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的档案发布了 521.1TB 的种子文件,还包含了创世纪图书馆、Sci-Hub 的内容。这些种子可用于设置 Anna’s Archive 的完整镜像,并同时提供了源代码和元数据。

从安娜的档案的种子页面说明来看,目前 521.1TB 总量中的 60% 已经在至少四个地点进行了备份,而只有 3% 被存储在超过十个地点。

目前来看,红色部分的内容比较容易丢失,但实际上就算黄色区域,也仅仅只有不到10个保存者。

这些种子由 Anna’s Archive 管理和发布。

从页面来看,安娜的档案的意图很明显,需要寻找更多有实力的人来托管这些数据,以防丢失。而做这件事的风险极大…甚至,他们会按月提供服务器的托管费用。』

种子里包含了500T的文件。

你看,存满全世界各种语言的图书文献,一个人一辈子都看不完的电子图书,也仅仅只要500T大小的空间。

500T看似巨大,实际上这是人能够备份存档的最有价值的数字宝藏。

zh.annas-archive.org/torrents#

『Diyin 低音@diyin2024
今天6月10日,是 的生日,这是他在狱中度过的第四个生日。希望他身心安康,早日归来!

他曾经是上海某技术公司高管,担任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信息安全系统总工程师。从2009年开始,他在 blogger.com 开通博客,取名“编程随想”( program-think.blogspot.com ),向中国网友普及翻墙技术知识和其它信息安全知识,还撰写许多有关政治、历史的文章,推荐大量“反洗脑”书籍。有无数网友因此受益,甚至受到启蒙。

匿名撰写“编程随想”博客十二年后,2021年5月10日,他在家中被上海警方抓捕。2023年2月10日,上海法院以“ ”判他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罚款两万元,刑期至2028年5月9日。

低音在这里推荐一篇文章:《贝震颖:“编程随想”只是一个普通人,神话和污名化都是环境的扭曲》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Show thread

国内全面下架 Dockerhub 镜像。

6 月 6 日,上海交大的 Docker Hub 镜像加速器宣布因监管要求被下架。Docker Hub 是目前最大的容器镜像社区,但由于中国防火长城的限制,程序员开发者从 Docker Hub 上获取容器镜像的时候很不方便。Docker Hub 镜像加速器可以帮助开发者更快地下载 Docker 镜像。

后续:上海交大在通知中删除了“由监管要求”和“接上级通知”等描述

以下是V站网友的评论。

『在文化自信的人眼里一切不受控制的信息都是火源』

『我国的稳定大于一切,非常很遗憾不支持类似无阶级资料公有制的 docker 、github 等平台』

『从“gitee 先审后发”和“speedtest 被封半个月之后放出来”这两件事可以看出,印度人民党内部是真的有成熟的技术官僚系统在运行。

我相信他们的任务是尽可能不干涉技术领域的生产行为,但是一旦有高等级事件触发了不可接受的红线,他们就必然会行动出难以被撤回的操作。

在经典如印度所有开源平台被要求强制性代码审查之后,马上迎来的将会是镜像的先审后发。』

『随便罗列点印度最近几年的祥瑞:

游戏版号登记、手机操作系统内置防诈、gitee 先审后发、app 备案制、恩山一个月内不能发帖、speedtest 被封、镜像站点下架』

很多人还不清楚speedtest 是什么梗。这里解释一下,5年前何同学的测速5G视频里出现的测速软件就是speedtest 。5G最大的作用就是改变了何同学以及在5年后speedtest 被封。五月下旬那段时间 speedtest 一个测速网站直接被墙了,虽然后面又被放了出来

『毕竟是 github 和 Python 官网都被墙过的国家

普通屁民包括开发者的个人利益,与赵老爷的利益是完全冲突

一个是全球化,自由氛围,国际互联网的直接受益者,一个是权力寻租,官方垄断,补贴,建墙洗脑的最大受益者

大航海时代禁海、工业革命锁国, 互联网时代建墙, 大模型时代屏蔽 Huggingface』

全球最大的人工智能AI 开源托管平台Hugging Face 被中国大陆防火墙屏蔽了。必须翻墙才能打开。Hugging Face平台托管着超过365000个开源AI模型,它成立于2016年。

这两天V站都是讨论Dockerhub 镜像下架问题。V2EX作为一个程序员论坛,成员们讨论最基础的程序员们遇到的困难帖子毫无意外全部被移到了“水深火热”节点,外人搜索不到看不到。而V2EX在站长宣传下一直是说发帖超过多少时间就不能删帖,但网站管理员除开。(V站站长的各种黑历史我也清楚,只是这里有必要提下给不知道的人

