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连续看了五部150分钟以上的电影了,我是体力超人。。(扶着老腰

昨天电影群里有人出票,因为家里昙花快开了,要在家蹲守。种了四五年,这是第一年开花。现在这个群没人关心上影节了,全在等昙花开。
(啊突然被转 update 一下已经开花了!图片不方便公开请大家自由想象叭!很美丽!)

刚刚目击到了世界上最轻松的工作:擦自动扶梯的玻璃

哦对了这么多年我第一次发现kyoto是反过来的tokyo,原地呆滞了三秒钟。。

谢海盟说聂隐娘的设定是亚斯伯格,诶

终于在大银幕重看了聂隐娘,字面意思上的太好看了。光影眩目,动作情节简洁利落,又极其有神,构图光影氛围统统好看得叫人精神抖擞。山林云雾,物候辰光,所有的镜头都在等待的时刻到来。想到他的最后一部最后一幕是隐娘牵着马远走,再也不会有人拍这样的电影了。

Show thread

昨天看相米慎二的搬家,第一次直观地想到做一个被孩子喜爱的父亲比母亲要容易太多太多了。对于在传统家庭角色分工中的承担了更多家务和育儿工作量的母亲来说,孩子也是侵占个人时间的敌人之一,更容易在大量的接触跟教育里爆发冲突,更别提还要兼顾职业生涯和厌女环境的压力。而爹,什么也不干的爹,只要嘻嘻哈哈一起玩一下,就可以踩在母亲的牺牲上成为小孩值得信赖的盟友。我家也是这样呢。

看到 K 记六个蛋挞二十之类的活动不禁想问一次性六个蛋挞都是什么人在吃啊……我会选淘宝代点十块钱两个,小吃怡情大吃伤身啊朋友们

今晚美琪放刘别谦的默片,又看到一堆人喷有多刻板厌女然后一堆人跳出来维护,笑死,2024年了还要供着一百多年前的朽木当宝贝吗

Show thread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