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给木子寄小贺卡,看了看给她写的内容,就觉得她真的很爱我所以我也能写出看了就觉得让自己也开心起来的文字。

我相信她的真诚持续地和我的真诚紧紧牵住彼此的手。

上野说:”我会像年幼无知的孩子一样,不由自主地祈求朋友们活下去,即使卧床不起,只要活着就行。“

骂得狠了。

一些身边的人虽然是弱势群体,又同时在某些方面享有特权。我一般不会轻易骂因为缺失资源和机会而无法讨论/思考女权或政治的人,但是这得天独厚的精英主义+功利主义充斥的教育环境而实则培养低智把ta们扭曲到人失语的程度,不得不让人心生厌恶,先于怜悯。缺失自尊和自信,所剩的能力就仅仅是不想让自己难看和难看的诡辩,所以无法看见和承认自己的不足,只要把它称作是伤痛就永远有理由去逃避,所以止步不前,在自己的乌斯莫比圈和生活的乌斯莫比圈里面踏步。因为眼界已经被固定了,习惯了洼地的审美和对待他人和自己情绪的方式,递给ta们再好的东西也都是鸡肋罢了。闭塞,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想我也理解了用油腻和故意的轻佻粉饰自己的理由,但我将持续厌恶这样无法真诚面对自己和自己的脆弱的人。

四年前,我还没有拥有足够经历去看懂《燃烧》。刚刚第一次完整地看完了,后来洗碗和刷牙放空的时候觉得一阵战栗。像是因为在一些片段里过于能够体会主人公的感受而带来的绝望。

想到今年剩的时间里能做的事就挺开心的,可以再印一次胶片,可以去纽约吃好吃的,也许Miranda会拉我去听她朋友的演出。但是真正放假之前还有很多事情,所以这些结束以后只想在家天天睡觉,睡一周。

今天的小事情:和羊羊一起听草蜢,又确定了自己以后要写这样复古和直白的歌。

看完分手的决心以后感觉倾心拥抱自己的变态倾向(?)。羊羊问我为什么可以接受曾经对自己mean过的人一起玩,为什么可以容忍,也不反驳。我现在觉得是因为她懂美。在一切鸡毛蒜皮都像排泄一样被充斥的当下,她因为她意识不到的部分仍旧维持着对美的执着,谨慎而自由地表达自己。虽然这样的欣赏往往是我添油加醋的一厢情愿,但美是中立的。

完蛋了,现在想用令晴的house风格改编deca joins

明年的小目标,如果tutor没成,申请别的工作,攒钱买键盘买吉他编曲,虽然会累死但是、、但是坚持音乐很重要呀!!

和自己过不去的人的那块保护自己的墙壁真的是坚硬得往上敲都没有回声那种。

今天tutoring session很顺利,遇到的writer很有礼貌也很积极参与讨论。结束了心情就很好,冒出来想法就是:这西八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么擅长tutoring了,挺好的,在努力生活,没有白挣扎白吃苦。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