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这条置顶:我真的很爱改错别字,如果你在我的时间线上看到我又重发了某一条状态,不要怀疑,那是我又发现了新的错别字……亲爱的,答应我,装作我们都没看见,好吗 ?

刚刚被一个微信小圈子推送了一条视频,播放量逼近百万,讲明史的,推荐理由,最近讲历史和国运的视频很多,借古讽今

我点开看了……然后一脸震惊的看完了……其效果不亚于昨天刚看的二舅视频

从这段分析明史国运的视频中,我看懂了三个道理:

1-明朝衰弱是因为后期君权皇权还不够大,中央没能控制汲取到国家的方方面面,给文官放权,导致皇帝不能一人决断独裁
2-大国尊严和小民幸福在根本上是对立的,如果专注小民幸福大国就等着被侵略蚕食,国运转衰,大家一起狗代
3-还得强人治国,还得期待能把周边国家打成游击队的朱元璋朱棣,还得呼唤连年征战的汉武帝才能救中国

怎么说呢?对于我这个看过些许明史的人,我感到大受震撼,汗毛直立,对于它的播放量也受到了和二舅视频一样的冲击 细思极恐却又情理之中

不禁联想到,从什么时候起,我们被忽悠瘸的呢?也许只是刷了个视频,也许只是看了条群消息……

我是真的诚挚的邀请我们象友,有兴趣可以欣赏一下这个视频,我只能说,🐮 杀人于无形

#人间观察室

【【温伯陵】土木堡之变前后的明朝,完全是两个国家-哔哩哔哩】 bilibili.com/video/BV1Ef4y1h78

二舅怎么火了,我反正是看不懂,但我能看懂,咱们善良勤劳,逆来顺受被社会揉搓的不人不鬼的老中人们又一次在他人的苦难中留下了感动的泪水,达到了精神的高潮

中国人真的很温良隐忍,他们积极去为苦难上价值的时候,其实就是在怠惰于思考结构上的不公,制度上的失能

的确很好可笑,世上再难有这样的民族,他们当着奴隶,领着良民闪闪发光的牌坊,在通往奴役之路上咂巴出了滋味,把目的地视为天堂

这种意识或者讲话思路,我不客气地讲,就是一种宗教,还是有咱们中国文化传承,民族特色的国教

人们膜拜着奴隶的道德,自我感动于所有倾轧不公下的自强不息,多难兴邦,丧事喜办,屎里扣糖……这场样板戏,一唱就是几千年,如今还是这么的有市场

鼓吹着个人奋斗,拿别人的血来暖自己训他人,说,二舅都这样了,你还好意思精神内耗吗?用苦难去对比苦难,然后你便心甘情愿的接受所有的鞭笞,若你反思,就是不合时宜,不融入集体,要被围攻,只有接受这套宗教的思维转换,反求诸己,你才会得到灵魂的升华

嗯,邪教中国,他们的教义是:活下去,像牲口一样的活下去……于是,他们就都活成了牲口,一堆互相安慰,沾沾自喜的牲口
#人间观察室

最近我常常在想,我们没有办法决定我们会遇见谁,会爱上谁,没有办法决定,这个人在你生命究竟占有什么样的分量……包括爱这件事本身,很多时候都是通过分离的痛苦来去丈量的,这个道理,是我失去我最爱的家人之后,才明白的……包括,某一个时间节点,蝴蝶会不会偷偷扇动了翅膀,也不是我们都可以知晓的

以前我会特别内疚,觉得和他在一起的时光,我一直都在接受他的爱,要求他接纳我的问题,处理我的情绪,承接我的各种不安的考验,有些考验甚至是自我毁灭式的,我有多不安,就有多过分。所以,我也会一直很遗憾,为什么那段关系里,我没有对他再好一点,再心疼一点,再体谅一点,告诉他我真正的样子,说白了,我其实一直无法原谅的,是那个吝啬弱小太过自我根本不懂表达爱最终被误解被痛恨的自己

后来我逐渐的明白了,其实那些人间的遇见和相守,很多时候就是由我当下的认知和情绪状况决定的,而那时的我们,是懵懂的,没有察觉的能力就是没有察觉的能力。

我接受,我们都有人的局限性,包括我也接受,人在命运中的渺小,时间和timing,困囿于环境或者原生家庭等历史问题

我接受

我一直有一个执念,就是最爱人的离去我没有办法补偿,那人生里的误解,我是不是有机会说清

但是说清,也需要勇气,需要智慧,需要我足够的想好和足够的坚强……这些,我还没有

是当我站在那扇大门前的时候

我才知道我没有

题后记:

大概就先分享这么多吧,因为听的过程中真的很感动,所以忍不住听完便根据回忆记录了起来,感慨了起来。我自从18岁留学之后,就很少再读历史了,对历史的记忆也多是源自高考前课本的知识。之后人生遇到了很多问题和严重的自我冲突,我不得不求助于众多心理医生。后来发现,心目中的困惑与不解,他们都不能给我很好的解答(曾经我和一个咨询师长聊关于轻生的正当性,从心理学聊到宗教学,社会学和哲学,最后的结论是感觉我钱花的很冤枉)。后来我逐渐开始自己找答案,开始读古文,找史书,才发现以前我接受的很多教育充满了扭曲和谎言,我才真正开始正视原来所谓的中国历史其实就是一本中国政治,里面塞满了为意识形态寻求解释的话术与暗示。包括很多国内高等院校的大师讲座,我也听,但后来独立自己去看,才发现其中包含了太多的误导、规训和矫饰。我不知道他们是真的愚蠢不知,剪辑性的宣说,还是选择卖与帝王家的灵魂阉割,总之,我开始不再信任他们。开始有选择的只去看一些独立学者的著作,古书原文以及作为辅助的同时期民间小说,读本。直到那一刻,我不再依赖别人的教育,而开始历史上的自我教育,我才真正发现历史作为人的第四维度对我思想、生活与周遭环境的影响。尽管可能有点晚,但,这也是我的历史际遇,我既然不能选择更改,也便只好释怀了(笑)

Show thread

历史的不确定性,恰恰才是选择与努力的意义所在

刚刚吃早餐的时候听了一场秦晖的讲座。之前用这个账号写嘟文,不止一个象友在底下留言评论向我提到秦晖此人,很惭愧,我从来没有读过他任何一本著作,也没听过他任何一场讲座。刚刚油兔给我推荐了他的演讲,我看时间也不长,就抱着好奇的心态去听了,听完以后意外的发现好喜欢!

主题就是关于人的选择。

比如最近我在时间线上看到很多人关于粉红被锤受嘲很愤怒,说什么类似于那些维权被打的民众即便曾经可能是为暴政唱过赞歌,为暴行拍手洗地的粉红,但那也是因为他们接触信息渠道不足而导致的残忍愚昧,并不是他本身有道德问题。而恰恰,秦晖教授在演讲里提到,人的表现,并非都是信息缺失而产生的结果,更多是理性选择后的结果。

他举例说,清末有不少上流名士被派遣公费出国,当见识到西方社会的繁华与文明后都有过不同程度的三观炸裂,因为那种民有民权民治的场景正是圣贤书里孔子对于“天下为公”想象的具体现化。但是,在朝堂上,他们绝不可能这么讲,原因,他举例清朝大臣刘锡鸿曾在日记里偷偷写过(大意)“中国天下为家已更数千载,财富归诸一人,大权归诸一尊,我们都是吃这个人的饭而活的,把这人的饭碗给砸了,我们吃什么去?革自己的命吗?” 于是,他很清醒同时又装糊涂的继续在朝堂上和大家一起大骂西方蛮夷,不可共事,我们自己的国家才具有优越性,符合我们的国情!这脏水泼的飞起,让我顿时对有中国特色的xxx有了更加生动传神的理解。

同理放到粉红被锤也是一样,很多人喜欢为粉红被砸受嘲叫屈,而我却不以为然,诚然有一些的确是受到愚民教育的蒙蔽,但不可否认,还有很多,甚至更多是即便看到了不同信息,他们也会呲起獠牙本能的为暴政洗地。除了刀没割在自己肉上隔岸观火的优越和冷血,还有更多是出于站在强权一方的心理安全,权衡利弊后的奴性使然。这种人,铁拳不砸到他们头上,他们永远都不会懂。关于此,我之前有留言聊过,这里不多赘述。

接着秦晖还聊了关于历史必然性的观点。以前我们接受的历史教育,特别喜欢强调人类历史是螺旋上升的,是逐渐进步的,非常喜欢说xxx代替xxx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符合客观规律,xxx是不以人类意志为转移的。以此宣称当前选择的合法性和先进性。秦晖对此表达了反对,他说,任何一个民族都不能说必然会走向现代化。就像你不能说1215年英国通过了大宪章,就一定会导致光荣革命,国家宪政民主。

