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唉,不知道你们看没看过《亮剑》原著 ,我小时候可喜欢看了,而且这本书也算是我的反贼启蒙。现在很多人喜欢玩李云龙表情包,搞李云龙赵刚cp,大概很少人知道书里的李云龙夫妇和赵刚夫妇都是在文革期间被迫害自杀的。这两天袁隆平去世,三年自然灾害又被重提,我就想起《亮剑》第31章的这一段,给当时还是小学生的我造成巨大震撼:

前情是李云龙对田雨(他老婆)因为粮食问题吵架了

“李云龙正襟危坐,面色显得很疲惫,很沉重,他直截了当地说:我刚才说了错话,我收回,现在向你道歉,请你原谅。

在一个屋子里过日子,马勺碰锅沿,难免磕磕碰碰,一时的气话不能当真,如果你的气还没消,一会儿你可以骂我一顿,我不会回嘴,现在我要和你谈的是另外一件事。最近我常常回忆过去,以前的很多事情都想起来了,大事小事,陈芝麻烂谷子,想呀想,一想过去不要紧,这心里就受不了,揪得慌,连觉都睡不着。我想起淮海战役,当时的仗是怎么打的,行军路线是怎么走,每场战斗是怎么指挥的,哪仗打在前哪仗在后,嗨,都记不清啦,只记得当时仗打得凶,可伙食特别好,嗬,大米白面、猪肉炖粉条子,随便吃,想着想着就流口水呀。再想想又觉得不对,好像有什么印象特别深的东西还没想起来,晤,当时吃得咋这么好?华野和中野加起来有60万大军,一天要吃掉多少猪肉炖粉条子?这就是说当时后勤保障工作做得很好,淮海平原上黄泛区很多,黄泥汤子没膝盖,别说种庄稼,走路都成问题,黄泛区的老百姓可苦了,哪儿供得起这么多军队呀,那么这么多大米白面、猪肉是从哪儿来的呢?是从河南、山东、河北这些老解放区运来的,是一百多万支前民工用独轮车推来的,这下我想起来啦,我当年印象最深的,就是这百万支前民工,当时我站在陇海线的路基上四处一看,好家伙,铁路两侧的大路小路上、田野上,漫山遍野,一眼望不到头的支前队伍,卷起的漫天尘土硬是把日头都遮住了,成千上万辆吱嘎吱嘎的独轮车发出的声音就像海啸似的,那场面一辈子也忘不了呀,推车的好像是以家庭为单位,有丈夫推车,媳妇在前边拉的,有老汉掌车把,大闺女在一边推的,饿了啃口硬馍,渴了喝口路边沟里的水,一抹嘴又接着往前走,一袋袋的粮食,一捆捆的军鞋,一箱箱的弹药就这样用小车推到前线的。我看着那场面,心里发堵啊。

