相关部门要囤物资60天的通知,还有一个是北京高校都要建方舱。这几个事件联系在一起,其实有一脉相承的信息,那就是政府尽管已经非常清楚病毒没有危险,但是却决定要借防疫手段来对社会实行彻底的管控。也就是说,经济已经不放在考虑范围内了,中国的未来,很可能是向伊朗发展。这个趋势跟习胖下不下台关系不大,因为首先,中央已经几乎没有反对派存在,那么胖子被推翻从而路线彻底被颠覆、走回改革派或者开明派的路线,是不可能的。而胖子就算因为身体不行下台,他的继承人也很可能是蔡奇之流一没知识二没眼光、除了宫斗和镇压民众之外没有任何能耐的奴才。这个机器还会继续苟延残喘,这个国家也会一直腐朽烂下去,但因为中国又足够大,内循环也不是不可能,回到清朝也不是不可能,就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果我们不做些什么的话,祸害的就不止是我们和下一代,甚至是下两三代。
我知道很多象友都在考虑润的问题,但其实,润并不是一个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当然我很感谢海外的朋友的帮助,连这个小站都是靠了他们的力量才存在,也才让我能有一个稍微呼吸一下自由空气、吐露心声的空间,因为我非常感谢在国外的朋友。但对我自己而言,润只是逃跑而已。明白人走得越多,那剩下的抵抗力量就越小。而且中国这么大一个体量的国家摆在世界上,如果它是一个邪恶的国家,它必然也会不断对世界释放出坏的影响。而你作为长着一张中国人面孔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有人用看待这个国家的有色眼镜来看你,无论是将你作为逃跑者还是作为同流合污者。
再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包括很多象友在内,想逃到国外去的其实都是有一定知识和教育背景的人,也就是说,对于我们来说最适合的是做脑力工作,特别是文科的工作,文化知识的生产、运用,而这些工作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于有足够多母语人群的环境才能成立。但是国外并不缺这一类的工作人才,它们缺的是能干体力活的人,开个玩笑说,但从职业能力来说,一个兰州拉面的大师傅比我们还更容易在国外扎下根来。所以你要不就是做体力劳动者,要不就是做边缘性的文科工作,除非你是尖端领域的理科生,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在一个好的、母语的环境里,我们其实很难能够充分实现自己的事业追求。所以去国外其实也是很大的牺牲,因为你无法生活在与你声气相通的环境中。当你看到国外那些人在为争取自己的权利而斗争时候,你会觉得其实你在逃避自己的战斗。当然,这里有个前提,就是你觉得自己能不能打赢你的敌人。如果完全没有任何赢的可能性,而且你在国内面临的是生死存亡的危险,比如纳粹德国和文革时候的中国那样,完全没有生存空间的时候,那是必须逃,没有商量。但是历史其实有无数的岔路口,纳粹并不是必然的,文革也一样,它们都取决于一些极为偶然的因素才变成历史事实,彼时彼地如果有另一种情况实现了,那可能就岔到另一条路上去了。日本思想家丸山真男也曾经说过,从明治维新到太平洋战争,最后到广岛长崎,并不是一条必然的直线,中间有无数的可能性,无数的岔路,但是日本人一次又一次选错了路,一次又一次扼杀或者说放弃了其他选项,到了最后选项越来越少,才变成了一种必然的结果。中国不是必然要变成伊朗或者朝鲜,尽管现在有非常明显的趋势,但也还不是必然,抵抗还是可以存在。如果战斗都不战斗一下就逃亡,不是太没出息了?我不太想说爱国,这个词在国内语境中已经被玷污,国与党捆绑,中国人走出帝制、追求民主自由的一百多年来的奋斗被吸纳到党政意识形态中,以至于失去了它本来应有的荣光,反倒是在看那些经历过民国又寄身港台的知识分子留下的作品,能够体会到这个传统。但要复活这个传统,今天的土壤已经极为稀薄了。另一方面,我也只是希望能有个更好的,适合自己生存发展的环境,对于我以及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这样的环境无疑必须在母语的环境中实现,所以我希望我的国家能够变好,我也愿意为之付出努力,更甚于逃到国外。除非环境真的糟糕到无法呆,但目前来说,争取的空间还是存在的。
回到当下各地的抗争,我不是说抗争没有意义,事实上已经有很大的意义产生了,否则当局不会这么紧张镇压。但冷静来说,不能对抗争的当下结果抱有希望,抗争的意义只在抗争本身,以及未来,而非现在。当下的结果往往只会更糟。所以这里其实很矛盾,如果知道抗争的当下结果更糟,很多人是不会出来抗争的(乌鲁木齐警察逐户查找清算,就恐吓住了很多人以后不敢上街,还有上海的例子、成都的例子……),不抗争的现在可能好点,但未来会更糟。但是为了未来而不是为了当下而行动,这种觉悟绝大多数人是没有的,也是对普通人的过高要求。但是这件事又是必须做的。所以很矛盾。似乎只有让人们抱着有可能短时间改善的错误希望,才能做出对未来有益的举动,但是这又会对当事人的现在造成伤害。同时这也是双刃剑,有些人会在希望破灭后的失望犬儒,再也不敢行动,并且还会规劝其他人不要行动,从而让行动越来越困难。
一直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但恰恰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知识分子是可以发挥作用的。有人可能会对这个词有点抵触,但是我们作为受过可以说中国最高水平的文化教育的群体,其实就是知识分子,所差的就是有没有这个自觉。现代社会说是公民责任,但有时候我想传统中国文化中作为“士”的自况可能更应该被继承下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作为中国的知识分子,应该有这个觉悟。当然有人会觉得这么说有点夸张,不少象友可能还是没毕业的学生,但是我还是觉得,作为读书人,我们也许行动力上不占优势,但至少有两件事可以做,一是思考行动的方向和结果,在失败的结果到来之前做好心理建设的预警,以减轻期待越大失望越大的负面后果,同时为更多人考虑更为现实可行的方案,二是赋予行动意义,哪怕是失败的行动,对于未来而言也是有意义的,但这意义必须是真实的,不是虚假的安慰,而你所能赋予的意义也受到你自身的知识能力、深度和力量所限,其所能起到的作用也一样。破解大众的习得性无助是极为重要的,而对当局也是最为致命的。这是对知识分子的考验,既是面对不断变化的现实应该承担的责任,也是自我拯救的途径。

