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真地想:给我多少钱才能让我冒着被喷胡椒、被警察殴打和逮捕的风险上街游行?五千少了吧,一万好像还不及医药费,我觉得十万块比较合理,我可能会在犹豫里勉强接下这个煽动。

用「少部分人收了钱」来否定大部分人争取权益的正确性,又推定人都是利益驱动的个体,也不知道能说出这种话的人自己的信仰有多坚定。不过是岁月静好的利己主义逼罢了。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