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逝者安息」这句话我已经说不出口了,他们根本不可能安息。不让他们白白死去、不让活着的无辜的人们继续重蹈他们的覆辙,他们才能真正安息。 愿逝者化为厉鬼,把所有杀死、害死他们的恶人都拖入十八层地狱。 ​​​

防疫和封控就像紧箍咒。戴到头上的紧箍会让你生不如死;戴到心里就不疼了,它已经与你融为一体,永世也无法挣脱。

其实想认真的问一问「失去了一条腿」和「失去了爱情(不论同性异性还是无性恋,且假定以后不会再遇到同等刻骨铭心的爱情)」哪一个更让人痛苦。虽然我知道应该是看人。

nsfw 今日困惑2(超标了超标了) 

不知道为啥,看porn看到一些帅哥的嘴唇和舌头在女性乳头或是阴唇上非常夸张地高频率弹跳吮吸的时候,会感觉画面很没有美感…
因为我心里幻想的舔都不是这样诶qaq,而是像小猫一样,非常非常温柔地去舔…如果舔快了我甚至会感觉自己不是在侍奉而是在戏弄她…
但女生是不是会对第一种方式才更有感觉哇(毕竟频率更高的样子 :11124:

nsfw 对于女性生理的一些好奇吧 

(身为男生)很好奇女性的「痒」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它是一种女性专属的性愉悦、还是小说里为了满足男性幻想而虚构出来的调情说法?

(因为在自己的男性身体上好像没有特别体会到适合用「痒」来描绘的性愉悦,痒这个词给我的感受更多是皮肤起疹、想用指甲去挠…)

虽然但是,我还是不太喜欢高木警官那句「我不喜欢看到你认输,我喜欢的佐藤警官是(头脑中闪过佐藤的英姿)身为刑警的佐藤警官」。虽说是为了鼓励佐藤振作…但感觉这也是很直男的安慰。就好像如果有一天佐藤真的一蹶不振、想结婚了,高木就不喜欢她了一样(本infp的个人感受,佐藤警官大概没这么脆弱)。

(想象一下父母对抑郁症不能动弹的孩子说:「我喜欢的是那个学习好的,在班上排前三的、能给我争光的好孩子。」孩子听了说不定当场跳楼。)

能有「他是因为爱我才跟我提的分手」这种想法的天赋也挺好的……被甩了也容易想开。俺这种自卑的人从来不觉得我有什么资格被爱,被分手只能是因为窝太垃圾 :0100:

why钱莫两人明明都有人喜欢,却都觉得自己会没人要。(说起来我好像也是这样)

想知道Rachel究竟是爱Ross本身,还是爱「他爱我」呢;还是说,「他爱我」也构成了Ross本身的一部分,所以爱「他爱我」也是爱Ross本身?

(从第一集就能看出Rachel真正想要的是自己所爱的人,所以她逃婚;可之后的剧情里瑞秋的每次动情狂吻却都是因为她看到Ross对自己的痴情…所以我疑惑。)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