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亏我回call了否则:

If you accidentally dialed 911, do not hang up, explain to the dispatcher that you called by mistake. If you hang up, the dispatcher will call you back. By not answering that call, the dispatcher will send police to your home.

Show thread

一早iPhone黑屏(其实一切功能都正常单纯只是屏幕失灵),在胡乱摆弄重启间拨通了911还被911 local office回call,期间我像个傻子一样楞在那里不敢说话。重启成功后想想这样不行,又回了个电话给local 911 office说不好意思我刚才手机失灵误按了,对方冷漠地表示:okay, have a nice day……一句话也懒得跟我多说哈哈哈哈哈。

写完无聊心事又进来一排未读邮件等我处理……

无聊的心事 

好像就是……我醒过来之前在做一个参加高中同学聚会的梦。我偶尔会做这种梦,但这很奇怪——因为我从来不参加同学聚会。我可能只是单纯怀念那个时代。

回国翻中学时代的圣诞卡、明信片的时候,我会感叹原来那时的自己是正常的少女,直至大学入学才变得孤僻避世。

这可能也未必是野鸡大学的锅,因为我讨厌成人世界、现实生活,始终不能心甘情愿地adapt to it。

学业事业上的进取、成就,美眷、佳缘,好像最后都成了同学聚会上暗搓搓的社会比较KPI(which is why 我不参加同学聚会)。我也曾向往这一切,但又迅速地对它们失去了热情。

就是……这样。

Show thread

无聊的发现:欧洲学术界普遍喜欢互称Prof. X而不是Dr. X?

上次随机用peer reviewers数据库邀请reviewer被主编抓包后……我真的有开始认认真真按照Google Scholar关键词搜索在邀请资质合适的reviewer,无奈被反复无视及拒绝长达一个月之久。我自己倒是可以review这篇无奈我要做AE...好烦恼。

立志今天好好工作的我,早起之后在b站拉进度条看了半部40集版的《大明宫词》……哦哦哦还是觉得吼吼看。

treeblue boosted

强国人认知失调到什么程度,就是身在丹麦,拿着福利,也要盼着俄罗斯投核弹到丹麦

我在丹麦有一一女性长辈(丹麦籍中国人),评价他们都为parasites。平时领着失业救济,住着福利房,永远想着如何从福利系统里捞更多,同时仍然传播着粪坑里来的八手消息和愚蠢的段子,有些还明目张胆搞种族歧视

所以我到现在也极少和中国人来往,尤其是老华侨,基本上只想躲开他们,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实在让人看不起

(新闻是美国丹麦搞联合军演遭俄罗斯警告

treeblue boosted

BBC 新疆集中营的报道,其中很多信息,和我17年在南疆采访时跟当地官员接触得到的信息一致。当时成规模化的集中营没有铺开,但应收尽收和强制劳动初见雏形。

我直接问过南疆官员维吾尔族人会因为什么愿意进监狱,真的有所谓的“暴恐”吗?他们轻轻松松地说,就是蓄须啊,头巾啊,手机浏览“外网”啊,转发宗教信息啊。他们会逼迫维族人抽烟喝酒,不服从的也被逮捕。他们告诉我,17年主要任务是维稳,18年是改造,19年常态化。现在回溯,皆成为现实。

关于半强制劳动,我当时进了某个上海援疆的纺织厂,很多工人月薪数百,远低于其他工厂的 1500-2000元/月。我问厂长工人怎么招进来的,他小声告诉我,都是来思想改造的,他们的家人有“问题”,他们受牵连。这跟 BBC 稿子中的 "guilt by association" 一致。

当时,除了见到的各种山雨欲来的迹象,我有个很恐怖的感受:维吾尔族社区被击碎摧毁了。

观察到的一些 facts:
1. 破坏原有的社区,重建大规模安居房,逼迫维吾尔族人离开农村,搬入城镇,失去原有的社会连接。
2. 高失业率。 在农村,很多人无地可耕。盛行斗地主、打台球。
3. 医疗落后。全靠援疆医生支撑。举例:本地医生只能大切口手术或截肢。
4. 离婚率极高,年轻女性被迫早婚早育。家庭内部不平等严重。很多维族男性逼迫妻子出去打工养自己。
5. 维吾尔族人被强行纳入到现代制造业中,原有的生活方式被破坏。他们非常不能适应朝九晚五、工厂流水线的作息。厂长指责他们迟到早退矿工,克扣工资作为处罚。

即使有一天集中营没了,寄宿学校没了,但对于整个民族的破坏性打击,还会延续千秋外代。这些从北美、澳洲原住民的遭遇完全可以预见。

treeblue boosted

微博首页看到一个中国女生在日本被中国男性强吻,被友人推着去报警,结果发现男警察完全没有问那些“你怎么让他去你家”“你怎么不拒绝”的话,还主动说如果对男警感到不适可以换女警。我心情好复杂,一方面日本风俗行业普遍到随便一个女人都很容易接触到卖身,独身女性生存也真的很艰难,性犯罪也很多,根本不能仅凭性骚扰报警这一点说他女性地位高,但是一方面,警察对这种案件又确实会很尊重女性受害者…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