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本站时间轴已经有原本跨站时间轴的味道了,以我对长毛象和本站的了解给新来的朋友简单介绍几件事。

1:本站暂无社区公约,明令禁止的只有儿童色情和诈骗。也就是说只要不违反这两项,暂时没有任何人有权指责你不该发什么,同样你也没有权力这样对任何人。所以如果有人攻击了你的爱豆、在你评论底下发屌图或者故意触碰到了你其他雷点,举报暂时是无效的,聚众举报也不行,热搜控评骂街屠广场等微博常见伎俩同样无效且无意义,请善用关注和屏蔽。

2:你可能发现了长毛象的搜索没有微博那么好用,这是故意这么设置的,为了防止有食死徒搜伏地魔的名字去网暴他人钳制言论。

3:在发一些可能引起他人不适的内容时暂时不强制隐藏警告,但是建议最好这样做。

4:长毛象是一个宇宙,每一个实例(站点)都是一个星球,完美的状态是不同的爱好者去建立更多的星球,并且在跨站时间轴里相互关联。大量用户同时涌入某个或某几个实例会破坏原有的生态,而且也不利于长毛象宇宙的发展。新来的朋友们可以在活吧骑驴找马,一边熟悉长毛象的环境,一边去发现或者建立适合自己的实例。我不懂技术,有意建站的朋友可以关注这个教程:pullopen.xyz/@flyover/10448994

5:以我对本站原有用户的了解,本站被墙是早晚的事,被炸也不是没有可能,大量用户涌入和集中必然会加速这一过程。请大家养成定期备份的习惯,随时准备迁移到其他实例,当你选择了长毛象,就意味着你注定要流浪。

如果我知道了某个品牌的高层有明确的作恶行为,我就不会再用这个品牌。所以好几年没用过京东了。我用不用当然是小事,微不足道,但我们小人物也只有在小事上呵护自己的心。 ​​​

上海的音乐会还在继续取消,刘骥三天三场舒伯特钢琴作品音乐会刚刚被延期成了一天三场,歌剧这么奢侈的东西我们连有无的问题都没法解决,而外面的世界已经把经典歌剧颠覆到面目全非了。我也想看伊丽莎白跟维纳斯接吻的唐豪瑟……

总结一下昨晚 Tannhäuser 的一些神奇的导演发挥:

第一幕 Venusberg 的布景是一个巨大的横放的局部维纳斯雕像。男主和维纳斯有个女儿,由三个扮相相同的小女孩扮演。在维纳斯挽留男主的那一段,雕像上投影了维纳斯带领团队进行一些组培生物实验;

第二幕 Wartburg 布景模仿了拉斐尔的《雅典学院》,合唱比赛的女性观众们不仅蒙着面纱,还举着男性头像的面具遮脸。伊丽莎白看起来一直不太情愿扮演人形圣母道德榜样的角色,并且在给男主求情的过程中,一边暗搓搓地对男主翻白眼扇巴掌,一边和维纳斯好上了(互相牵手摸脸接吻);

第三幕主角团换上现代服装,变成了博物馆里欣赏《雅典学院》的游客。男二强吻并亲手掐死了伊丽莎白,然后躺在地上的伊丽莎白尸体由维纳斯替代,男二对着维纳斯深情献唱《晚星颂》。男主归来复述罗马教皇的话时,男二痛苦不堪浑身抽搐。剧情一边进行,男主和维纳斯的女儿一边用白油漆粉刷《雅典学院》这幅画。最后大合唱的时候,伊丽莎白和维纳斯坐在舞台中央被花童撒花,爱神和男主女儿在舞台右侧阅读瓦格纳的总谱,背景投影 "Wir schulden der Welt noch…" 字样(应该是引用瓦格纳临终前说的 “我还欠世人一部唐豪瑟” 这句话)。

总之是一个颠覆了原作价值观,戳破清教徒虚伪的高尚面具,强调女性意识觉醒的制作 :aru_0160:

大多数时候,一个人作为个体的讨厌是极其有限的,只有把自己带入角色和群体,那种讨厌才会被无限放大。
为什么那英在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并不显得讨厌,在脱口秀大会和中国好声音却时常让人想打她?因为在一年一度喜剧大赛,那英没有掌握她所不能胜任的决定权。
如果习近平只是一个挑两百斤麦子的普通农民,也许此刻反贼们都在排队转发帮他维权的微博。

如果一个被认为是精神病的人待人以悲悯,自以为正常的人却四处排泄恶意,那肯定有哪里出了问题。

我会特别留意那些让我感到不舒服的话,然后追问自己那些话为什么会让我不舒服。

比如“放下助人情结”这句。

一般别人会使用它的场景是:没人在求助,但其他人觉得那个人需要帮助,于是给出建议——注意,不是给钱、不是给资源、也不是给情感支持,而是给建议——但那个人不接受的时候,这群人就会互相安慰说“放下助人情结”。

这不是很荒唐吗?

国庆不是国庆,国丧才是国庆。

打开群看到有人说赵立坚塌房了。
赵立坚也算房?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