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深圳大学一位工友跳楼了。

据说阿姨一天打三份工,保洁、食堂。因为“疫情”防控被迫留校,却没有被安排合理住宿,洗澡洗衣在公共厕所解决,被褥枕头只能放在工具间,晚上学生走后在教室打地铺。

还有很多条深圳大学的学生爆料,谈及工友群体生存条件之艰险。即使素来都以最坏的标准揣度这里,也还是觉得有些消息太骇人听闻:要垃圾分类到凌晨两三点,被克扣工资甚至无奈付钱上班……

有一张照片,似乎就是关于跳楼的那位校工阿姨。位置应该是楼与楼之间的廊桥。地上留着一个赭红色的皮包,包的底座轻轻稳稳平放在地上。黑色的手机,也是平置在地上,与皮包斜成一个顺手的角度,显然两件物什是它们的主人曾蹲下轻轻放好的。

然后是一双黑色平底皮鞋,看款式大小,大约属于一位中年女性。左右两只,中间空出一点空隙,是拖鞋后很自然的摆放状态。鞋子的主人,脱下它们后,大概就没有回头再整理了。鞋跟对着包和手机,鞋尖朝向“外面”。

可以据此猜测她最后做了些什么:拉开走道的门,在走道中间,放下最后两件还算值钱的私人物什。然后走过它们,直面栏杆和虚空。

我实在忘不了这张照片,打字又删掉,但受不了自己一点东西也不记下,还是试图用粗糙的语言描述自己之所见。它不惨烈,要素简单,没有血迹没有尸体。只有一种平铺直叙的悲伤。

最后希望我的描述只是肤浅的自我感动,这张图的故事会和我猜测的完全不一样。

@Winkey03 把你的ID看成“苍生求解”了。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全部都过得像个人?

看到深圳大学保洁阿姨那个新闻,好难受,想到这种事情可能会发生在自己亲人身上,又大哭了一场。这个社会,必然是出问题了。
2020年武汉疫情的时候,看到一个妈妈去世时女儿追着救护车哭的视频,我就没忍住。那时候居家办公,一个人在屋里待了一个月我都觉得没什么。看到视频时是第一次没忍住,大哭。想到万一我妈妈遇到不公正的待遇,受了委屈,出了什么事情,我在外地赶不回去,我这余生都会自责。
我妈没什么文化,就是爱干净。之前也偶尔去给人做做保洁。所以看到那个阿姨即使在结束自己生命之前,也把皮包和鞋子呵护得很好,我觉得这是我妈也会做出来的事。

中国人什么时候能带着人的尊严活着🥲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