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弦子:
(1/2)
作为一个世界瞩目的性侵案件的当事人,Jingyao已经坚持了四年,用这四年时间为女权主义者争取到了一个最大的空间去讨论什么是强奸文化,什么叫权势性侵,这是一个改变了时代的案子。
希望所有人意识到,面对一个如刘强东一样的权势者,jingyao在四年前的反抗,已经是极其稀缺的勇气了——商业大佬对年轻女孩的围猎数见不鲜,但她是第一个站出来的人,这是超出了人性本能的勇气,她因此在接下来的四年受到了无穷无尽的伤害。旁观者虽然可以表示支持,但所有那些羞辱,我们都不能为她分担万一。
最终这个庭外协议的结果,是jingyao用自己的坚持和清白换来的。我们并不要求受害者一定要滚钉板,争取一个不确定的结果。受害者愿意站出来,让当事人付出代价,就是对其他有权有势者的震慑。
Jingyao理应获得赔偿与我们的信任,唯其如此,维权的难度看起来才不那么大,自证清白的难度才会不那么高,才会以后更多人愿意站出来。
支持者们不会给jingyao任何的压力,我们只会感谢她的付出,并祈祷她与所有站出来的女生,都一定要幸福。
从四年前刘强东在jingyao上诉时泼出脏水开始,jingyao作为一个受害者,就为了寻求正义付出了更高的代价——这一切都是没必要经历的,作为旁观者,要反思的是为什么这一切伤害还在继续,为什么我们不能为年轻女孩更早建立一个公平的世界,而不是评价她,没有为了社群奉献自己的全部。
不要忘记,事情发生的时候,jingyao只是一个学生,直到今天,她还是一个只身应对京东强势公关与天价律师团,这个结果已经是她和律师可以争取到的最好结果。她四年前的勇气与四年来的坚持,已经是一个奇迹,是在无数个困难的数据,她没有选择回避,而是接受了那些折磨与命运的挑战。
我们不会忘记这个案子,不会忘记jingyao的付出,更不会忘记metoo任重道远,每个人都还有责任与未尽的路,而首先的责任,是竭尽所能,保护好那些先站出来的人。
非常开心看到社群的所有人都在为jingyao能拿到赔偿开心,这意味着我们也都经受住了考验,将自己摆在了助人者与运动者的位置:比宏大的目标最重要的是个体的感受,而审判的权力从来都在我们自己手上,我们做的一切是为了社会的进步,而当社会没有进步到一定可以给女性正义时,我们会说照顾好自己,你已经尽了自己的义务,接下来的路也会有后来者接棒。

我想来鼓励一下时间线上的直男朋友们穿裙子,高跟鞋,化妆。

不是说你一定要每天都这么穿,也不是让你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只是希望你们可以问一下自己“为什么不可以呢?”

男人穿裙子有很多好看的穿法,也不一定都是feminine的,各种款式裙子的搭配可以masculine也可以完全无性别化,裙子就只是裙子。

化妆也一样,上电视上舞台的男人基本上都会化妆这不是什么冷知识了,所以你为什么不可以呢?一双眼线、眼影、眉毛就会让人看起来非常不同。胡子搭配唇膏口红也有别样风情。

鞋子也是呀。带点跟的鞋子为什么男士不能穿呢?它可以改变你的姿态,帮你发觉自己不同的一面。

我想说的是,我鼓励所有人去探索一下二元性别构筑外面的世界,鼓励大家去拥抱自己的全部人性。是谁规定的男人不可以穿裙子不可以化妆不可以打扮的呢?这并不会让你失去半分的“男子气概”,相反只会让你对自己的性别和自我认同更加笃定。

勇于进行这种探索,也会邀请你多与自己家产生一些这样的对话:到底什么是“做一个男人“?到底“男子气概”的含义是什么?穿着裙子的我和穿着裤子的我到底有什么不同?所谓“男性身份”,在多少程度上是一种表演,又在多少程度上是一种选择的被剥夺?

