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么??这竟然不是我雅?

treeblue boosted

直到今天看到在俄罗斯玩耍的迪迪发了个俄国兵的背影,而米粒留言赞叹阿兵哥好帅以及“希望他平安回来”。

我还是有点绷不住,心想你他大爷的去打侵略战争的可千万死了算了!

看来对政治太冷感也不是那么ok了。

Show thread

接着上次的话题继续说——

当年辞掉银行工后,我在一个毫无前途、工资又非常低的小破广告公司做了好几年。多年后旧同事说起来,也是说在小破公司那几年做得最开心,可惜毫无前途(后来它果然倒闭了……

做得开心的原因之一是同事有一半洋人和华侨,边界感和社会观念就不会太离谱。我的上司Violet后来跳到某大牌公司去做,讪笑说别看是大牌广告公司应当十分潮,但里面的同事都非常巴,会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告诉她某某同事”居然是同性恋哦!”

而我也就是在那份工上认识了至今都联系和保有满满好感的米粒和迪迪。我时常想我如果不是天选反贼,现在大概也想米粒一样一边啃老一边享受上海的花花世界……这些人对政治全然冷感,却也不是粉红。对政治冷感那当然是ok的。

初读那篇檄文不以为然,但读下来发觉学生是野鸡大学法学院的,于是一切都合理了。法学院以前那几个老上法治节目的教授最不是东西:廖佩娟爱好抽查成年学生的笔记;陈浩然上两百人大课,听到前排一个学生手机响,立马撂挑子拿起茶杯就走人。我现在想起来也想去打他们呢。

treeblue boosted

在看 玫瑰的故事 🌕🌕🌕🌑🌑
这……该教我说什么呢?cp是没有一对好嗑的,擦边球百合情节更令人厌烦,但佟大为和林更新奉献了不错的表演。编剧是个嫌贫爱富、十分不善良的low货,凭着“原生家庭”一招鲜,不遗余力地给普通人家(low SES/小镇少数民族/单亲/重组)叠debuff。

treeblue boosted

看过 玫瑰的故事
看到公众号说起才想起小时候在闭路电视里大概看过……那时连发哥和鳗鱼都不认识,唯一记得新郎官为救小孩被车撞后没事人一样起身,过不多时开始流鼻血流死了(对于小孩来说过于恐怖因此记忆深刻……

treeblue boosted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