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不管怎么说,当年年少的我想要得到一点偏爱也算不得十恶不赦自私至极吧?

是无话可讲也是无人可诉。
是讲了也不会有用、不会好一点的想法。
所以不喜欢和班主任进行交流,因为只是在各说各话、浪费时间。
一点用也没有。
我们灵魂距离太远。

在请假中学会了茶艺……啊真的觉得很茶……怎么会这样

没人逼着他们沉沦。他们自己要赌上未来无所谓,受得起自己行为的后果就成。就因为自己控制不了反而拖累别人不觉得惭愧吗?凭什么要求别人一定谅解?
是他们自己对不起大家,对不起原来的梦,对不起曾经说过的话,没有资格责怪别人对此事有意见。更何况或许善良宽容的孩子们会选择原谅甚至于去安慰。
看看这些莫名其妙对其他无辜队员的指责。做错事还不许别人说一句甚至算不上指责的话,在某些人眼里让整个团队受伤漂浮的人可真算是金贵,都快是非不分了。
还有,top和其他人到底有壁,真的要动手也一点也不配人家自演自导把自己拉进风浪里去,别太高看了。
非n粉。但不得不说,今日热搜是看客都觉得好笑的程度。

为什么长大就要走散呢?
一首首回忆扑面而来的时候,我一直认为真的是“不说再见”。可最后的结果是还是要毕业了,要分头了,要去奔向各自的未来。最靠近心脏的那颗纽扣,你会留给哪个名字?这以后,这一场时代也就此要落幕了。
等我真的有机会暴富一定去现场。前一秒合作舞台笑得多开心,下一秒怀旧舞台就哭得多傻。
算了。要那些未来干嘛呢?
别走了。好不好?

跟母上大人通电话,谈及去年夏天为了合身,特意请她帮忙改小腰围的半身裙,现在穿着着实有点紧。她在电话那头狂笑了三声,然后可怜巴巴地跟我讲她最近好像又胖了。
唉。
今天也是在感慨她好可爱的一天呢。

每天都睡得很晚让我疑心是否其实明天根本不用早起不需要上课。感觉在折腾并搞垮自己的道路上一去不返。尽管论实话,我好像并不太希望这样。
生活中好多事情与此都有异曲同工之妙,时刻提示我自己的自控能力有多差,但每每结果又落在无动于衷甚至于助纣为虐。
就很烦。

srds
其实上台演讲点什么东西也无所谓,也不是没讲过。但一想到组员在我争分夺秒查东西做笔记的时候打游戏或者干别的直到我上台也没给予我哪怕一句话
就突然觉得很无语。
是真的无语。

我其实从小到大都很不喜欢某些人对着别人无法自愈开始腐烂的伤疤说着「这有什么好疼的」。可我依旧看见无数人对自杀的人说「怎么这样不能承受压力」。
读完大连理工那位同学的遗书我就哭了。人声鼎沸、甚至世界如此灿烂盛大在我周围欢乐。我感受到他拼命想和世界和解的努力,那些耐心、自我鼓励,甚至连死亡也算上贡献,只是希望显得不那么一无是。可是还有无数人说「走入社会你的生活只会更困难」。
怎么可能会更困难呢?自杀欲望达到峰值的这一瞬间,从来都是最困难、最绝望、最需要拯救。所以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尤其是那些碎片无法粘合逐渐成粉末散去的痛。
不是明天「不一定会变好」,而是「明天大概也不会变好」。
所以一直在下坠。
没尽头。

对心脏听诊有了极大的感触。
我可能这辈子都搞不清楚了。咚哒哒咚呼啦啦。位置和机理都记不清。
再见了妈妈今晚我就要——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