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买新锅,各式各样的,好想买新碗盆,贼漂亮的!

我室友也挺吓人的,爱好是磕B站男同,梦想是做同妻。

昂,我嘴里上火可能不是缺水缺的,是踏马这两天上网给傻逼气的。眼不见心不烦,明天开始要给自己找点其他乐子减少上网时间,做饭!大致菜单:花甲粉香葱串肥肠炸五花海鲜疙瘩汤奶油虾仁意面章鱼小丸子红糖糍粑雪媚娘辣子鸡锅包肉……………以上酌钱包考虑吧……

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听形势与政策课一糟逼男的扣着鼻屎讲美国与孟晚舟……

上大学后再没有一拍即合的饭友……好多次想出去吃又因为找不到人同去而少了兴致 :blobcatgooglycry: :blobcatgooglycry: 明天……明天无论如何我必要出去吃烤肉,馋死我了……

wujowaza boosted

刚刚想起一件事:当前简中互联网已经进入一种“无论谁出事吃瓜群众都纷纷叫好”的状态。我觉得这往往和当事人并无关系,而是舆论本身已经丧失了维护社会道德这一朴素的功能,或者说“社会道德”本身已经被维稳体制摧毁了,道德不再是一种自发的、内在的追求,道德是一种电击惩罚机制,是“触犯→惩罚”这样一个简单的反馈回路,甚至连这个回路都可以是反的,普遍是先有惩罚再思考“我/他犯了什么事”。强权以道德的名义剥夺普通人的自由,但这并没有提高社会的道德水平,反而使道德与自由一道消失了。

我以为前几天室友唱的“要不你就把我删了吧……”已经是极限了,我的忍耐极限了……今天所有室友又都开始嘹亮对唱:我不是刘德华不给你唱忘情水我不是张学友不给你唱吻别但我是郭富城对你爱不完……
这歌他么到底是谁唱的,我想去微博私信他一坨大粪……

今天要去校对面美团自提点拿东西,保安死活不让出去一步,只能翻墙。回来的时候遇到一对情侣,问我需不需要帮助,我坐在墙头挥手说没事,觉得自己还挺潇洒,五秒后就跌仰在他们脚边把他们吓得直呼哎呦哎呦,赶紧扶我起来。那黄土地沾我一身土,今天还穿的毛呢外套。
虽然很窘迫,但依然小小感动要给出我心中世界上三个好异性恋名额其中两个。

哎呀,我牙都痒了,那绞尽脑汁思索还可以像哪个丑星的样儿……想了一整天就憋出来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丑人……

无法理解,完全无法理解,我想一巴掌拍死旁边室友,突然附过来小声说我知道你新担长得像谁了,像至上励合的张远,那个斗鸡眼。滚你吗蛋,昨天说像张哲瀚今天说像斗鸡眼。啥意思,故意败坏他恶心我呢 :0010: :0010:
我真不指望一个集将太郎高卿尘BKPP外貌爱好者在审美上有什么高见。 :blobcatcoffee: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