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少一些无谓的集体荣誉感是个好事。
我对女性、女权、华人、中国人、某省人、粉圈、二次元、腐女等任何大小圈都没有集体荣誉感,自己骂毫不留情,别人随便扫射,讽刺得比较幽默的我甚至会捧场。

Pinned post

能在这里的人无一不是赶上了那个短暂开放的时代,具备一定的经济水平能够看到外面的世界,我们是hard模式里比较幸运的,幸运不是优越。

Pinned post

你的意见不重要,因为你没有选票,他们没有聆听的必要。

所以你的愤怒、你的悲痛、你的智识都不重要,因为你没有选票,他们没有在意的必要。连你的命运,于他们都不重要。

等你有了选票,你的意见、你的愤怒、你的悲痛、你的智识都重要,因为他们的命运,取决于你的选票。

我龟缩起来几个月麻醉自己,但只要有一波没续上,看一眼这个逼世道,就疼得锥心刺骨。

我没有办法做到遮住眼睛捂住耳朵完全不去了解,所以在每天已经心情很差的情况下,工作上的烦心事变得格外难以忍受,但工作上的烦心事也很大程度来源于现实里那些让我窒息的问题,不管从哪里找,痛苦的根源都是同一个。

不需要的刺客可以捐给有需要的国家​:0170:

最新消息:

各大平台的歌曲《可惜不是你》的评论区最新评论均已被清空

他真的有在看,我哭死

乌衣被判寻衅滋事,至少八个月刑期。

今天偶然和外地的同事聊了点工作以外的事情,他用公司老总名字做代号,辱骂了几句习近平,我心照不宣,跟他聊了一会儿。虽然是用的总裁名字彼此也不担心被截图向领导打小报告,平时很少联系,但这种没来由的信任,算是最近比较崩溃的状态下唯一的好事吧。

我真的很厌烦一说到价值观倒退的问题就说跟审查无关,明里暗里给大爹洗地,意思好像中国人天生下来就这么保守。
那跟什么有关?跟十年前小学生就开始背弟子规有关,跟课本上的每一个价值导向有关,跟内宣和媒体每一则宣扬传统糟粕的新闻稿有关。
我不知道别的国家什么样,我只在这里生活过,此地基本盘进步还是保守,从来都是自上而下不是自下而上的。

老早就说过不跟年轻男的讲女权,不跟中产讲人权,不跟中国人讲种族歧视,哇塞特别是第一条真是至理名言。年轻男的处在一种爹或者社会给的红利分的权力还没掌握到手上,眼里只看得到(追求)年轻漂亮(或许阶层高于自己)的女的过得比自己好的状态,教猪上树都比教育这类人容易。

朋友圈也有男的试图发表看法,朋友也分享一些qq微信群里的贱蛆言论。我对这类人的心态就是,你根本不重要,这个社会里最不重要的一类人,没人在意你的看法,没有人指望你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你这辈子也不会有那种臆想的英雄时刻。法律/法制/社会制度/政治权利/女性自我教育/互助都比蠢货男的的想法重要,想想这种人这辈子都理解不了自己母亲。享受着自己看不见的既得利益社会便利和超低的社会标准,依然那么丑陋那么无能​:0240: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