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V Rack 发布第二代了,依旧免费开源,但有 Pro 版这个月内买 99 刀,支持 VST2 可以放进宿主里用。但其实第一代有一个版本,可以通过 Hack 手法放进 Ableton 里用,我至今都还在这么用……

就我这种碳水戒断的人,因为这俩字儿,虽然也不知道具体啥意思吧,买了这碗泡面。我觉得这俩字儿传递出了某种难以言喻的决绝。试着不精确描述一下该种决绝:你不吃我这碗面,我给你哭倒一片长城。

长城还是有必要维护的。我现在就吃了这碗面。

过去一个月减重 24.2 斤的复盘。

前五天完全断食,仅服用维生素片 + 无糖咖啡 + 海量无糖电解质水 + 海量无糖绿茶。减重速度最快、大脑无比敏锐、皮肤好到发光。推荐指数五颗星。(只推荐有断食经验的朋友尝试。)

第六天到第 23 天的方式是每天 40 分钟无氧 + 40 分钟有氧,有暴食日。该阶段体重几乎没怎么减小,来回反弹,但视觉上瘦最快,瘦了两圈,且一直精力充沛。 推荐指数四颗星。

最后七天是每天 90 分钟有氧(其实就是每天过 9-10 关的《健身环大冒险》,刷到 300 卡,有效时间也就 60 分钟左右),每天只吃三文鱼 + 不带任何蘸料的沙拉,无暴食日。小腹瘦最快,体重掉的也快,但脸干巴了,且精力和耐性都显著下降,脾气变更差。推荐指数零颗星。

20 多岁时一个月减重的最高记录是 19 斤(当时我 185 斤,基数比这次的起始体重大一点)。20 来岁没达成的成就 30 多达成,意义重大,打破了我一直存在的「30 多的很难酷」的心理魔咒。是的,我可以更具智慧的同时更酷。朋友们以后见了我都再尊重一点。

出了趟门,算追星了。还是得买硬件,要不以后办个展就放一台电脑,「这里面装了 50 款古早时期的软件」,弱了点。

实不相瞒,最近瘦到了可以重新拍正脸的程度。甚至调了色。

我就日了,刚才刮胡子发现好几根白胡子。偶像之路走到了终点,我要这减肥有何用?

这么重要的资源,各家的哥哥都这样了,饭圈竟然还不赶紧撕一轮?这届饭圈不行,非常非常不行。

HEMe 第一届昨天结束了。一些总结:

1、HEMe 第一届学员的优秀作品,以及不那么优秀但确实通过了梁欢审核的作品,大家可于 12 月下旬在 HEM 的官网上线后听到第一批。届时同时发布的还有梁欢的新专辑、其他很多位杰出制作人的通过了 HEM 评委会审议的音乐作品。(粗暴理解为中国最好的那批电子音乐作品就可以了)。

2、HEMe 第一届原定招收 80 名学员。由于报名流程设置不合理,出现了多名「交完学费就去睡觉了没发送确认邮件」的学员,又逢所有日本银行都是臭傻屄,「您可以接收海外账户汇款,但还不能向海外账户汇款」,导致无法完成退款,最终 HEMe 第一届共 90 名学员。(该流程会在第二届得到优化。)

3、HEMe 全程平均上课出勤人数(计入请假申请录像)约为 70-75 人。越后期越少。上课出勤最低的一节课,仅 54 人出席,算上当天请假申请录像的 5 人,该节课的出勤学员人数仅 59 人。

4、HEMe 全程平均完成作业人数(计入超时完成作业)约为 55-60 人。越后期越少。按时完成作业最低的一节课,仅 22 人完成,算上当天超时完成作业的 11 人,该节课的作业完成学员人数仅 33 人。(由于第 171-179 课难度过大,「不足 30 人按时完成作业、不足 40 人最终完成作业」的情况出现了 6 次。这 9 节课的作业难度会在第二届得到优化。)

5、我对 HEMe 第一届的上课出勤率和作业完成率感到满意。这说明我是个好老师。(事实上不是。即便我是一位举世无双的教案编写者、极具蛊惑力的热情煽动大师、令人赞叹的审美培育员,但我缺乏把一个知识点重复 300 遍的耐心,一个好老师最需要的恰好是这个。我并非一个好老师。)

6、HEMe 的学员们在过去 210 天里已经完成了 9 首工业级歌曲,其中有颇多杰出作品(垃圾更多),然而这些歌曲都不被允许发表(因为这些歌曲的有效工作时长都不足 1-2 周、40 有效小时,且都为「习作」范畴),所以他们会在接下来半年内持续制作全新的音乐,并试图通过我的审核,拿回押金(直至此刻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发行作品的审核与作业批改是两回事,HEMe 批改作业的程序账号名为「温馨批改」,接下来要感受的是「刻薄审核」)。

7、我正确预估了批改作业所需的时长。优化后最终可以每天 8-9 小时批改完成。(前期的作业批改耗时更久,经常到 14 小时;后期的作业批改更顺,通常 5-8 小时。)

8、然而我错误预估了学员们的学习状态。作为一位顶天立地好老师,总需要根据前一天学员们的作业情况把接下来的教案增加一些内容、删改一些内容,可这个教案又出于「瞧瞧咱这环环相扣的精妙逻辑」的装逼心态在一开始设计得关联性过强,于是牵一发动全身三趟,例如:第 17 课的作业我察觉到大家在 XX 元素上掌握极差,于是接下来所有关于 XX 元素的课程,第 39、40、41、42、83、153 课都要改。每天都如此,一改改一串,最终导致我每天修改教案的时间竟也长达 7-10 小时。(教训:请朋友们不要尝试一个人独立完成一个教科书的撰写,也不要自己再作为老师于一线教学再出教科书的修订版——朋友们,你需要一个编委会。)

9、曾经我是个厌恶睡眠的人,直到 HEMe 第一届。我现在的人生挚友就是睡眠,我为它赴汤蹈火两肋插刀。由此我也得知日均 4 小时睡眠就是我的肉体极限,日均 3.5 小时就会极端暴躁、短期记忆力骤减。加之孙正义的 SoftBank 是比日本银行更傻屄的臭傻屄,在我购买了最贵网络服务及所有能点的附加套餐后网络依然常出问题,所以我在 HEMe 第一届过程中崩溃了共计 3 次,为发泄需要摔一些东西,图中的杯子为一款顶级不锈钢保温杯,结实得如同十四亿人民用血肉铸成的钢铁长城——血肉长城被我摔了过多次,摔到小区电梯里贴了「夜间 21 点后请保持安静」的告示,最终摔成这般模样——这届血肉长城不行。(我对左邻右舍尤其是楼下住户表示歉意。但邻居们不妨把这当作是对本国网络服务商和金融系统臭傻屄行径的一种赎罪,我们两清了。接下来我会离开日本再去别的国家。)

10、HEMe 的学员,请把你们咧着的嘴收起来,歌做好了吗就刷社交网络?再提醒一次,我的装逼完成度取决于你们。干正事儿。

为什么普京注定是载入史册的政治家。(扶一下眼镜)我认为这就是 High Level。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