和所有国内事件一样,解决发帖的人比解决发帖人提出的问题要简单容易的多。为啥国外论坛勃勃生机,国内论坛奄奄一息就在于此。虽然V2EX的网站和服务器都不在国内,也被GFW墙了。V2EX的站长就是个隐藏在美国的深红,之前996ICU的事情他就把所有帖子拉到水深火热,这次也一样。

前不久V站站长还把V站开放的注册制改成站友邀请制。笑死,谁会真在意一个粉红站长一言堂的论坛价值。要不是为了看各路网友各种折腾发帖,我也不会注册V站。

其他国家程序员第一课,直接照着教程学。中国程序员第一节课:先学会真正的上网方法。

是时候了。为了保持自己内容摄入的纯净,必须全面从头开始学习要观看作品的原语言。禁止自己看国内翻译作品。

工作细胞 black 国行翻译全面修改。

这种下作人和编剧相泽友子魔改原作《sexy田中小姐》有啥区别。最后《sexy田中小姐》作者自杀。

bbs.saraba1st.com/2b/thread-21

ngabbs.com/read.php?tid=391816

原作者的作品被肆意篡改,不被尊重。所谓的“男凝”不过是权力在手肆意妄为的理由罢了。还是那句话,假如一部漫画的女角色的胸部暴露就是男凝,就可以伤害到现实女性。那么极端保守的穆斯林国家可谓是对女性保护最周全的地方,炎炎夏日也要黑袍罩身,只露出双眼。何况漫画角色压根不是真人,既不尊重原作者,也不在乎那些喜欢原作的国内粉丝。

忘记是在哪里看到,“一个真正的女性主义是有独立的经济来源,有独立的房间”这才是安全感来源。而不是所谓衣服布料暴露的多少。

手游要阉割修改立绘,漫画要重画,文学作品翻译引进要审核删减。大国人人都是巨婴,一辈子都长不大,都不配看其他国家成年人可以自由看的作品。

主动要求和谐,是脑子有问题,也是坏。坏到傲慢认为国内人就是不配看任何有胸部暴露的漫画作品,也就是默认一切看漫画的国人都是孩子。

日本漫画在海外发行量年年增加,法国人、美国人都很喜欢看。结果一部带科普性质的漫画作品引进国内编辑还要多加干涉重绘。

一群阉割人忙着给女性第二性征打码的人,说是为了更好保护女性,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昆汀曾经在采访里表示母亲其实并不反对自己看电影的爱好,甚至很小时候允许他看一些限制级的电影,因为她认为“电影不会让你变坏,社会新闻比电影可怕多了”。

'原创作品很辛苦,但又想做原创,所以想拿有原作的作品来改编成原创'(SEXY田中小姐事件后,日本编剧协会事件后开了个直播,找了一堆编剧脚本来聊,出现的金句)

嗯,最后还送工作细胞 black 白血球一套衬衣 。

绝大多数人对于古早互联网停留在百度搜索跳出的各个社交网站。停一停,这是后人的想象。百度只是搜索引擎,只是入口。

2005年的中国,很多网站没有发展起来。新浪微博也只是2011年开设的。但这不意味着那时候的中国没有网民。实际上,那会上网费用虽然高,但照样有人下电影讨论篮球。

斯人已去的科比,在中文互联网的热度依然居高不下。各种关于他的梗的热度。“打赢复活赛”这是一个很恶俗的梗,却也侧面说明科比破圈的人气。在这之前篮球破圈人气是乔丹。而科比的三连冠是在2000年至2002年期。那会人们没有现在便利的移动网络,但也是有网页新闻集合。没有家庭网络,但有公共的网吧。2000年后网吧浪潮就是那会兴起的。

电视直播和网络文字直播热贴这就是当时古早中国互联网的生态。虽然简陋,但充满热情生机。是没有被钳制生长的野蛮原始。是现在的新生代所想象不到的。人们坚信互联网是连接世界,连接一切的。

我怀念的不是过去,而是真的有出现过乌托邦的美好网络。你觉得这里不好,就可以拉上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去建一个新的网站。

前几天还在v站看到有人发帖讨论说想做一个社交app。然后就有人说

“国内做社交 App ?先网警上门拍照备案再说”

“软著、icp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域名备案 这三个最基本的做了吗?”

