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tqfez 我先放一张猫猫图在这里,希望大家能发点猫猫救救我,谢谢了​:blobcatcomfsob:

Show thread
:blobcatboo: boosted

在虚假招聘、非法监禁、强迫性行为那些血淋淋的事实面前,「性奴」两个字轻佻得让人呕吐。

:blobcatboo: boosted

#长毛象安利大会
正值申请季,给同学们安利一些申请过程中可以用到的网站吧,以选校、写文书为主,比请几万块钱的中介或在留学群里问人好用得多

shiksha ★★★★★ studyabroad.shiksha.com/
印度人开发的网站,强烈安利,从选国家学校、语言考试、到写文书推荐信、再到最后的申请学签都给你安排得明明白白,我是后期写文书才发现这个网站的,很后悔没有早点看到

fiverr ★★★★☆
fiverr.com/s2/b0abd0ad4a
freelancer网站,用来找native改PS、SOP,每个服务下面有评价,也可以看一亩三分地上国人的评价(1point3acres.com/bbs/thread-46

寄托院校库 ★★★☆☆
schools.gter.net/
类似一个offer数据库,可以用来看获得某一学校专业offer的同学的背景、何时获得offer的等等,因为是免费的所以还算比较良心

关于写文书,建议直接谷歌学校名+ps/cv,一般学校网站上都会有教程和模板,注意区分一下找工用的cv/resume和申请用的cv

(写不下了

:blobcatboo: boosted
:blobcatboo: boosted

今天的男人是不是逻辑有问题的生物的困惑
同事一男的在闲聊的时候叨叨:现在中国对女性太优待了
一同事女:那你愿意在中国当女人吗
该男:如果我能保持我的体力优势脑力优势我愿意啊
路过发零食的虎鲸:国家对盲人太优待辣!那你愿意当盲人嘛?如果我保持我现在的视力我愿意啊!
同事女们:哈哈大笑,空气里充满快活的气息

:blobcatboo: boosted

小红楼事件,早上在讨论的时候,很明显是“一男子疯狂行性贿赂,杨浦区公检法全面落水”,这才是最值得关注的点。网友评论,这让自己对杨浦这个地方感到不安全。这才是正常的反应。因为女人在这环节里真的是最苦的工具人。早上的报道里说,里面还有发现了疑似女生抄写的宋词《临江仙》,她们都是很好的女生,被卷进这种事情。偏偏审判的时候,判她们,比判这些龟孙公狗种猪判得重多了,因为那个法官也有问题,后来也被抓了起来。
到了晚上,自媒体标题,开始用“性奴”赚流量,说一男子在上海圈养几十名性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av剧情。这下好了,公职人员犯罪者全隐身,新闻继续性化她们,仿佛一桩与政府无关的极小概率民间雄性猎奇犯罪。

不错,看来我是全司唯一一个「应接未接」人员 :ageblobcat: 看我还能撑多久

:blobcatboo: boosted

梁欢我恨你,为了上推关注你,我登录了多年没上过的账号,看到以前的自己像个大傻逼,气死我了​:0160:

:blobcatboo: boosted

想写写关于艾滋病与signification of AIDS引起的对同性恋乃至整个性少数群体的污名化问题,但是打开公共社媒平台看了一眼………………打扰了。
三四十年的反艾滋歧视运动在这里扎不下根,之前在医院还看到过彭丽媛与艾滋病患儿一起拍“我们”的公益宣传片,有濮存昕这样的“正面艺人”出来担当“抗艾英雄”,有张北川这样的医学学者借着研究艾滋病易感人群去关注男同志社群(准确地讲,他研究的是男男同性性行为者),大陆LGBT组织靠着防艾运动与社群内的性教育科普发展起来……尽管这些与艾滋病有关的活动和discourse依然存在着一些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比如根据艾滋病高感染率,把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等同于gay),但与现在性教育和艾滋病防治教育的大退步比起来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现在的公共语境里,艾滋病是当作性病来看待的,甚至重回AIDS=gay cancer的年代,号召只要杜绝男男性行为就能防治艾滋,恐同“防艾”两不误。如果不怕瞎眼,在商业化的社交平台上,关于防治艾滋病提到最多的就是“洁身自好”“远离男同”“远离黑人”,哪怕是关于艾滋病的科普,都要以“没有乱搞怎么也会感染艾滋?”当作hook。因艾滋引起的对易感人群的大规模污名化和系统性歧视,比艾滋病本身更难治。

:blobcatboo: boosted

女同网站AfterEllen主编Joycelyn MacDonald看到许多心地善良的人推动这种非二元意识形态,但她很担心意想不到的后果。她说,“当我们说女性气质(femininity)等同于女人(womanhood),我们就剥夺了直女或女同自我认定性别不适众(gender non-conforming)的空间。那些阳刚女同(butch lesbians)经过特别的努力才争取到自己作为女人的空间,但现在的女人不仅没有勇敢接受它,反而弃之而去。这和那种‘我和别的女孩不同’的说法一样,对其它女性是一种贬低。”
mp.weixin.qq.com/s/lpj89acGaAG

这种说法很有意思,「现在的女人」是谁?

到底是谁用「你要『女』到一眼可以看出,否则你就会被女性单性空间排斥」,压垮了「将阳刚气质接纳进女性社区」的最后尝试?

如果LGBT可以「定义」性别形象,那走在大街上每个男的都会是寸头络腮胡。如果连拥有更强话语权的男同社群都无法将其推崇的性别形象(无论是否够「刻板」)推及到整个性别中,那么更弱势的lesbian群体和trans群体(尤其是失语的ftm群体)是怎么「强化了女性刻板形象」的?

:blobcatboo: boosted

然后很中意 upsammy 两月一次的 NTS 节目,她博古通今的奇妙歌单里总能翻出一些没人听过的好东西,programming 也特别棒,跟我的节目比起来就差在她不会根据主题专门挑歌了(不是(谁要跟你比了,好能给自己贴金

nts.live/artists/55770-upsammy

审美很像老学校 IDM 的舞曲 EP,居家聆听也很开心的那种~

dieorakel.bandcamp.com/album/s

最近有频繁在听 Pat Metheny 的 The Way Up,特别喜欢中间若隐若现的 Reich 劲(大概(

youtube.com/watch?v=gMwSRJH46j

Show thread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