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梦见一个景区,有舞蹈老师在广场教舞蹈,于是和朋友一起去参与。最开始不会跳,被当地人挤来挤去退到最边缘。之后我们积极响应指令,认真学习,一边给老师捧场和起哄,而当地人变得不爱动,甚至睡着,于是他们渐渐退至边缘。
休息时间我们热情与老师交谈,骄傲地认为自己才跳的好,老师却严肃下来说,你们很讨厌那些在队里睡觉的人吧?他们不像你们,为了休闲来到这儿,有充足的精力玩儿。他们没日没夜地工作,一停下就没有收入,是在这种情况下抽空来学跳舞的。
过一阵有人来派饭,横躺的人已经叫不醒了。

Follow

其实我们也不是单纯去玩儿,在这之前的梦里朋友们的父亲相继逝世,我一场一场赶葬礼,在途中从各种人那里了解到真实情况,悲愤不敢告诉朋友。春马也在,一路上皱着眉头而嘴角微笑,沉默地向逝者告别。
之后我们从陵园离开,就遇到那个广场那个舞蹈老师。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