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法对底层男性产生真正意义上的同情,像对(底层)女性那样,比如任何一个男性都无法让我产生对马泮艳那样的感情和感受,这种感情和感受又深切又痛苦,我甚至无法使用同情这个词,就是痛苦愤怒到每当想起来就觉得,天啊,这个女孩跟我生活在同一个时代啊,我想打破这枷锁,我想打破这旧社会。而她甚至不是最惨的,更多女性血肉模糊非人非鬼地消失了。

而男性,再底层的男性,只要男也有母亲妻子姐妹,我都在想,啊,男也还有她们的血肉可以啖,骨头可以踩。

很久以前一条新闻报道李克强慰问偏远地区村民,男也走进那个低矮简陋昏暗的小屋,跟那个肤色黝黑瘦削的男的交谈,男也亲切地问:娶媳妇有困难吗?

那一刻我在心里尖叫:看,男也们是联盟!

后来我一直在想,如果男也慰问的不是一个村民,而是一个女村民,男也会问什么。没有,所以一直记得那句话,娶媳妇有困难吗?就好像问,吃得饱吗?穿得暖吗?

政府关心底层男性,关心男也们能不能得到一个女性。政府关心的底层人民,是底层男人民。

辱骂习近平可以减少不必要的版权争议,大家可以在嘟文中随机穿插敏感词。

#习近平护体

无论何时,转发此条即可获得咖啡因菩萨的保佑~
祝你在学术或任何路上,精力充沛,头脑清醒!

(这样菩萨就有时间摸鱼了)

Show thread

就怎么说,感觉现在很少能感觉到和他人之间很深很深的连结感了。朋友是有的,但少有那种很深刻、不可或缺的连结感。
可能太独立也不是什么好事。

六四。北大还是发生了很多事情的。
最老的教学楼在北边,墙面上有斑驳的红色油漆。写着无产阶级...打倒...走狗...,省略号是看不清的。
注意到这陈年油漆,是因为大一的在这里上现代文学。跑去问这门课的老师:教室外的墙面有什么历史记忆吗?
老师意味深长,说,80年代末,学校里并不太平,存在“两个北大”的斗争。那时候大家打架都是动真格的,拿着冷兵器,两个队伍当面锣对面鼓地群殴,他还抄过两米的扫把。其他的事情,他讳莫如深地微笑,只说同学们要珍惜现在的安静书桌云云。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六四的前期,他是这场学潮的带领者,当年他的导师,流着泪把他送到了天安门。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他在后期就隐退了。
我永远忘不了他的表情,不是“不足为外人道”,是“惟有王城最堪隐,万人如海一身藏”,“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早饭时抱着复习下的心态重新看了20世纪中国美术史(感觉美术史类文本比较易读,很适合一目十行快速吸收大量信息来提神醒脑),发现傅抱石61年有张画之前没注意到,看上去很压抑,介绍上说这是当时大跃进刚结束后,周恩来可能感到了要有重大政治事件发生,特地保护了一批"右派"艺术家,让他们赶紧去下乡写生不要在北京这种地方待了,当时画家们还在忙着搞"新中国画复兴运动",基本就是用现实主义风格改造传统中国画法(比如题材上要多画人物,提倡用水墨来画素描写生这种"雅俗共赏"的写实主义风格等等),导致了一批傅抱石这样的偏传统派的画家被迫画了一堆莫名其妙的东西。

像是这张他在大跃进的政治高压下喘了口气,借着描绘"现代化成果"来画些山水意境的画,本来是不允许他们画中表现有"消极感"的东西的,但作为后世观众还是能察觉到他画里有种痛苦的气息,顺畅自然的在画面中流淌,不知道同时期正在大洋彼岸流行的抽象表现主义者是不是能对这张画所流露出的气质感兴趣,这帮人再过几年就会看到波普艺术家在杂志访谈中说"绘画已经死了",而远东的中国在那时十年浩劫的大幕刚刚拉开,石鲁,吴冠中,吴作人,潘天寿,李可染,林风眠,刘海粟等一系列中国画家会开始把自己的画扔进泔水桶以避免被红卫兵焚烧,1973年安迪沃霍尔用丝网版画印制毛泽东肖像时,同样画过毛泽东题材的董希文在去年刚刚因为胃出血死在了下放的农场里,每次想像这些历史的线索在暗中交织的网就会觉得个体的人的在时代浪潮中挣扎实在显得太过贫弱无力了

如果一个女性遭遇了职场性骚扰,她说了这件事,却没有指名道姓,想要找出到底这个性骚扰的人是谁,首先会对她表示支持。

如果说上来就:你敢不敢说出名字,你不说名字岂不是这么多人都不明不白地背黑锅?这不是支持,也不是想找出性骚扰的人,这就是要吓住受害者,让下一个人不敢张嘴。

如果比作游戏的话,七英俊这件事,看起来像是清华事件的一个支线,一个“真的摸了”的if支线,把这两条线并在一起看,女性无路可走。

太恶心了。
这条新闻最初的爆料人原文是:「寒冬的北方凌晨四点让环卫老工人独自上街工作,结果冻毙。」图1
结果原帖被珊,官方给出的通告就成了「老人本身年老多病」「突发心脏病死亡」。图2
按官方的意思,原来活该他自己身体不好,是吗?
这位老人1951年出生,今年69岁。古稀之年老无所养,靠当环卫工扫大街勉强维生,在北方温度骤降,零下十多度的冬夜,凌晨四点起来工作,冻毙街头。
#社会主义脱贫工作成果展 #好五倍 #社会主义优越性 #看见祖国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 #这盛世如你所愿 #感谢国家感谢党 #来生还做中国人生生世世种花家

但法碩考了,今年簡答題:「簡述尋釁滋事罪的行為方式」,爆笑如雷了家人們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