敌机飞过来投弹扫射,民工们只能就地卧倒,光秃秃的大平原,一点儿遮挡都没有,你往哪儿躲?打着谁算谁,敌机走了,人流又接着向前走,我亲眼看见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被子弹打掉半个脑袋,一个老汉抱着孩子哭呀,嚎呀,还从头上摘下脏得看不出颜色的手巾拼命给孩子擦血,手巾都染红了,周围的乡亲说,这老汉就这么棵独苗,是三代单传。我一听鼻子就发酸了,当时也不知说什么好,我一边叫战士们掩埋尸体,一边扶着老汉说:老人家,老百姓对我们队伍的恩情,我们这辈子是还不清的,我们无以为报呀,我们能做的就是狠狠地打,打垮国民党的统治,建立一个新中国。让咱老百姓都能吃得饱穿得暖,都能过上好日子。老汉擦擦眼泪说:首长,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俺老百姓为咱队伍,咱队伍又为了谁?这是咱自己的队伍呀,咱不管谁管?首长,你让弟兄们给俺娃堆个坟头,俺送完军粮回来,再把俺娃带回家。首长啊,俺不多呆啦,前边急等粮食用,俺得赶紧迫上队伍呀。老汉说完抄起车把要走,听完老汉的话,我就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刷地就流下来了。当时我们师三团正排着行军纵队从旁边大路上过,我传令部队停止前进,我拉着老汉的手向战士们喊,同志们,这位老人家的独生子刚刚牺牲了,他是从咱老区来,走了上千里地呀,独生子牺牲了,老人家还坚持要把军粮送到前线。同志们,这就是我们的人民呀,咱们的队伍欠人民的情是还不完的:同志们,不管将来你们走到哪里,不管将来你们当了多大的官,你们要记住今天,记住这位老人家,要记住向人民报恩呀!同志们,咱们的队伍是铁打的队伍,咱们的战士是铁打的汉子,天不怕,地不怕,上不敬天地,下不敬鬼神,咱们的膝盖没打过软,可咱们上敬人民下敬父母,要跪就给人民跪,给父母跪。现在听我口令,全团下跪,请老人家受我们三团全体指战员一拜。说完就先跪下了,三团当时是加强团有五千多人,五千人哪,五尺高的汉子站着黑鸦鸦的像森林一样。口令一下,五千多条汉子推金山倒玉柱哗啦啦跪倒一片,那场面呀,一辈子也忘不了……李云龙说得动情,他感到浑身燥热,多日的郁闷淤结在胸中,想一吐为快,他狠狠地扯开军便服的领子,努力使自己的情绪镇定下来。嗨,最近我失眠了,想呀想,想得头疼,我李云龙没文化,这个主义那个理论我都不懂,也没兴趣搞明白,但我只认一条理,就是不管什么主义,你都得让老百姓吃饱穿暖过上好日子,不然就狗屁不值,你说破大天我也不信。当年红军的根据地有哪些?井冈山、瑞金、鄂豫皖、川陕。为什么要在这些地区建根据地?干吗不在上海、北平?就因为这些几省交界的地区穷,敌人的统治相对薄弱,人要穷就容易革命,就容易造反,你要人家革命和造反总要有个理由,总要让人有个盼头,不然人家凭什么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跟你干?其实当时党对不识字的农民从来不讲什么主义和高深的理论,建立中央苏区时发动农民的口号很简单,叫‘打倒土豪劣绅,吃红番薯‘。你看,多简单,能吃上红番薯就行了。解放战争时,动员农民参军理由也很简单,土改刚分完土地,国民党要把你的土地抢走,怎么办?参军,保卫胜利果实。说一千道一万,老百姓的盼头就是能耕种自己的土地,过上好日子,要求不高嘛。问题是人民做出了重大的牺牲,帮我们取得了政权,我们当初的承诺兑现了没有?人民是否过上了好日子呢?这就是我烦躁、睡不着觉的原因。

我心里有愧呀,愧得脸发烧,娘的,胡折腾呀,好端端的日子不过,非要折腾呀,大跃进、炼钢铁,十五年超过英国,一亩地打个几十万斤粮食,粮食多得发愁啊,愁得没地方打发,狗屁,见鬼去吧。有能耐折腾就要有能耐负责,自己的屁股自己擦。丁伟说得没错,早知这样,老子当年就不该当红军。打了这么多年仗,老百姓付出这么多,好容易解放了,还不该好好报答老百姓?这几天我到下面各团走了走,干部一个不见,只见战士,和战士们聊天,这一聊不要紧,听得我头皮发麻,浑身哆嗦,哪朝哪代也没有饿死过这么多人。哪里死人最多?老区呀,当年养过我们帮过我们的老区呀。解放十一年了,老区人民不但没过上好日子,反而大批的被饿死呀……。李云龙哽咽了,大滴的眼泪滚落下来,他狠狠地擦去泪水,但泪水不停地流下来。田雨受到极大震撼,李云龙的眼泪金贵,轻易不流,一旦流出往往使人肝肠寸断。”

Pinned post

这篇文章,俺就把它翻译成《新时代与过剩的男人》吧,很有趣,我觉得是至今以来我看过的分析incel最有意思的一篇。比较长,但是值得一读!