天……我才知道火灾的受害者之一的爱人和长子2017年就被当局关进camp了,自那以后再无消息,她独自养着四个孩子,熬过了一百多天封禁,最终和孩子们都葬身火场……
邻居还要冒着巨大风险告知她在瑞士的亲戚……

这是新疆人三个字承载的东西,任何汉族人,包括生活在新疆的汉族人,都没有资格说自己懂这是什么样的生活

source:
npr.org/2022/11/26/1139273138/

【散步指南】
来源:公众号“所有的鱼”
mp.weixin.qq.com/s/4Q2b9xENsJr

过去一年,全世界的人们如此保持联络:

#伊朗#

自 9 月 16 日,人们因抗议 Mahsa Amini 之死走上街头时,伊朗的互联网数次中断;21 日起,仅剩的两个国际社交软件 Instagram 和 WhatsApp 也被切断。

对伊朗而言,上一次发生如此大规模的断网还是在 2019 年 11 月,当时大量公民上街,抗议燃油价格的大幅上涨。此次则还出现了对通讯的审查,数字安全倡导组织 AccessNow.org 发现,短信中如果出现 Amini 的名字,将无法顺利被接收到。

近年来,通过切断或干扰网络接入来压制抗议活动已经成为一种惯用手段。《连线》统计,2021 年,古巴、孟加拉国在内的 23 个国家共切断互联网 182 次。限制带宽也变得越发常见,这样做的目的在于,名义上仍保持了网络接入,但信息的流通效率被大大削弱,视频、图片的上传与播放都受到极大阻碍。