“社交网络已经终结了,不推荐做社交 APP 。这是属于网络社区的悲剧,国内那些曾经最热门的社区,天涯社区、泡网、凯迪社区没落了。
网络社区的模式就有问题,看看下面这牌文章吧,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lcamtuf.substack.com/p/the-evo

Show thread

『_悠闲的猫@_catus
Chrome 预计在今年六月停用扩展 Manifest V2 ,届时 将会无法使用,望周知。说真的10年前的技术栈+最近6年没更新的项目,竟然还能用这么久……如有人愿意fork维护或更新到V3请随意,但预计工作量巨大。而且这些年前端技术早已更新换代无数次了,真的还不如重写。』

有好心人搞了一个 V3 版本的平替 ZeroOmega ,github.com/suziwen/ZeroOmega

也在Chrome 应用商店 搜到该扩展插件。

chrome 商店会在 2025 删除 V2 的扩展,扩展的分发就成大问题。自己想办法备份自己安装,更新也得自己找可靠来源。

阮晓寰,也就是编程随想,被捕3周年了。

三年时间发生太多,记录不够用,记忆也在逐渐淡化遗忘。随着人们恢复日常生活,这些曾经的抵抗发声力量也被忘却。

看相关评论区,总有人指责阮隐瞒真相,导致妻子陷入奔波解救之路。类似的发言大概是“他的故事让我想起钟丽缇的色戒。男人去自我追求了,留下孤儿寡母。这算什么道。”

人总是这样,喜欢指责挺身而出却力竭的孤胆英雄,忘记英雄对抗着的是一个庞大的暴力武装机器,一个可以轻易释放四万亿体量资金投资计划撬动世界的国家。

此地抗争不仅是与人相对抗,还在与无孔不入的举报风气相对抗。

都知道保密的原则就是知道的人数越少,暴露越少。“涉密不上网,上网不涉密”作为保密工作的基本要求。但在于一个原子化社会,其传统宣传媒介如报刊杂志电台都已经彻底背控制成为党宣的喉舌,而非传播的利器,只剩下虚拟世界的互联网世界尚有一席之地。阮的难度是既要保守自己线下身份,又要宣传在大国如何保护自己隐私,同时和官方收编的黑客攻防。难度是几何上升。

我想阮肯定无数次想告诉身边人自己在做什么。但“编程随想”之所以能被人动容,就在于他坚持了自己一贯的想法,也就是肉身在墙内宣传。冒着生命危险科普常识和保护自己隐私对抗庞大机器。威尔·史密斯主演的《国家公敌》有人在2008年发了一条豆瓣短评,“当你的敌人是一个国家时,你该怎么办?”

电影只有140分钟,里面主人公还有前国家安全局探员帮忙反制。而且电影里的时间也没多久。而编程随想博客更新了多久?从2009年创建博客,到2021年5月9日,连续更新了12年。在一个全球监控摄像头最多的国家一个人严密制造了第二身份,并生活对抗了十二年,没有比这更加惊心动魄的生活了。《国家公敌》最后解决是以一种黑帮血拼方式巧妙绕开了问题。因为现实里和国家对抗的人从来没有一个好下场,棱镜计划泄露的斯诺登,最终成为世界头号通缉犯。维基解密的阿桑奇2019年从位于伦敦的厄瓜多尔驻英使馆被英国政府逮捕后,一直被拘留在英国,目前被关押在贝尔马什监狱。

同样,阮目前一直在拘留所(比监狱待遇差),官方试图通过摧毁肉体健康达到摧毁心理目的。

在这个润学大行其道的年代。大家都清楚一个事实就是逃离比坚守留下容易。脱离大国强大科技监控管理未必能拥抱幸福,但至少不会回到那个一张红码就可以破门而入把人带走的无法世界。但是此地绝大多数人,是和润无关。阮很早就财富自由,有大量的存款支撑生活,他也没有频繁外出,而是居家养病,夫妻两人没有孩子,这些都是他保守秘密多年不曾泄露的前提。在2009年6月9日工信部出笼《关于计算机预装绿色上网过滤软件的通知》后,他发出《是该写点技术以外的东西了》一文,文章末尾说:“俺不想再保持沉默、不想再回避这些问题了,是该写点技术以外的东西了!”。他比任何人都有资格资金离开移民他国,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继续科普,但他没有。