每个顺直男此生都应该最起码去一次Pride,去观赏一次Drag show. 去不了现场也没关系,RuPaul’s Drag Race打开电脑就可以看,近几届也都有直男选手。

在被二元性别定义和拘束之前,每个人都应该是个人,是一个人类个体,仅此而已。没有什么事情是男人做得女人做不得的,同样也没有任何事情是女人做得男人做不得的。给自己一些机会去探索这些,可以让你轻易发现二元性别构筑的荒谬与局限之处。

当然我也同样鼓励所有女性朋友们也这么去做,探索性别角色与二元性别构筑的边界。但鉴于在目前的父权社会中,咱们女人去进行这种探索远比男人们来得容易得多,所面临的压力也更小一些,我想在这里先鼓励男性朋友们去试一试,给自己一个机会。

如果所在地的社会环境不够包容、会让你感到不安全,那也可以在自己家里试试呀。也可以在一些你信得过的真正好友们面前。最棒的当然就是能和自己的好朋友们一起尝试,一起分享交流体验,一起进行对于这些话题的探讨。

就是这样。希望每个象友都可以最起码尝试着从自己的性别身份中解放出来哪怕一天。💕

最近又有人提起 female gaze into male gaze,像《天下乌鸦》以超然的女性视觉凝视酒局中的男性。但传到简中果然又变味了,甚至有人把“女性应该像旁观者般凝视回去”,等同淡化甚至否定女性的受害者角色,比如无视性产业中的压迫,坚持妓女是主导者,才算夺回叙事权。这种自欺欺人的角度就懒得反驳了,但我在想,假如真的要用female gaze审视性产业的权力压迫,该用什么视觉?

想起铃木凉美。作为曾经的陪酒女和AV女优,她把此段写成学术论文, 获得东京大学硕士学位。在今年与上野千鹤子合著的《始于极限:女性主义往复书简》里提到这么一段经历:
她高中开始在涩谷原味店卖内衣,那店的玩法是,男顾客隔着单面镜挑女学生,被选中的女生被带到单面镜后的小房间,在“男的看得到我、我却看不到他”的状态下,直接把内衣脱给顾客。男人认定没人看得见自己,开始放心大胆地把内裤套在头上,边闻着边手淫。

赤裸的女性在单面镜后被物化意淫,连凝视者是谁也不配知道--这大概是我见过对“男性凝视”最具象化的演绎,当时的她只感到“尊严和内衣都被扔进沟里”。但多年后,提笔书写的瞬间,她又仿佛从单面镜的一边转到另一边,冷眼旁观自慰中的男人,再也没有恐惧和羞耻感,只剩无比清醒的目光,赫然发现男人多窝囊:躲在镜子后,花光辛苦挣的钱,购买被故意用粉底弄脏的内衣,还以为拾到宝,像狗一样用气味抚慰自己。

一方面还原女性的受害者角色,同时化身居高临下的审视者,用冷峻的学术工具,把曾经物化女性的男性变成一个个不曾拥有姓名的“病态”案例。她甚至以同样抽离的视觉观察“凌辱”类AV作品,把参与的男性的心理扒光,像实验小鼠一样近距离观察,连同自己被烧伤的疤痕,还有被吊在半空差点窒息的经历... 不逃避、不掩饰,同时封印在社会学显微镜下的标本中。

这才是女性叙事的真正力量。

在推特上看到一个 勇敢 美丽的 伊朗女性 摘掉了头巾。

下面简体中文回复的,基本都是污言秽语。

伊朗女性摘掉了头巾,我们戴上了口罩,却防不住满嘴的污言秽语。

中华跪族。阿Q国的男人们,真恶心。

救救她!大家有微博的请去帮忙扩散下吧。

经象友提醒,补个链接

这个是微博,

weibo.com/6974466537/M7ng9kK9U

还有一位象友补了事主推特
twitter.com/yaming00742313

推文截图在回复里,我就不附了。内容和微博差不多。

更新一下。
北京时间9月25日15:32,评论区象友回复,说ta朋友及原评论区网友均已报警,原文如下:【我朋友和评论区的网友都已报警,收到的回复是人暂时安全,在家里(至于在家里是否算安全状态无法确定,当然这也只是我们的猜测和担心)。
另,网友说因为之前网友在合肥报过警,收到的回复是已解决并不耐烦地要求不要再重复报警,希望大家注意;另外据我合肥本地朋友说她上次报警就被非常粗暴地对待了,至今有心理阴影,不知道多次重复报警会不会因为对面不耐烦而影响日后对这位朋友的保护……】