联合国在今年六月的一份报告中详述了这类手段的升级。报告提及,随着 5G 网络的采用,网络细分和差异化程度提高,还可能出现针对特定地理位置的、新的断网手段。这些微妙的干预时常与网络故障混淆在一起,让人难以分辨。

镇压下,Gershad,一个地图众包应用程序的使用飙升,这是一个伊朗本地的软件,让用户能分享和跟踪道德警察的实时位置;伊朗人还开始使用 Nahoft,波斯语里这是“隐藏”的意思,这是一个文本加密器,能将波斯文转换成一堆随机的单词或图片,接收者用软件破解后才可获知真正的文本。

#缅甸#

去年网络被切断后,缅甸民众开始大范围使用 Bridgefy ,一个基于蓝牙连接而不是互联网来发送消息的通讯软件,让消息能够一传十十传百地散播开来。在政变发生后的 48 小时内,它在缅甸的下载次数超过 110 万次。

网络安全公司 Recorded Future 的一份报告显示,缅甸人还开始转向 Tor 浏览器,一个原本被广泛用于浏览“地下暗网”的匿名浏览器。在此之前,缅甸几乎不存在使用 Tor 的情况。

3 月 9 日, Twitter 推出官方的 Tor 浏览器版本:twitter3e4tixl4xyajtrzo62zg5vz。通过这个原本被广泛用于浏览“地下暗网”的匿名浏览器,用户可以绕过审查,以一种更安全的方式访问该网站。

保持连接被认为是头等大事,这将人们聚集在一起。精通技术的人在 Reddit、4chan 等论坛上发布推荐了各种可以绕过审查限制的应用程序,包括 Signal (加密通讯),Briar(蓝牙通讯),Tails 操作系统(加密操作系统)和 Brave Browser (隐私浏览器)等。

电台重新回到人们的生活里,一些民主团体和独立媒体转向广播,共享无线电频率,来向民众传递消息。未经审查机关批准的“海盗电台”开始涌现。4 月 1 日,一个名为 FederalFM 的频道上线,在和听众介绍联邦制的同时,播报全国各地正在发生的事件。另一个组织 Operation Hanoi Hannah 收集和制作音频,并计划通过电台频率向军队中的士兵播放,希望说服士兵站在人民的这一边。

在断网之前,抗议领袖 Khin Sadar 在 Facebook 上呼吁人们参加抗议游行,“让我们重新开始听广播,让我们开始给彼此打电话。”

#乌克兰#

相比于 Twitter 和 Facebook,提供端对端加密通讯的 Telegram 近年来对内容实施的审查更少,因而变得广受欢迎。在乌克兰,上百万人每天从中获取关于疫情的资讯,俄罗斯入侵以来,一些原本用于疫情更新的频道,成为战时资讯的主要集散地。Check Point Research 监测显示,2 月 24 日,以战争为主题的 Telegram 频道增加了六倍。

#无国界记者#

高度封锁之下,什么信息绝对不会被审查?彩票号码。彩票每天都会开奖,电视、广播、报纸等国有媒体则会“帮忙”把中奖号码传递给居民。非营利组织无国界记者创造性地利用了这一点。

他们意识到,审查需要时间。在一些国家,政府可以强制要求平台封锁一个人的账号。虽然可以注册新号,却往往会跟原本的读者失联,极大地阻碍了信息传播。因此他们决定,将彩票号码作为暗号。利用平台的搜索功能,只要在发布内容里加入当日的彩票号码,不论换了多少次账号,都可以通过这个方法被搜索到。

如今,这个名为 The Truth Wins(真相必胜)的项目,在俄罗斯、土耳其和巴西都已上线。无国界记者在上面为一些被屏蔽的媒体网站做了镜像备份,也鼓励自由媒体人参与进来,让人们能够借由这个方法,保持对独立新闻内容的获取。