我挑了一部分随便翻译一下,请勿转出毛象哈谢谢:

一个事实是,目前活在世界上的所有人,他们的祖先中大多数都是女性。这个听起来很奇怪,毕竟有男有女才能生孩子,但是这事实背后有着生理上以及社会结构上的不平等因素。一个男人可以源源不断地产生精子,但一个女人一生能生下的孩子数量是有限的。一个社会如果失去了大多数女性,那就很难保持人口;但一个社会如果失去了大多数男性,只要女性还在,只需要少量男性就可以实现人口回升。这造成了一个现实,那就是在历史上的大部分时候,男人都被看作可消耗品。

在不同的历史时段男人的可消耗程度也有不同。当智人首次踏上欧洲土地时,约三个女性会为一个男性生育。而到了农耕时代,社会高度层级化,只有少部分的男人掌握土地等资源,有资源才能维持家庭,所以在BC6000年左右,女性为男性生育的比例达到了惊人的17比1。而到了中世纪时代,成吉思汗和奥古斯都等统治者能拥有数百个后代。到了近代,女性对男性的生育比例大概来到了略微正常的4:1。但无论怎么样,在漫长的历史里所有活过的男人中,只有极少一部分人的基因被留存了下来。

没有生育权利的男人去了哪里?大部分人当苦工(比如造金字塔啥的),幸运一点的当了神职人员,或者去探索新大陆。大量的罪犯、孤儿以及没有继承权的年轻男人被派去远方寻找财富和土地,很多人再也没能回家。更重要的是,几乎每个时代,统治者都会发动战争,要么守土,要么开疆,让大量的年轻男性互相残杀。这些男人踏上的是一条高风险高回报的旅途,如果成功,统治者的统治将会更稳固,如果失败,这也仅仅意味着消耗掉了一部分过剩的男人。因为“光棍”们是社会不稳定因素,他们更可能会通过反叛和不法行为来获取那些他无法拥有的资源。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有的时候还会做过头,比如阿尔巴尼亚的“血仇”习俗,直到今天部分部族仍然在互相厮杀,死掉的男人太多,以至于他们产生了一个传统,就是让部分女性取代这些男性的角色,成为男人。

一些男权人士认为可以用这些事实来攻击女权,因为男的比女的“更惨”。但男性被当作消耗品和女性被压迫根本就是一体两面,在历史上的大部分时候,父权制的本质不是生而为男就能获益,而是设置了一种残酷的环境,让世界上大部分的男人互相残杀,从而维护一个以男性精英为主导的社会秩序。

今时今日的incel认为女权主义、性解放乃至约会软件让女性比以往更加挑剔,让女性奔向更富有、更有吸引力的男人,而对“普男”不屑一顾。他们首先忽视了不管Chad(有钱/有吸引力的男性)在约会软件上能得到多少个likes,他们中任何一个也比不上摩洛哥的苏丹Moulay Ismail ibn Sharif,他拥有超过一千名后代,孩子的母亲更有超过五百人。那时候可既没约会软件,也没女权主义。而且纵观历史,男人性生活的唯一保障根本不是什么更传统的约会文化(指的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种),而是婚姻。

incel们往往着眼于二十世纪后半个世纪的历史,颂扬所谓的good old days,所谓没有被女权主义腐蚀的传统价值。二十世纪后半叶是所有发达国家战后的短暂高光期,社会的政治和经济力量合流,创造出了前所未有稳定和繁荣,让“普男”们也能拥有维持一个单收入家庭的能力,并也能收割父权社会的果实。同时期,“约会”也开始被看作是青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但是正如《真探》里的Marty所说,“要是真有那么好,那么没人会想要改变”。所谓的战后天堂,其实不过是一个幻梦,它的繁荣完全是被重建被战争蹂躏的世界这一目的所驱动,而究其根本,战争一直以来才是消除社会冲突以及抹平不平等的最终手段。而现在,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已经掠去了人们最后的一点经济保障,婚姻这种最稳固的获得性生活的手段也逐渐成为奢侈品。

今天,世界各地的男性都在经历一种“目的的虚空”。在美国上一次经济衰退中,丢工作的人当中80%是男性,即便在传统的男性行业,自动化让“软实力”更受重视,而女性毫无疑问社会化程度比男性更高。大学生中男性的占比已经少于一半,所以一方面拥有大学文凭能让男人在婚恋市场上获得优势,另一方面也让没有大学文凭的男人的机会大大降低。Hannah Rosin在The End of Men里写到,后工业时代的经济根本无视男性的体格和力气,在这个时代更重要的是社交价值,沟通以及专注能力,这都并不是男性独有的优势,甚至可以说这些都是女性的优势。