在这里再提及下国内几位开发翻墙软件的开发者遭遇。和阮做一个对比。先说一个结论,每一个公开身份开发翻墙软件的开发者被警察请去喝茶是注定的。

开发者@clowwindy在2012年于V站发布了加密代理工具Shadowsocks(简称SS)。

2013年发布对GFW看法:“我也是前阵子才察觉到,诺大一个国家,除了我们这些码农和一些媒体工作者,大部分人对墙是漠不关心,甚至是支持墙的存在的。应该为此负责的不是一个政府,而是一个民族。

中国人的祖先从秦朝就开始筑墙。他们的后代不但没有把它归结为中国固步自封,闭关自守的象征,乃至引起近代的灾难根源,反而还把它视作民族的骄傲。而现在,这个民族还在强调自给自足,自主创新,还在把我们的血肉铸成我们新的长城。

这不仅仅是体制问题,也是一个历史和文化的问题。“

2015年8月被警察请去喝茶,然后选择放弃SS,不再参与 Shadowsocks 的开发,并离开中国。留下一段话:

"维护这个项目到现在大概总共回复过几千个问题,开始慢慢想清楚了一件事,为什么会存在 GFW。从这些提问可以看出,大部分人的自理能力都很差,只是等着别人帮他。特别是那些从 App Store 下载了 App 用着公共服务器的人,经常发来一封只有四个字的邮件:“不能用了?” 我觉得这是一个社会常识,花一分钟写的问题,不能期待一个毫无交情的陌生人花一个小时耐心地问你版本和操作步骤,模拟出你的环境来帮你分析解决。Windows 版加上 GFWList 功能以来,我反复呼吁给 GFWList 提交规则,但是一个月过去了竟然一个提交都没有。如果没有人做一点什么,它自己是不会更新的啊,没有人会义务地帮你打理这些。最近 net-speeder 又开始流行,害人害己。

我觉得,政府无限的权力,都是大部分人自己放弃的。假货坑爹,让政府审核。孩子管不好,让政府关网吧。有人在微博骂我,让政府去删。房价太高,让政府去限购。我们的文化实在太独特,创造出了家长式威权政府,GFW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一个社会矛盾的终极调和器,最终生活不能自理的你每天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要给政府审查一遍,以免伤害到其他同样生活不能自理的人。这是一个零和游戏,越和这样的用户打交道,越对未来持悲观态度,觉得 GFW 可能永远也不会消失,而墙内的这个局域网看起来还似乎生机勃勃的自成一体,真是让人绝望。

最适合这个民族的其实是一群小白围着大大转,大大通过小白的夸奖获得自我满足,然后小白的吃喝拉撒都包给大大解决的模式。通过这个项目我感觉我已经彻底认识到这个民族的前面为什么会有一堵墙了。没有墙哪来的大大。所以到处都是什么附件回帖可见,等级多少用户组可见,一个论坛一个大大供小白跪舔,不需要政府造墙,网民也会自发造墙。这尼玛连做个翻墙软件都要造墙,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这是一个造了几千年墙的保守的农耕民族,缺乏对别人的基本尊重,不愿意分享,喜欢遮遮掩掩,喜欢小圈子抱团,大概这些传统是改不掉了吧。"

github.com/shadowsocks/shadows

而ShadowsocksR的作者breakwa11是一个极富争议性的人,她接手了后续SS的开发工作,却违反开源协议封闭源代码,同时发布的过程中暗示自己是原作者。

2017年7月19日,breakwa11在Telegram频道ShadowsocksR news里转发了深圳市启用SS协议检测结果,被大量用户转发,引发恐慌。

2017年7月27日,breakwa11遭到自称 “ESU.TV” 的不明身份人士人身攻击,对方宣称如果不停止开发并阻止用户讨论此事件将发布更多包含个人隐私的资料,随后breakwa11表示遭到对方人肉搜索并公开的个人资料属于完全无关人士,是自己当时随便填写的信息,为了防止对方继续伤害无关人士,breakwa11删除GitHub上的所有代码、解散相关交流群组,停止ShadowsocksR项目。

至此,SSR作者退出。

shadowsockshelp.github.io/Shad

2023 年 11 月 2 日,Clash for Windows 作者宣布停止更新,作者Fndroid 11月2日TG频道公告:“停止更新了,江湖再见吧”,原因未知。此时只是 Clash for Windows 停止更新,当时 Clash 内核以及其他 GUI 并没有删库。

