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真的很好奇为什么我的朋友们有如此多的情绪可以向身边的人投递

好想去健身但是不知道从何开始😭 以及我感觉自己很难坚持下去 我的身体如此孱弱

我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过强烈的情绪了 平静且阳痿

louvre13 boosted

一个微小的愿望:希望大家使用不是缩写、没有奇怪代称的、朴实的中文说话,开始中文表达的复建运动。

louvre13 boosted

很多人担心,一旦离开故土,或者离开主流中文社交媒体,就等于放弃了母语和社群。但我现在丝毫不担心。因为我发现,只有异见者,只有挣扎出桎梏的灵魂,才能让一种语言活下去。评论区的复读机们是没有原创能力的。它们只能学舌。

最典型的是参照反话来构词。2011年我刚上微博的时候,这边有五毛,它们跟着叫美分八千。这边爱国党,它们赶紧出了一个恨国党。

除了参照构词,还有直接挪用。挪用最具批判精神的鲁迅的人血馒头;挪用自由主义者崔卫平的“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挪用房间里的大象来骂资本家;挪用信息茧房来阴阳被困家中数月的上海人;“躺平”本身是低人权社会里劳动者的微观抵抗,被官媒挪用来嘲讽西方的防疫政策;更好笑的是上帝之鹰也好意思“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而官媒,本应作为某种语言的正式风格的代表,在简中却成了共产党的僵化八股文与粗鄙残暴的网络语言的媾和。我非常了解那些炮制通稿的官媒人。他们的信息来源是过去几十年的稿库、朋友圈微信公号文章和抖音短视频。写稿模式是打开“句子迷”网站(已经倒闭)抄几句古诗放开头,拟三个小标题,电话采访同一个什么都懂的职业专家。

这种情况下,墙内怎么可能有高质量的中文?民间语言和官方语言,早就是粪坑的内循环。微博豆瓣没有大家这样能持续产出的“优质”用户,迟早完。异见者在哪里,自由不屈服的灵魂飘到哪里,我们的母语就在哪里。

长毛象再次引来大量用户涌入

用不够熟练的外语进行感情浓度偏高的交流时总是难以做自己

只有在受到伤害的时候才会感受到痛 长期性缺乏同理心的各位

我觉得大家在双向倾诉的时候也要考虑一下 对方是不是该倾诉这件事的对象吧 比如你说这个话题要我怎么做反应呢 没有任何经验也毫无意见可发表 如果只是想要说一下的话那也没有资格说我冷淡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