另一个残酷的事实是,今天的下层男性更难被消耗掉了。尽管世界上到处都在发生战争,但现代战争对社会结构的影响比过去小得多。二十年的中东战争中美军伤亡了六千人,而历史上光一场七年战争伤亡人数就接近一百万,那时候的世界人口只是世界人口的十分之一。现在全世界的武装冲突伤亡只占全年死亡人数的3%。战争的自动化和专业化让战争作为绞肉机的效率大大降低,过剩的男人自然也消耗不掉。所以与其责怪女权主义让他们失去性生活,incel们其实可以责怪现代社会,因为不像他们的前辈们,他们居然能活着表达不满。

尽管目前网上的incel大多都是郊区白人,而我们一般也不会注意到他们,除非他们搞出一些恶性事件。但是可以把他们的存在看作一种全球男性危机的一个变种。在美国,90%的监狱人口是男性;在南苏丹,一夫多妻制和彩礼制直接引发了内战;ISIS招募了大量不满的穆斯林年轻男性,并许诺给他们女人;在东德,因为女性更适应社会,并大量移民去西德找工作后,大量被剩下的东德男性成了极右翼运动的温床;在印度,相似的情况(女性大量移民)被堕女胎造成的性别比例不平等恶化,直接导致了暴力的宗教狂热。经济学人写到:这个世界上最失调(dysfunctional)的人几乎全是男人。

如此看来,incel的窘境其实颇具讽刺性。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受害者的同时却支持着导致他们悲惨现状的意识形态。他们痛斥女人的物质肤浅和拜金主义,认为女性只看重男人的社会资源,同时又反对平权,崇尚“男人就要当家中顶梁柱”的性别定式。他们歌颂婚姻,却反对社会福利政策,而恰恰是这些政策能帮助他们得到并维持婚姻。他们情愿当白人至上主义者,妖魔化有色人种和移民,却不愿承认他们共同面对的问题。他们对历史的理解完全被大众媒体所扭曲,渴望回到“传统”社会,而从统计学可能性上来说,在“传统”社会他们更可能成为领主的炮灰、在海上被坏血病折磨的水手、或者是被督工抽鞭子的搬石头苦工。

但是有一点重要的是,劝诫incel“提升自己”以及“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并不足以回应我们这个世界正在面对的科技和人口发展,而众多滋生incel的社会问题其实让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着更多更大的危险。

fin.

americanaffairsjournal.org/202

Pinned post

之前在reddit看到的好帖,终于可以分享了!reddit.com/r/China_irl/comment

今天是毛泽东的诞辰,我们来一起回味他的历史发言

TOP1:“南京方面,据二月三日柯庆施同志给饶漱石同志的电报,已杀七十二人,拟再杀一百五十人,这个数目似太少。南京是一个五十万人口的大城市,国民党的首都,应杀的反动分子似不止二百多人……南京杀人太少,应在南京多杀。”-----〈对上海南京镇反工作的指示〉,1951年2月12日

TOP2“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在今年一年内,恐怕需要处决一二千人,才能解决问题。在春季处决三五百人,压低敌焰,伸张民气,是很必要的。南京方面,请华东局指导该市市委好好布置侦捕审讯,争取在春季处决一二百个最重要的反动分子。”\[-----关于对反革命分子必须打得稳打得准打得狠的电报〉,1951年1月17日

TOP3“决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杀此数的一半,看情形再作决定” -----〈转发中央公安部关于镇反的报告〉,1951年4月22日

TOP4:必须认真研究,周密布置,大杀几批,才能初步地解决问题。……天津准备于今年一年内杀一千五百人,四月底以前先杀五百人,完成这个计划,我们就有了主动。——《给黄敬同志的批示》,一九五一年三月十八日。

TOP5:过去该市手面太小,不敢大张旗鼓杀人,现已彻底转变,做得很好,大有成绩,并且跑到许多城市的前面去了。——《给南京市委同志的批示》,一九五一年四月十三日。

TOP6:人身上海天都要脱发、脱皮,这就是灭亡一部分细胞。从小孩起就要灭亡一部分细胞,这才有利于生长。如果没有灭亡,人就不能生存。自从孔夫子以来,人要不灭亡那不得了。灭亡有好处,可以做肥料。——《在八届六中全会上的讲话》,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九日。

