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Pinned toot

@Tiggy 在我看来任何集体荣誉感都很无谓,当然大家都是集体主义教育下长大的,我也经历过你说的为集体荣誉感流泪的时刻。但后面发现只有自己能代表自己,我不代表任何集体,任何集体也不能涵盖全部的我的时候,就再也没有集体荣誉感这种东西了。

Pinned toot

请所有在墙内装外宾的同学在微博上发一下“习近平”三个字,不多,就三个字。

#关于选秀和倒奶

第一,倒奶行为本身只是令人不快,但处置自己的私人财产本该是合法的;而公权力以倒奶为由封杀选秀节目,才是真正糟糕和危险的行径。

第二,倒奶违反的某国“公序良俗”,和珍惜资源、帮助穷人之类的真正公序良俗完全无关,它触犯的其实是老大哥近两年关于“珍惜粮食”的要求,以及政治课本关于资本家倒奶的意识形态宣传。

第三,因为倒奶而封杀选秀节目,对公众利益没有任何增进,喝不到牛奶的穷人并不会因为封杀而得到任何帮助。唯一获益的只是公权力,又有了一次滥施权力杀鸡儆猴的机会。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这在豆瓣已经有明白人指出来了:蒙牛的奶,倒了也没什么可惜,乃至于,倒了比喝了更有利于人类健康。

只有爱国党才是真的加速主义者,是肉眼可辨在疯狂踩油门,而被打成恨国党的无一不是试图踩刹车的。想到这里,我也忍不住拍手叫好了。

我真的好爱看《壹号皇庭》,放假这几天又在重温。昨天鼓捣了一下把手机铃声改成了“Your Latest Trick”的一小段萨克斯。然后今天上班手机铃声一响就感觉自己特别有精英范儿,接电话的心情都好了起来。 :0130:

觉得很讨厌的是不管是站在男权视角还是女性视角对家庭主妇的批判抨击,不管多少次也想说,家庭主妇之所以会与社会脱节、难以再度融入社会、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归根结底问题不在于她做了什么选择,而在于社会根本没有给予这部分弱势群体以帮助。
成为家庭主妇这个行为本身是一种自我选择无可厚非,但是说到底我们关心的都是怎样保证她们在脱离家庭主妇这一身份后依然能够体面正常地活下去?那难道解决这些问题要靠辱骂吗?靠抨击吗?靠你我现在对家庭主妇这一职业的赶尽杀绝吗?绝对不可能的。
靠着说出“婚驴”“驴权”“活该”“不清醒”这种话语绝对无法给人帮助,怎样构建社会对女性的宽松,怎么样帮助家庭主妇回归社会化尽快就业,怎样才能消除国内劳动行业对年龄的歧视……错误怎么可能全部都出在一个普通女性身上呢?

听下属们在聊股票的话题,我提醒了一句投资谨慎。然后听他们又讲了一个因为想赚点小钱补贴家用结果被集体拉进传销的经历,我很难想象到了我们这一代还会上传销的当,也没办法去讽刺他们有投机倒把的心理才会被骗子钻了空子。
这国把买房子的观念深深植入所有人心里,又因为巨大的房市泡沫把这一代人都拴在了磨盘上转圈看不到头。可骡子也会想挣脱套索,但这国劳动力价值低廉,所有类似股市或者什么的投资不过是又一次割韭菜,很难说比骗子更靠谱。
不知道怎么劝他们,我这种有今天没明天的活法对别人不具备参考意义。即便他们都醒悟可以不选择结婚生子这条路,但每一个决定独身一辈子的人也无不在苦恼养老问题。这是个投胎不姓赵就无解的国度。

因为那个小男孩进厕所的事,你国已婚女和未婚女又干起来了。小男孩到底几岁可以进女厕所这个话题就很怪,虽然我们默认你国已婚女都是丧偶式育儿,但没有人想过在这个在这个前提下也有另外的解决方式吗?是不是有个第三性别厕所就可以解决此类问题了。你国人解决问题的思路真是永远不会给政府添麻烦,永远在内部揪斗,也是再找不到这么令人省心的人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中式没品笑话一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