秦晖指出对历史的解释(即因果关系的梳理)和对未来的预测其实是两码事。人文世界的因果关系不等于科学物理世界中的因果关系。因此关于时间的预测,人们只能说概率,而不能说是历史必然,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历史学家对历史的解释仅限于有限的因果链 ,一但稍有延长,预测的总概率便会越来越小,趋向于零。这里他举例了东欧剧变,苏联的突然解体让当时学界最博学最优秀研究东苏的历史学家们大跌眼镜,没有人在此之前能够预测它会覆灭的如此突然。对此,秦晖说,历史学家只能描述历史,把它作为一个既成事实给予解释,而不能将其看做是一种大概率的,宣称科学因果的关系。

历史的本质就是历史不确定。

有人反驳说,历史的必然性是指长时间尺度场域下的结论,短期之内的历史则充满偶然。例如,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只是因为出现了一个叛徒这个偶然,未来那套还是会胜利,从长远来看,600年后还是会胜利把现有落后的制度所取代。秦晖说这种推论荒谬至极,因为一个学者,你尚且连一个小的因果环节都预言不了,你如何自信预言十几个环节后的未来,600年后政体的未来呢?拿掷骰子做比喻更是荒唐的不值一驳。

如果历史本质充满偶然是不确定的,那么人的努力又有什么方向呢?秦晖给出的答案是,历史没有必然的方向,但努力仍然可以有方向,这个方向就是人的价值观。其实,人类历史上的每一步都是努力和选择的结果,走的每一步都是人类站十字路口关于要何去何从,如何选择的考验。每一个民族的历史都是每一个人历史的总和,而每一个人的历史其实又是无往不在选择之中。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历史是决定的,是客观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那么努力才是真的没有价值,恰恰就是因为,历史的不确定性,不能决定,每一个人的努力才有了意义。

所以说,历史的本质就是我们每一个人努力与做好每一次选择的价值所在。

@dearsadgirl 其实很多人根本是不成长的,他们或主动或被动的回避成长,这种不成长的平庸即完全依靠本能和经验而活,其所带来的一种平庸的恶意则近乎一种天真的恶。他们的不反思与不成长并不会因为年岁大了,或者有了身份上的转变例如成了谁的母亲,谁的父亲就可以自带光环天然豁免。他们随着年龄变大的,除了日渐发肥的肚子,面对下位者例如孩子的ego,还有他们为恶辩护的技巧……他们绝对不会承认自己野蛮、粗暴,侍强凌弱,他们只会把自己的行为都推脱给周围的一切,并真诚的认为自己才是那个受害者,除了自己,所有人都应该反思……并且对受到波及而恐惧哭泣的孩子说,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我为什么要这样)

我作为当年的孩子,长大了,的确明白了成人世界的压力,但我更明白,推己及人的善意与不随意发泄的克制,以及有问题可以去积极寻求解决,明白成年人也生长出了面对困难的理性,智慧和勇气,明白有压力可以有各种方式去释放,但唯独不应当发泄给无辜者,肆意行为的背后所仰仗着的恰恰是别人对我们的爱。怎么忍心?

但这些,小时候的父母并没有教给我,他们教给我的就是,人有压力和情绪就要发泄,暴怒或者叫嚷都很正常,你是我孩子,你就该承受和分担,你就该理解我安慰我处理我的焦虑,你就该更努力更争气为我争口气,顺便把属于孩子的所有不理解都推给一句“长大你就知道了”的高深莫测……让我以为成年人这样的行为都是正当的,合理的,是不能避免且具有普遍性的……而且,无法逃避,我将来也会的

都说养儿方知父母恩,其实很多时候养儿方知父母恨,很多东西不知道的时候,单纯的时候会倾向于相信长辈/权威的辩解和欺骗,会试图自我纠错猜是不是因为自己太小而没有明白他们的苦衷,长大后才知道,其实就是赤裸裸的权力关系、所谓的爱也不过是权威下的规训,不顺从后的惩罚,在人类关系里一点都不神秘,也不特别,只不过人小的时候会因为看到的东西不多,也不愿意去相信这种来自于亲密关系里人性的东西,比较容易受到表面包装的蛊惑……长大了,当你也拥有了力量,你也有了可以发号施令视自己为一切无比信任自己的小孩,你才会明白,想要惩罚他们,欺骗他们,训诫他们,把坏情绪转移给他们,是一件多么简单就能做到的事 #东亚尸沼池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