Clash for Windows 跑路开始发酵,许多自媒体在微博、抖音、B站发布跑路新闻,成为了微博热搜和抖音热门。不少人不但不能区分 Clash 内核 和 Clash for Windows, 甚至不能区分代理软件和节点,以为 Clash for Windows 删库跑路了自己的节点也用不了了。

2023 年 11 月 3 日,求锤得锤,谣言成真,Clash内核也被删了,然后一众 Clash GUI 一起删库或归档停止维护。主要原因是因为 Clash for Windows删库后,上了微博热搜,把 Clash 推上了浪尖,Clash 内核不得不暂时避风头,其它以 Clash 内核的 GUI 软件也跟着规档或者删库暂避开风头。

(中科院物理所在B站直播诺贝尔物理学奖颁奖现场使用翻墙软件。

2023年10月3日,B站中科院物理所,直播诺贝尔物理学奖颁奖现场,下面出现了翻墙软件Clash。 连中国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机构都要使用非法翻墙手段。)

你看,以上所有社区支持集体开发的开发者甚至不用国家力量出动,只要当地一个派出所的几名警察上门就可以毁灭一个社区数年的努力心血。加密代理工具的开发者之间都要面对各种勾心斗角,何况是一个人更新博客,孤军奋战十余年的阮晓寰。

假如没有瘟疫三年,那么编程随想也许可以一直保持这个身份下去。但瘟疫爆发三年,无止尽细密的监控,直接挖掘出本人信息。那些总是在评论区强调为何不告诉妻子自己身份其实真的没有太多意义。正如看到这篇嘟文的你不会把自己的长毛象账号告诉自己的家人一样,你可能很爱你的家人,但这和你的上网发言及账号无关。仅此而已。

编程随想做的事情只是上网更新自己的博客,这和天天上网更新自己的社媒动态的网友是一样的。这既是他们/我们的每天的生活,也是一种热爱的事业。网友们不会觉得自己上网是一种罪,那么编程随想阮晓寰也不会觉得 自己需要向自己妻子坦白更新博客之事。实际上,他的妻子发现真相后就认同他的做法。夫妻两人心意相通,互相帮助,却要受到陌生网友攻击非议。

写这篇长文,查各种资料花了一个多小时,不仅仅是纪念编程随想被捕的三周年。也希望更多人知道在此地仍然有无数匿名英雄在对抗信息监控、信息流动、阻碍自由。

最后,编程随想也曾谈到“肉身翻墙”这个选择。他说:

“每当有热心读者担心本人的安危,其中有些人就会提出“肉身翻墙”的建议。(所谓的“肉身翻墙”,不外乎就是“移民、偷渡、政治避难”之类的招数)

俺很感谢他们的关心。但老实说,暂时还不考虑这事儿。之前在博客评论区讨论过此话题,已经聊了很多理由。俺不想把之前的讨论重新贴到这里,会显得太唠叨。此处只简单引用经典影片《V怪客/V字仇杀队》(洋文叫“V for Vendetta”)里面的一句台词(是 Evey 转述她父亲的一句话),大意是:

如果敢于反抗的人都离开了,那他们就赢了。

俺想继续留在这个奇葩的天朝。与党国斗,与权贵斗,其乐无穷 :)”

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

@Birds_b_r_32309 贝女士更新了自己推特。

羁押看守所已2年10月余。二审1年多,仍没有任何高院的信息。
3月看守所接济函如期收到。去看守所打了钱。
杨浦看守所对规范、监督、检查室检务等都有张贴公示,感觉应该管理到位的。

为法援占位的事,去了几次上海法援中心。接待的负责人说,就家属解除法援的要求,仍在等高院通知。】

而在1月30日,贝女士也回复
【在中国,只有二审宣判转监狱后,再过两三个月(监狱培训),然后才每月亲友可会见。
在看守所,法院审理期间,只能律师会见。】

而知乎答主"尘也说诉讼"也在问题“监狱和看守所哪个待遇好?”回复了。
zhihu.com/question/395902476/a

『每一个罪犯,都觉得监狱的生活会比看守所好。

每一个罪犯,都期望能早一点去监狱服刑改造。

每一个罪犯,被判决有罪之前都会在看守所“生活”一段时间。

一般来说,嫌疑人(被告人)被刑事拘留后,第一天会在派出所关押,然后移送到看守所关押(取保候审除外),继而经历并接受侦查、起诉、审判等不同诉讼阶段和法律程序的审查。