#手机要被收走了该怎么办?#

将手伸入口袋,同时按住手机电源和音量按钮,持续两秒,你会感到一个轻微的震动。屏幕上会出现三个选项:滑动关机、打给紧急联络人、取消。

但你什么都不用做,甚至屏幕都不用看一眼。此时,你的手机已经进入“硬锁定”状态,即必须要密码才能解锁,指纹和面部识别都无法奏效。(限 iOS 系统)

Markdown 格式发明者之一 John Gruber 最近在自己的博客 Daring Fireball 上,语重心长地说明了这个方法,并重申,“不要只是记住它,而要内化它,变成一种不假思索的行动……每当你要与手机分开,比如经过任何检查点,尤其是在机场,要经过金属探测器时,你就该想到,‘锁定我的 iphone’。”

背后隐含一层意思,非自愿的情况下,比起强迫你提供密码,生物信息更容易被夺取。这也是现代公民的必修课,每个人都该学习如何去保卫自己的数据,尤其是几乎可以还原一个人所有行动的手机数据。

#人们还学会#

学会在参加抗议活动时关闭手机,卸载敏感软件;

学会与人群呆在一起,融为一体,不要落单,当发现自己有被分散的可能时,第一时间回到人群当中;

学会为断网做准备,提前与同伴交换手机号码,并且自备充电宝;

学会不带专业摄影设备,而使用手机,及时备份拍摄到的素材,在手机本地上删除;

学会避免冲突,避免肢体、口头甚至眼神的接触。保持安全,保持抗争。

这条是友人的友人写的,我受托发布,请各位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

被捕注意事项

我是在上海的被捕者,昨晚刚刚从派出所出来,我把我的一些经验分享出来,希望会对大家有所帮助。

被捕人士的朋友可以做什么:
如果你的朋友已经被武警按倒,不要上前,尽快离开,你的朋友需要你在外面的帮助。

第一时间找到被捕人士的电脑,在电脑上注销所有墙外的账号,包括但不限于电报,推特,长毛象,ins,脸书,最后重置vpn订阅链接,让手机与墙外断开。因为我们被捕之后无法再接触到自己的手机,而且必须交出自己的开机密码。请尽快并且尽量帮我们删除所有敏感的内容,我们只能仰赖你们的帮助。

第一条:
现场抓人的都是经过长期洗脑和训练的武警,他们采取的策略通常是五六个人一拥而上抓捕落单的人,并且会有人在旁边打开高频闪光灯阻碍大家的视线和拍摄。这个时候不要挣扎,千万不要挣扎,尽量别动,不要说话,配合他们,跟他们上车。一点点的肢体动作和任何一句话都会被视为反抗,会遭到他们极其暴力的对待,而且你不会知道打你的人是谁。我遭遇了武警凶狠的殴打和辱骂,这个时候尽量保持冷静平和,避免这些不必要的暴力伤害。

第二条:
上车后他们会把人送到一个中转点,我们去的是龙吴路400号,也许要在车上等很久才能下车,全程保持安静,尽量不要跟武警讲话,不要回应他们的辱骂,不要跟试图跟他们讲道理。如果车上有人受伤,尽量坚持到中转点之后再要求就医,如果你身上有适用的急求物品,征得押车武警的同意之后再拿出来。车上的武警不会对受伤的人有任何同情,他们只会说你活该,执行抓捕的武警都是被彻底洗脑没有人性的暴力机器。他们的辱骂和暴力都是为了建立权威让你的内心崩溃,我们要坚强。

第三条:
现场抓捕的武警只负责把人送到中转点。下车之后中转点会首先给你一个编号写在手背上,并且要求你把身上的物品交出去。这个环节除了手机之外的物品都不会登记,如果身上有白纸,鲜花或者其他跟抗争有关的东西,尽量在这个时候丢出去。之后大家会进入中转点的大房间,如果这时可以讲话,请支持身旁需要安慰的同伴,无论是否认识,我们都是手足。如果有人受伤,请大家一起出声为他要求医疗救治,现场看守的人大多都是编制外的临时工,我们不是犯人,如果出了人命他们担不起这个责任。
中转点的被捕人士会分配到不同的派出所,不同的派出所对待被捕人士的态度不一样,有的比较宽松,有的非常苛刻。我看见有人被拷上手铐离开中转点,但是我没有被上手铐,大部分的人只是再次上车就近转运到还有空的派出所。