TOP7: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识分子嘛。我与民主人士辨论过,你骂我们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在中央八大二次会议上的系列讲话》,一九五八年五月八日。

TOP8:八亿人口,不斗行吗?——1975年12月31日在中南海书房里会见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女儿朱莉及其丈夫戴维时的谈话

TOP9:“我才不怕打,一听打仗我就高兴,北京算什么打?无非冷兵器,开了几枪。四川才算打,双方都有几万人,有枪有炮,听说还有无线电。”——〈召见首都红代会负责人的谈话〉,1968年7月28日

TOP10:在1956年党的八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针对“波匈事件” 说:镇反运动“我们杀了70多万人,东欧就是没有大张旗鼓地杀人。革命嘛,阶级斗争不搞彻底,怎么行?”他听到斯大林杀了100万党员干部,却说:“一百万这个数字也不算太多嘛!”(参见《百年潮》1999年第3期) 后来又说,导致匈牙利反革命事件就是因为起初没有杀反革命。“我们镇压反革命,杀一百万,极有必要。”“六亿几千万人,消灭那个一百多万,这个东西我看要喊万岁。” ( 毛泽东1959年8 月11 日下午的讲话。参见李锐:《庐山会议实录》,河南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97页。)

TOP0:打起来也不要大惊小怪,打起仗来无非就是死人。打仗死人我们见过,人口消灭一半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好几次,汉武帝时五千万人口,到三国两晋南北朝,只剩下一千多万,一打几十年,连连续续几百年,三国两晋南北朝、宋、齐、梁、陈。唐朝人口开始是两千万。以后到唐明皇时又达到五千万,安禄山反了,分为五代十国,一两百年,一直到宋朝才统一,又剩下千把万。这个道理我和×××讲过,我说现代武器不如中国关云长的大刀厉害,他不信,两次世界大战死人并不多,第一次死一千万,第二次死两千万,我们一死就是四千万。你看那些大刀破坏性多大呀。原子仗现在没经验不知要死多少。最好剩一半。次好剩三分之一。二十几亿人口剩几亿,几个五年计划就发展起来,换来了一个资本主义全部灭亡。取得永久和平,这不是坏事。----在八大二次会议上的讲话 (一九五八年五月十七日下午)

Pinned post

reddit.com/r/China_irl/comment

再转一篇对付墙的战略。中心思想就是用游击战扰乱中央军,用ccp的老办法来对付ccp。看完之后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现在学习搭建土梯子还来得及吗!

《GFW技术评论》-- naiveproxy 作者关于反GFW战略态势的描述

起因是去年6月时,v2ray接连发现漏洞,于是开发者们关于下一代翻墙协议的方向发起了讨论

naiveproxy协议的作者在其中发表了一段关于翻墙战略态势的评论,这里分享给大家:

&;