唉,希望她平安。

2002年9月25日晚22:06 更新
刚才上微博看了一眼,原po【春江晴空】又更新了一些信息。,一并附在下面。亚明妹妹的诉求除了保证人身安全外,应该是想回到学校正常上学。

【现状更新:

在派出所看到本人。但无法联系到她本人。合肥瑶海公安分局大兴派出所的警察想调解以后送回“家”去。

合肥瑶海公安分局大兴派出所的警察至今(下午6点55分)仍然认为这是家事,不肯医院鉴伤,和稀泥。之前类似这个情况的,我知道的只有17个人,没有人还活着。她们全部被“调解”回家,全部在家里死去了,全部排除自杀和他杀,全部没人在乎。求求这个世界了,我代她去死,不要送她回家,不要送亚明回家,不要送她回家……求求这个世界了……让她去医院,让她回学校吧,不要让她回家,我代她去死,不要让她回家……

至今(下午6点55分)她的手机一直被她妈妈扣着,仍然无法联系到本人。

她自学了德国留学的德语,也有考进985的能力,想好好地活,仅此而已。这是我知道的。如果真的死了,不可能是自杀。到时候请不要留言“啊 要是当时知道就给xx打电话了”,你倒是打呀,现在还活着的时候打啊……😭😭😭

这不是在开玩笑,什么“插眼”、“蹲个后续”,你想看什么?死亡医学证明?墓碑?如果你要蹲后续的话,你就是坏人。

向安徽公安厅、合肥公安局、合肥瑶海公安分局、合肥瑶海公安分局大兴派出所打一个电话这么难吗?都是公开的,都有电话可以打。在合肥瑶海公安分局大兴派出所附近的哥哥姐姐,去派出所阻止警察带她回家,让她去医院验伤,去学校住校,有那么难吗?向开明、支持她的合肥八中校长,向支持她的班主任,打个电话希望能让她去学校,有那么难吗?她父母不接电话装死,长大的人的心都是黑的……😭😭😭】

網名@春江晴空 的網友在微博上發的求助帖
「张恩旭(网名 亚明 和 在苦难中起舞),2005年4月15日出生,生理男性,实际是女性,正在吃激素药物。她现在在合肥八中高三重点班,同时也是全国化学联赛二等奖。

她之前被她的母亲拿着尖刀刺入骨髓(字面意思),造成部分残疾;他们家做过找一大堆亲戚轮流24小时大声对她辱骂,剥夺睡眠,持续数天,试图让她猝死的事情。」

「合肥瑶海公安分局大兴派出所的警察想调解以后送回“家”去。

合肥瑶海公安分局大兴派出所的警察至今(下午6点55分)仍然认为这是家事,不肯医院鉴伤,和稀泥。之前类似这个情况的,我知道的只有17个人,没有人还活着。她们全部被“调解”回家,全部在家里死去了,全部排除自杀和他杀,全部没人在乎。」

原博主希望網友們可以向公安局打電話求助。但我覺得警察在我這裡沒有任何的公信力。況且在這樣一個仇跨的社會氛圍中,就算警察真的知道有跨性別要死去了,也不會在意的。
不知道象友們有沒有其他幫助這個姑娘的方法?

伊朗抗议。多有力量的一张照片,看了两秒流泪了,因为我永远不会变成她。

柴柴泡出了超好喝的Thai tea,外面卖的随便一小瓶就40克糖,自己泡不用放糖,健康许多,味道和颜色依旧很正,还有自然茶香! :ablobmeltsoblove:

1. 泰茶冷泡三小时以上
2. 加Costco豆奶
3. 就可以喝了

买了Amazon的冷泡茶杯,竟然是日本产的,质量拔群,冷热皆宜!!!amzn.to/3BTU30S

柴再也不用担心老干妈玻璃罐泡茶会不会泡出红油了 :0300: 谢谢家里的茶水间主任(划掉)bartender柴 @ShibaMaster :blobcatflower:

#柴柴茶水间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