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天天为伊万发疯就是天天给我的赛博空间上香。是我生命的循环,是我呼吸的一节。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我还是想在所有地方都说一次,我不是共情力高我是述情障碍自己根本说不出真的在有什么情绪,我无法分辨自己的焦虑、恐惧、抑郁等一系列情绪,而我只能在查看他人对这些情绪的描述后发现自己几乎被这些情绪包围。我无法描述,但是我时常会有身体反应,反呕上涌、心悸、胸闷。我曾经想我是否是因为高敏感所以容易痛得说不出分辨不出,可惜或许不是所有原因。共情不是我这样的,我是哑巴和圣母婊。
我有那么一瞬间,很长的瞬间,想说原来我真的是个怪胎。

Pinned post

看完乡愁了……我真的陷进精神困难……杀死虚幻的救赎……不是为了爱或被爱,祝福或被祝福,为了确认彼此存在的吻。。我cp……摆脱虚幻……be 了……

我有几条训诫牢记心中:非必要不得死于学校、非必要不得死于小区、非必要不得死于公共水道、非必要不得死于集体、非必要不得死于人类社会。

饥荒、洪水、血祸
【按:习近平倒行逆施,反而叫他的搭档李克强变得「清纯」,而中国人的「清官」意识又发作了,幸亏周勍提醒大家:不要忘了李克强是河南艾滋病血灾的主要责任人。那叫「血浆经济」,最初发源于九十年代的河南安徽等中原诸省,可谓「中国奇迹」中的血腥点;当年导致河南人卖血的官僚是两个姓李的:李长春、李克强,而揭发这段「中原人卖血」历史的人,正是有「中国德兰修女」之称的高耀洁医生,如今流亡在纽约,已经九十高龄。】 facebook.com/841628330/posts/1

否定斯乜尔加科夫跟否定整个地狱一样容易,他和伊万是“血中之血、肉中之肉”的一体两面。这种后果就是越来越像伊万费奥多洛维奇卡拉马佐夫受抚慰 :thinking_happy:

我真的好喜欢黑发性感女人,发质软软的。自然而有力量感的身体也是性癖。只是没想到初步实现居然是荷兰弟女装。(代餐成了三笠和阿辽沙女装这是可以说的吗

这几天看的第二涩的是荷兰弟跳umbrella,力量感,好性感,好美丽……永爱细软塌黑发女(?)人。

…艾夫曼的卡拉马佐夫兄弟的芭蕾舞剧,真的好涩啊,好美的身体,灵动。绷紧的肌肉,狭昵的拉扯。看兄弟双人舞、米格双人舞、三兄弟齐聚的时候真的会忍不住要大喊大叫。而且因为音像处理过所以听不见身体落在地上的声音,所有人都像是漂浮着那样轻盈地完成各项动作,飘飘然迤迤然。最喜欢伊万把脑袋依偎在阿辽沙手心,阿辽沙又轻轻把自己的脸贴了上去,对情感的把握太动人了。
不过好可惜删改了太多,没有斯乜也没有卡嘉,主剧情只剩下宗教大法官、格露莘卡和米嘉了。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