>我不是“有人”,如果不知道我是谁,可以去查一下。我的回复👎竟然是👍的两倍,网络真是健忘的,看来有必要发一个《GFW技术评论》的迷你社论在这里:
>
>顶楼的提议当然在技术上是进步的,TLS在技术上比土制协议更先进,不然我也不会在自己的实验项目里走这个方向。但是很多人的思维惯性是技术决定论,没有搞清战略态势。
>
>不知道是不是钢4引用的名言,“业余玩家谈论战术,职业军人研究后勤”。决定这个对抗性研究斗争成败的很大因素,在于后勤。在翻墙技术研究里的后勤就是人力和资金。从人力和资金来看,国家机构都占有压倒性的优势。这个时候去把技术力量集中于打造极少几个完美方案,就如同井冈山反围剿的时候与中央军打阵地战正面冲锋。不是败于技术强度,而是败于后勤。实际的例子,二十世纪初的自由门,一月一换协议,结果被上交等团队集火。美国军方、国务院资助的匿名网络的技术顶峰Tor,照样被集火。最近谷歌资助的Outline也好不到哪去。
>
>**而战略态势是什么?研究“反翻墙”的不是一个匿名机构,其实很明确,工信部安管中心,国家应急响应中心,高校实验室,网络安全公司。而且他们也不是专门要与翻墙群众过不去,国安基础设施(与PRISM对标),反病毒和botnet,防止境外有害信息传播(宣传口,查封网站),网络信道的垄断权(通管局数字主权,抓卖代理的人),优先级的最后才是把大家的自用梯子给封了。只是恰好加密信道技术具有共通性,翻墙能用的加密信道botnet也会去用。**
>
>**有这么多对手,分到反翻墙上面的人力物力是排到最末的。实际情况中比较可能的研究翻墙技术的主力就是高校的研究生,研究过程就是一个自然科学基金委发了资金,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出一个成果,导师要评职称,学生要毕业。这样的后果就是,没有人在这里跟你经年累月地耗。像v2ray这种项目,光用户配置的协议组合就要十种八种,我自用已经烦死了,让研究生去分析,就要烦爆了。这个时候你把协议组合减少成一种,去引诱对方成立专项工作组,不是自送人头吗?**
>
>**我有什么证据证明反翻墙技术研究的混乱?从有墙的时代开始直到前几年,你可以在21和25端口上跑一个明文的HTTP/1.1代理而不被封。我从来没有公开这个事情,因为这个漏洞太容易补,但就从这里就能看出问题了。另外一个后勤上的例子,比如现在流行用机器学习,深度学习去做流量分类,但由于base rate fallacy造成非实验室条件下误报率过高,以及推理网络开销巨大,基本上没有可能落地到在线防控管理的系统里,也许可以做一些离线分析。这种情况下什么准确率99%都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有意义只能说明协议里面有肉眼能看出来、三行代码能测出来的特征,就不需要学什么学了。**
>
>所以在这种战略态势下,v2ray所代表的范式就是一个辩证的思想,游击战、人民战争,造成反翻墙研究者没有明确可控的研究对象,打掉一个协议,出来十个协议,越打越多,而不是越打越少。这个时候v2ray的弱点就辩证地转变成它的长处,没有一个中心管理团队,没有协议的顶层设计,各种协议组合之间也没有优劣之分,也就没有研究的头绪。现状已经自然而然地形成到这样,具有了它内在的合理性。你可以在技术上类比强度和韧度的区别,往TLS深处研究可以提高强度,但是缺少了外围根据地,这样是没有什么韧性的。
>
>而且告诉你,TLS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这个协议本身会散发出大量信息。而且由于使用证书的原因,在地址上缩小了搜索空间。
>
>上面我比较夸张,但实际上我的推荐也不是完全不用TLS,现在不是已经用了吗?的确可以探索。关键是不要TLS为理由来把其他所有协议组合提供的“外围根据地”、韧性、或者叫战略纵深给取消掉。

github.com/v2ray/v2ray-core/is github的讨论

Pinned post

reddit.com/r/chonglangTV/comme

搬一个:

致那些坚持认为不会翻墙者不配看墙外东西的粉红

你们总是认为自己有智力翻墙所以高人一等,是被国家选中的高等中国人,经过了国家的“简单考验”,因此可以心安理得地享用墙外资源。

翻墙貌似是很容易的,在各种商店里面下载个免费的翻墙工具就翻出去了。复杂一点的上网买梯子然后配置下ss,ssr,v2ray什么的也翻出去了。再复杂一点就是花钱买个服务器然后自己搭一个。所以难怪你们会以为翻墙是很简单的事情,翻不出去的是傻逼是脑残,是劣等中国人,不配上外网

但是这份容易并不是表面上的理所当然。

最开始的翻墙用的都是各种现成的协议。直接拿来用就可以很简单的翻出去了,但是在你们敬爱的习皇帝上台之后,大量现成协议都被封锁。

为了对抗这个封锁,让一般人有访问完整互联网的权利,国内开发者们仔仔细细地研究GFW的构造,研究密码学,研究协议,研究混淆,研究防探测算法,同时秉持着开源精神创造了如Shadowsocks,v2ray等优秀的开源翻墙工具。

他们的下场并不好,无论是ss还是v2ray的作者都被警察叫去喝茶了,但由于源代码是开放的,这些软件不断有人维护,因此能一直翻出去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好心人进一步降低这些工具的使用门槛,他们给这些翻墙工具加上GUI界面,移植到移动设备上,还写了一键安装脚本来方便部署,而他们许多也被警察抓捕

扪心自问一下,没有这些人的帮助,你们还能翻墙吗?