第四条:
到了派出所之后首先会做抗原,然后搜身,清点上缴个人物品,之后让大家穿上防护服。女生会由女警来搜身,如果是男警察,你可以拒绝并且要求女警来搜身,这是你的正当权利。然后是生物信息采集,包括虹膜,指纹,掌纹和血样。之后就是等待编制内的办案民警来做笔录和口供,这个时间可能会非常漫长,我们半夜到达派出所之后等到第二下午天才有人来做笔录。中途看守的人也都是编制外的临时工,你可以要求饮水,食物,上厕所,这些基本的需求都会得到满足。

做笔录的时候我的策略是全程保持配合,服软,认错,装傻白甜。不要撒谎,但是也不要什么都讲,我承认自己到现场是为了悼念乌鲁木齐火灾的遇难者,但其他的任何事情我都不知道。做笔录的过程中不要抗拒,让他们觉得你很配合,如果警察教育你,就表示自己知道错了,不要还嘴。做完笔录之后确认自己的笔录信息正确无误,签字按指纹。

做完笔录之后就是写悔过书,如果进行到这一步,就说明你基本上没事了,24小时之内可以出去。悔过书的字数要多,密密麻麻写满两页纸,显示自己深刻认识到了错误。写完悔过书交上去之后就是等他们放人,可能要等很多个小时,保持耐心。我们的口供和悔过书会被记录在案,但不算犯罪记录。我遇到的派出所办案民警和看守人员全程都很温和,没有为难我们。

离开之前个人物品全部都会还给我们,但是手机会被暂时扣押统一送去做数据采集,由于被捕的人很多,离开的时候很有可能无法拿回手机,需要等待派出所以后的通知。派出所会让你打电话叫人来接你,尽量记得自己信任的人的电话号码,如果真的不记得,向派出所的警察寻求帮助。

不要对自己的认怂有心理负担,愿大家都能顺利地出来。

Be water,be safe,星火不灭,种子不死,我们虽然被冲散,但我们终将会重聚。

学长室友被学校谈话了,刚回来,他们学校最近也有一些零散的抗议活动,加上他导师是一位大拿,所以他只是被“教导”了一通放了回来。他的导师说:这次我帮了你,你也要帮我一个忙。室友说:老师您说。导师说:一定不要被抓,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但一定不要被抓,无论显得你如何胆小,你要跑。现在还没到献身的时候。而且我年纪大了,内心很不堪,不要怪老师,什么样的梦也没有你能好好站在我面前重要。我这次帮了你,你就用这个来还。
学长回来跟我们讲,我们现在在家抱头大哭。谢谢老师。

这是我发起的第一个号召。

恳请国内的男生,什么危险的事也不用做,带一台干净手机,去查手机的路口溜达。
尽最大努力,用最好最诚恳的态度,不配合警察查手机。
具体方法:
问他们是谁,问他们要干什么,跟他们说几句闲话,讲自己的态度,问他们的态度,听说这几天出事了都是真的么,输错密码,误操作关机,记错身份证号,拿错证件,学生证行不行,话说一半打岔,车轱辘话来回说等等,也可以被吓哭哆嗦手机掉地下。
能多耽误一分钟是一分钟。

警察开始在封闭的地铁车厢内查手机了。手机干净的人请帮忙拖住警察,为有危险的人争取先下车时间。

每拖住一个警察,就是帮自己和别人争取一分安全。

请大家转发。

查手机方式进化了,过完安检二话不说手机拿出来,插上他们的一个设备,熟练打开手机的开发者模式,要求你输入密码,然后开始扫你的手机,大概5-10分钟,目测是在全局搜索关键字/图片,都是带枪的,有反抗迹象直接按倒

t.me/shudongcomin/2208
@board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