在被法院依法判决有罪之前,罪犯的称呼还不能叫罪犯,只能称之为嫌疑人(被告人)。

在被法院依法判决有罪之后,罪犯的称呼才正式变更为罪犯。

剩余刑期在3个月以下的罪犯,会由看守所代为执行剩下的刑期,不再移送监狱执行。

剩余刑期在3个月以上的罪犯,才会移送监狱执行。

即便看守所和监狱都是包吃包住包治病,但罪犯仍然更喜欢在监狱服刑,主要原因可能有三个。

一是待判的过程充满恐惧和未知。

只要一天没判,嫌疑人(被告人)的心态都会极为忐忑,每天在惶恐不安中煎熬。既期待好的结果,又害怕坏的结局。

判了之后,案件终成定局。大多数罪犯都希望能在监狱服刑,争取良好改造表现获取减刑,尽早回归社会。

当一个人被围墙所困,总会认为围墙外的世界会更好。

二是看守所的生活相比监狱而言更难熬。

1.看守所的活动范围极其有限,绝大部分时间只能在监室内活动,痛苦不堪。监狱的活动范围就大多了,有放风时间也有工作时间,能喘口气。

2.看守所几乎没有娱乐活动可言,度日如年。监狱可以有限选择一些娱乐活动,相对自在。

3.看守所不需要工作,没有踩缝纫机的机会,无法创造价值和收入,无所事事。监狱需要工作,必须接受劳动改造,通过踩缝纫机创造价值和收入,生活充实。

4.看守所只有在被谈话的时候才有一丝可能抽烟,监狱却可以自主选择是否购买香烟,勉强实现抽烟自由。

即便都是被限制人身自由,被限制的程度也明显不同。

三是与家属的联系方式大有不同。

在看守所待判的嫌疑人(被告人),不能打亲情电话,家属也不能申请会见,嫌疑人(被告人)只能通过写信的形式与家属联系。

在监狱服刑的罪犯,与外界的联系方式就显得很丰富了。

1.写信。和看守所一样,可以通过写信的方式与外界互通往来。
2.主动拨打亲情电话。这个机会需要罪犯在服刑期间表现良好,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得来。
3.家属电话视频会见。家属可以前往当地司法局预约然后进行远程视频会见,也可以通过手机下载软件在家预约进行远程视频会见。
4.现场会见。家属提前预约,然后前往监狱进行现场会见。

在监狱,除了写信的对象不限直系亲属之外,亲情电话、视频会见、现场会见,联系的对象都必须是直系亲属,除非已经没有直系亲属。

如果一定要在两者之中选一个,罪犯都会选择去监狱服刑。

另外,如果罪犯希望家属汇款给自己改善生活,家属可以通过银行转账汇款,也可以通过app或小程序进行汇款,每个地方有可能会有差异,具体还是以当地政策为准。』

Show thread

【目前,欧盟对进口车维持 10% 的关税。今年 10 月,欧盟开始调查是否应提高关税,理由是中国车辆通常因政府补贴而比欧洲本地车型便宜 20%。欧盟指出,中国车辆在其市场的份额已从 1% 增加到 8%,并可能在 2025 年飙升至 25%。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表示,美国的政策对其他国家的电动汽车产业构成歧视,破坏了公平竞争。他说:“我们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并坚决维护我们的权益。”】

只是针对这个“公平竞争”。指责美帝设关高税是违反公平,那国内工人的廉价和无完善福利担保算是低人权优势了。美帝的资源和电力都比在国内廉价。这个曹德旺的“美国工厂”里有提到。之所以,国内的产能和效率如此之高。唯一优势就在于人力成本之廉价和不当人的认知。曹德旺自己在记录片里说到,他可以接受其他谈判退步,但决不接受成立工会。而今年的美国汽车工人要求涨薪罢工新闻国内也是报道说美国工业衰败。结果是正确的,但过程中工人仍然会收益。

全球化一开始,资本全球配置,最优先考虑的就是用人成本。只要一个产业不能从头到尾自动化,就必须考虑用工成本和效率。上面说的美帝汽车工人涨薪,一方面巨头企业会退步,另一方面,巨头企业无法容忍更高薪资却更加低下的效率,影响产品产能,最终势必导致会不停转移到劳动力低的地区。

虽然我们一边指责低人权优势,但同时确实也享受着这一血海构成的福利。可以以更低价的价格买到日常所需的各种物品,只是福利是有代价时限的,当增长曲线停止,曾经夸耀的廉价优势就会成为负担。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