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sted
boosted
boosted

RT @[email protected]

【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最新消息】
有学生听班长劝告向学校『交检查』,去到辅导员办公室才发现有疑似国安的警察驻守,现场对学生进行审讯,全面审查学生手机,如果手机里或者微博抖音账号上有相关图片视频,记大过处分;而一旦发现手机里有翻墙软件或者推特等外网APP,则更为严重,会直接被带走调查! twitter.com/GFWfrog/status/140

🐦🔗: twitter.com/GFWfrog/status/140

boosted

熟悉我的朋友也知道,我的舍友和我关系很好,但政治观点上没有人和我相同,或者说,她们甚至不拥有自己的政治观点。有的舍友最近在忙着入党,有的舍友准备去冬奥会做志愿者,有的舍友参加了国庆高校阅兵,发着“我爱中国”朋友圈,转发着学院的“不忘初心庆祝党成立一百周年”推送。
同时,她们知道我是个“反动者”,知道我准备出国就不打算回来,知道我忍受不了这里的许多东西。她们会让我在阴阳ccp的时候小声一点,也会对我说“我知道你不属于这里”,会在我难过的时候拥抱我,会在我抑郁期关照我,会因为每一次社会新闻同样感到不安和愤怒。是的,她们看不见大象,她们对ccp骂不出口,她们甚至——像许多象友忍受不了的那样——爱国。但她们也爱我。
如果你被这样的人爱过,会实在很难讲出“粉红活该挨铁拳”。我很困惑说这些话的人有没有和真实的人类接触过。活生生的身边人里,不是只有符号化的“粉红小将”,更多的是复杂的、活的、与自身联结起了爱和其他情感的“人”。怎么可以说活该,怎么可以说“值得”。在这国,“不粉红”是一种需要很努力或很幸运才能习得的东西。但我现在明白了,对很多人来说,“爱人”才最困难。

boosted

@ShaunOne
苏联悖论:与知道真相的反贼相比,相信政府的爱国者更容易因为触碰禁忌话题而被抓起来。

boosted

小红书这茬我想起一条旧闻
cmcn.org/archives/17485/
2007年6月4日,在《成都晚报》第十三版广告页,分类广告栏,悄悄出现了一条总共14字的小广告,内容为:向坚强的六四遇难者母亲致敬!
……
据陈犯交代,他5月28日前往报社,登记了广告预约,支付了45元广告费。当时,报社广告部一位十八岁小姑娘问另一位姑娘,六四是怎么一回事?那位二十二岁的广告业务员表示不知道。陈云飞说,那是一次矿难,死了很多人。

Show thread
boosted
boosted

这种作业就中国各地抄来抄去,别的国家真的不会抄

boosted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hex色值#890604 正是一种血红色。
同理,还有一些其他的色值。
我曾经在好几个设计中使用了这种颜色。
我不相信他们能封禁一种颜色。

boosted

热烈庆祝我站建成一周年! :agoogletada: :agoogletada: :agoogletada: :agooglecake: :agooglecake: :agooglecake:
最开始建站只是跟风好玩。原先在饼站待得很愉快,站长技术也很牛,所以本打算建一个月玩够了就跑路的。但是因为鄙人守财奴的个性,建着建着,设置逐渐完善了,表情逐渐添加上了,就舍不得毁掉了——也有可能是当我随意拿了天鹅Emoji当做吉祥物,却发现其与系统自带的波浪如此适配时,我就打算继续下去了。
于是一年过去,接受了各位大佬的倾情帮助,从3.1.3到现在的3.4.1,我这个纯小白(目前依然没什么长进)居然也一路走了下来。这里必须感谢自由软件社区,如果不是其互帮互助的氛围,我断然是不可能从各处抄来各种各样的魔改方法的,连最开始的建站都是奢望:在我深受国内社交平台荼毒的时候,类似“自己搭建一个微博”这样的事怎么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呢?想都不敢想。
一年来,经历数次迁徙热,数个站点新建,数个站点关闭,竟有潮起潮落之感,我也不过是水花中的小小一朵罢了。能坚持多久,我也不清楚。不过建站所需的付出目前也不算很多,总还是能够维持下一个一年的吧。希望下一年,我站不被墙,能有更多微博好友被我拐来象,大家都能活得更加自由。

#瞎搞站日志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