不查阅资料,你能说的清楚网络的五层协议吗?你能说的清楚SSL从握手到传递数据到底经历了什么吗?你能说的清楚对称加密和非对称加密的原理和使用场景吗?你能说的清楚TTL值的作用吗?

大部分人都做不到对吧

即使你是科班学计算机的,勉强搞的清楚这些东西,要你从头实现一个性能流畅还能跨平台的代理,也是很难做到的吧

所以,请你们承认这一点,你之所以能翻墙,并不是因为你受了良好的教育以及党国对你网开一面,而是因为有这些开发者在背后不断的牺牲和奉献,你们认为你们和国家达成的默契,实际上是背后这些人在帮你们和国家博弈。而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们秉承的一个理念,即所有人都有权利平等地访问互联网。

所以请收起你们那副高傲的嘴脸,不要嘲笑那些不会翻墙的人,不要认为他们不会翻墙,因此就无权访问外面的互联网,也不要因为自己能翻墙好像就经过了国家的考验一样的嘚瑟,你所热爱的政府和共产党根本就不想你能访问外网!

看微博上有人说领英杀猪盘,想起领英之前有段时间经常冒出有莫名其妙履历的莫名其妙的男的来加我,比如这位,看了就想说希望您做这种宇宙级业务的大佬不要再在领英上骚扰我们这些小兵

其他还有更弱智的好像被领英爆破了

库尔图瓦身高2米已经看着像堵墙,我想起我的前同事,意带利人,身高2米05,这个高度的人那种强烈的存在感,只有现实生活中见到才会明白!

【简单时髦、意大利风味、非常开胃|蔬菜奶油三文鱼|Jrake|-哔哩哔哩】b23.tv/mMALT7

这个菜谱不错,刚刚跟着做了,听取评论的建议还加了鸡汤(浓汤宝),好吃!(不过我觉得任何有奶油的菜一般都不会难吃

今天的简中赛博坟场新坟几十座,几乎全部与弦子和庭审结果有关,真行啊王高飞

昨天我终于去和老工看了尚气,里面大概有50%的情节都在讲中文,因为只有丹麦语字幕我还得一边看一边当翻译。评价:1.前半段不错 2.梁朝伟的角色也太深情了8 3.刘思慕演技跟梁朝伟没得比,被抢风头属实应该 4. 后半段太套路了,超英cgi场面令人疲劳,看到他爹要去释放怪兽的时候老工:hoho,怪兽一放出来大家肯定要并肩作战了hoho。2分钟后大家开始并肩作战 5. 比较喜欢尚气他妹 6.神兽的cgi做的不错,看了很想撸

昨晚地铁奇遇:3p 

昨晚我去机场接老工,地铁上人不多,中间某一站上来三个人,两女一男,看样子都有点醉但是因为昨天是周六所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正坐在那神游,忽然旁边的这仨人围成一圈你的头贴着我的头我的头贴着她的头开始接吻,我特么还以为我看错了又喵了一眼发现根本不是普通的接吻已经开始舌吻起来了,两位女士还在对对方上下其手(成语的错误用法,直接一点说就是互相揉奶搓b :0190: 此刻我还不知道如何描述自己的心情,同一车厢的两位工人老哥已经激动地嚷了起来,下车前还对三p组合里的男的又是点头又是竖大拇指的,大概意思就是“兄弟你真行”。男人,呵,太predictable。他俩下车后后车厢里就只剩下3p组合还有我,他们仨这下更是变本加厉,完全无视我的存在,我特么连丁字裤都看到了,然后到机场的那一刻因为地铁停下的惯性两个女生摔倒在地但依然摸个不停,我当时整个脱口而出Morty的口头禅Aww geez,然后立刻溜之大吉,进了机场不一会发现3p组合也进了机场,还是围成一个圈三颗头紧紧贴在一起,我心想你们这样能找得到登机口吗,结果过了一会,三人估计清醒了一点之后发现他们特么从一开始就不该来机场,于是又手拉着手鱼贯而出,目睹了全程的我表情如图

因为他们当时实在搞得太忘情我干脆拿手机出来录了一段视频,但是为了他人的隐私我还是不发了……总之这一段时间我对任何lesbian porn都失去胃口了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